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时评人李悔之在监控重压下服毒身亡

7月23日,曾被评为“中国百大公共知识分子”的广东惠州时评人李悔之把遗书发到网上,后来关了手机,吃下了毒药,之后被家人发现送到医院抢救。抵达医院时已失去意识,要靠呼吸机维持生命,不幸于当天去世,享年62岁。

李悔之
李悔之。(网络图片)

李悔之又名李立群,从2009年就已经开始在微博上发表文章,阐述自己对社会现象的观点和看法,在胡温时期被评为“全国百大公共知识分子”以及“影响中国百大名博主”。2011年被评为凤凰十大名博。

2012年6月14日,李悔之在新浪、凤凰、搜狐等国内网站博客、微博全部被中共中央宣传部指令封杀,他的大量网上作品也随之消失。只留下充满自嘲的“个人简介”:

“阿拉秉性本不坏,只因人生遭遇怪:犹如一株墙头草,任凭风吹太阳晒。历览无数批斗会,政治风云变化快:时而批“右”闹“复辟”,转眼批“左”闹帮派。坏人歹事都姓“资”,荣誉功劳归“无赖”!作歹事时说你好,作好事时说你坏。好好坏坏坏坏好,坏坏好好好好坏——青红皂白己不辨,照镜惟见猪八戒!想来真是娘希匹,恰似“行货”任人卖!噩梦醒时日西斜,热血青春己不再。也学他人写博客,不骂谎言不痛快!”

同年7月,他加入独立中文笔会,此后发表大量作品在笔会网站上。

李悔之在遗书中提到,胡、温时代开始,本人在网上发表文章,呼吁公平正义,批评诸种弊端,力推体制改革。但在习近平上台后言论空间不断缩小,到了2019年中共十九大,自己更被列为“部级”维稳对象,电话受监控,每到外地都要向国保(中国公安局中设立的“国家安全保卫”部门)部门交待,心情非常郁闷。

去年3月,李悔之患上脑溢血,自此行动不便,右手基本上是瘫痪了,已不能正常写作。就是这样的情况下,当局依然不解除对他的监控和骚扰。

今年6月19日,李悔之告诉那些登门拜访的国保负责人,自己因病已经无能力“反党”了,要求解除监控。七一前,国保在一个多星期之内,两次到李悔之家里“打招呼”。使得他绝望无奈,于7月22日写下遗书,在遗书里,李悔之交待家人不要为他举行葬礼,并把骨灰倒进东江。

独立中文笔会发布的悼念文称,李悔之先生是中国网络启蒙的杰出思想者,自由民主的不懈追求者,也是一党专制暴政下当代文字狱的最新受难者。悼文称,十年前,李悔之先生曾愤言:如果未来十年仍看不到改变,他将自绝于人世。不料今已成真。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2 评论
  1. Shannan User Says

    Generic bentyl makes my pee smell Dicyclomine Used for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MORE expand_more savings GoodRx lowest
    price $0.87 (Save 92%) local_offer Avg retail price $12.17 medication Availability Generic
    & brand First, match your prescription 20mg dicyclomine (20 tablets) edit Next, pick a pharmacy to
    get a coupon location_on moses lake, WA.

  2. Alfred User Says

    Ve ayrıca: afkan pornosu, arap türbanlı, gizli çekim
    arap sex, türbanlı, para karşılığı anal sex, arabic pon, türbanlı arap porno, türbanlı sex, türk amatör, turkish teen, türk lezbiyen, arabic hidden, kürt
    anal, amerikan askeri, tğrban, rahibe porno, sahin k türk,
    asian porn, hijab sex, eşimi yanımda sik, turbanli tüek, public beach sex, arab muslim
    hijab turbanli girl.

    Visit my web site: KENDİSİNİ ALDATAN KARISINA ÖYLE CEZA VERDİ Kİ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