色厉内荏的百岁党庆

还有半个月,中共这个全世界最大政党就要庆祝自己的成立一百周年生日了。目前,各项党庆准备活动已经展开,12日在天安门广场附近进行了庆典演练,动员一万四千多人参加。据外媒报道,当局已经下令,要在15日之前,把上访民众全部驱除出北京;到20日,必须没有任何死角。喜事丧办、如临大敌的景象,再次出现。100岁生日,按理说应当营造普天同庆的气象,但这次我们似乎没有看到中共当局进行大规模的党庆动员,至少动员的规模和程度恐怕与外界预期有一定落差。可以说,这次中共的表现是相对低调的。这是因为这个党的谦虚自制吗?当然不可能。我认为,这充分反映了中共目前的心态,那就是色厉内荏。这样的心态,是跟已经搅动全球的疫情有关的。 

2019年底疫情在武汉爆发之后,一直到2020年初武汉封城,中共曾经是有过一度的恐慌的,其具体表现就是,为了平息民愤,短期开放了舆论对于吹哨人李文亮医生被训诫一事的讨论以及相关的批评。但很快,当中共开始以“集中营模式”处理疫情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之后,尤其是疫情开始在美国等西方国家大规模爆发,同时始终得不到有效控制之后,中共抓住了这个时机,开始利用疫情鼓吹“中国制度优先于民主制度”。这样的论述在国际社会也许没有太大的市场,但是对于信息获取受到极大限制的国内民众来说,显然有很大的说服力。一时间,中共这个疫情的始作俑者居然摇身一变,成了制度竞争的优胜者。这之后中共的志得意满,从战狼外交的咄咄逼人,到习近平“中国可以平视世界”的狂妄言论,用“色厉”两字形容并不过分。 

但是,如此志得意满的一个百年政党,对于自己的百岁大寿却表现得相对克制。既没有比照过去惯例,每天发表世界各国领袖和政党的贺电,也没有举行盛大的阅兵仪式,更没有在全国大张旗鼓地发动各地的群众游行,这充分说明中共对于当前所处的危局,内心是清楚的。这样的危局,从最近的西方大国G7领袖会议就可以看出。在美国的积极主导下,G7会议的主题除了疫情和经济复苏之外,就是共同对抗中国的挑战。中共可以控制得住国内,但在国际社会已经越来越陷于孤立。朋友越来越少,敌人越来越多,这个生日要怎么过得好呢? 

更何况,眼下对中共来说,最大的挑战可能很快会出现,那就是全球对于疫情起源的追究。现在,越来越多的怀疑已经指向武汉病毒实验室,连一向避讳这个话题的西方主流媒体现在都开始转向,在舆论上推动调查。对于疫情的真正起源,中共自己一定比谁都清楚,他们也不会不知道,一旦这个盖子被掀开,他们将要面对的是怎样的艰困局面。日前,中共抓紧出台《反外国制裁法》,多少也有一些为未来应对制裁先巩固防线的意思。自己很清楚自己做了什么,也清楚将要面对怎样的追究,此时此刻的中共大概也只有“内荏”的份儿了。在这样山雨欲来的凝重气氛下,中共这个百岁生日要想办得红红火火喜庆洋洋,恐怕确实为难他们了。 

实际上,除了疫情问题外,中共今天全部的处境都可以用“色厉内荏”来形容。表面上的百年大党,其实已经四面楚歌,这个生日,不过也罢。

(全文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