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国安法黑云压制在澳港人

香港国安法的黑手已经伸到了离香港6000公里以外的澳大利亚,近期,连续发生了在澳港人被压制自由,受到压制的事件。 

上周,澳大利亚最大的亚洲艺术节(OzAsia)在阿德莱德开幕,Janet  Leung和其他四名香港香港文化协会成员申请在“幸运饺子市场”(Lucky Dumpling Market)设立一个摊位, 他们策划了一个互动研讨会,准备带领观众了解香港的饮食和文化,介绍一个世纪以来香港从一个渔村到国际金融中心的发展过程。 

但当他们告诉OzAsia节的组织者“将用黄伞作为装饰”时,麻烦开始了。OzAsia艺术节由香港政府驻悉尼经济和文化办事处以及澳大利亚基础设施和通信部、澳中关系国家基金会赞助,组织者怀疑这些伞不是普通意义上的伞。 

一位艺术节官员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告知Janet Leung,“我们无法批准使用黄伞作为道具或装饰。”该邮件链接到2014年香港民主运动的维基百科页面。 

这个五人香港团队已经为亚洲节排练了几个月,他们不情愿地同意移除雨伞,只希望有机会进行表演。然而他们又被告知,艺术节无法为他们提供音频设备。表演者们并不气馁,说他们会带上自己的设备。 

9月29日,艺术节的官员告诉他们,由于COVID的限制,原定在幸运饺子市场举行的所有研讨会都被取消了。而南澳大利亚州当天记录的病例为零。 

但两周后,当Leung看到艺术节的小册子时,她发现其他团体仍然在饺子市场进行表演,包括至少五个来自中国大陆协会的表演。 

一位OzAsia发言人对此的回答是,其他团体的表演或研讨会在最初的计划中就已经安排好了。“没有空余的时间段来重新安排南澳香港文化协会的演出。”她说。 

OzAsia的一位官员对Leung说,“中国团体或其他人对你们展示黄伞不满意,我们会有麻烦”。 

Leung说该团体 “只是想成为社区的一部分”。”我们生活在澳大利亚,这是一个民主和自由的国家,我们有言论自由和表达自由。这是一个文化活动,不是政治宣传。我们担心被政治审查,同时我们也担心外国的干涉。我们真的希望得到一个答案”。 

该组织已写信给澳洲通信部长Paul Fletcher,他的部门为亚洲节提供部分赞助。他尚未作出回应。悉尼晨锋报还联系了外交部寻求意见。 

OzAsia说,研讨会被取消的原因是他们需要更多的工作人员进行额外的COVID清洁措施。一位女发言人说,幸运饺子市场举办的是包容性的社区和家庭活动,”因此,不安排有政治或宗教内容的活动”。 

OzAsia上发生的并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另一个在布里斯班Riverside Markets市场出售工艺品的香港摊位在经营了近10个月后,被移到了远离主要区域的地方。

布里斯班这一最受欢迎市场的经营者Peter Hackworth说,这个摊位被搬走是因为空间有限。“由于市场空间不足,我们在市场的主要区域不接受政治或慈善机构设立摊位。”

但是,出售饰品和T恤的摊位组织者Jacob对事件有不同的说法。由于担心他在香港的家人的安全,他要求悉尼晨锋报隐去自己的姓氏。”支持北京的人来到我们的摊位前,大喊大叫,与我们争吵,然后向市场的组织者投诉。”

Jacob和其他与该摊位成员非常担心北京在香港实施的国家安全法,以至于他们不敢公开谈论在阿德莱德和布里斯班发生的这两个事件。 

国家安全法具有治外法权,这意味着它适用于世界任何地方的所谓“异议活动”。其波及范围如此之广,以至于阿德莱德的雨伞可以被看作是对中国国家的威胁,能使参与摆摊者的家庭处于危险之中。 

与香港正在进行的审查和政治清洗相比,发生在澳洲市场事件是小事一桩,但香港国安法影响到了6000公里外的澳大利亚的言论自由,显示出这个法的阴毒程度。 

人权组织 “大赦国际 “因担心工作人员的安全已经从香港撤出。大赦国际委员会主席Anjhula Mya Singh Bais说,关闭决定是 “由香港的国家安全法驱使的”。“当局正加紧在城市中清除所有不同声音。在这样一个不稳定的环境中,我们越来越难以继续运作。”

现在,连停业也被视为一种反抗行为。亲北京的立法者Holden Chow Ho-ding指责大赦国际敢于离开这个城市,是在 “抹黑国家安全法”。 

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说,任何组织都不应担心他们 “在香港的合法业务”。”但如果有个人和组织一直在利用香港传播新闻或从事破坏国家安全的活动,那么,他们当然需要担心。”她威胁道。

相关文章:港人被艺术节拒之门外 澳外交部长:审查 “不可接受”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