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左派的走火入魔

11月2日,美国进行地方选举,共和党一举拿下具有指标意义的维吉尼亚州,民主党一身冷汗地勉强保住了铁票仓新泽西州,就连被视为美国左派大本营的纽约市,共和党的得票率都获得了令人惊异的增长。这样的结果,固然有拜登上台以后施政不力导致民怨的原因,但另一个面向的因素更耐人寻味,那就是美国主流民意对于这几年左派社会力量的大举扩张已经开始产生警惕。 

这次维吉尼亚州选举,民主党候选人落败,压倒骆驼的最后一个稻草,就是他顺从左派主张,要在公立学校系统中强行推广所谓的“批判式种族理论”(critical race theory)的课纲,而且在面对部分家长的反对时竟然批评说家长不该干涉学校的教学内容。小孩在未成年之前,家长既拥有监护的权利,这是法律认可的;现在家长都不可以干预自己的子女所受的教育,等于让学校系统或者说公权力接管家长的监护权,这样的主张当然不能被大部分家长接受。这个事例,就是当今美国左派走火入魔的典型表现。  

用走火入魔来形容这几年美国左派精英的主张和作法,并非情绪性用词,看看几个例子就可以说明如此形容的正确。

前不久,纽约布鲁克林一名公立小学的代课教师,因为在课堂上向一群华裔学童讲“新冠病毒源自中国实验室”,“中国是没有自由的共产国家”,就被部分家长认为是带有歧视亚裔的教学内容,声称他们的孩子被教师霸凌。现在,这名教师已经被市教育局勒令停职,接受调查。

新冠病毒源自中国实验室,是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的判断和猜测,如果这就是歧视亚裔,难道我会歧视我自己吗?说“中国是没有自由的共产国家”更是一点错也没有,怎么就成了霸凌学生了呢?部分家长显然是受到前一段时间美国左派发动的“反对亚裔仇恨”运动的影响才提出的投诉,问题是只要特别指向亚裔的背景,不管内容是否符合事实,不分青红皂白就认定是种族歧视,这实在是荒谬至极。

今年2月份的时候,另一座左派的大本营旧金山市爆发了一波改换校名的呼吁声浪。有人列出了一份名单,要求用名单上的人名命名的学校,应当更换校名,理由是他们曾经蓄奴,大概属于中共口中的“历史反革命”之类的吧。最神奇的是,名单中还包括了前总统林肯。

众所周知,林肯恰恰是以解放黑奴而青史留名的,为什么反倒成了反种族歧视的人士的指责目标了呢?原因居然是他在1862年曾经处决了38名印地安战士!这份名单中还有著名的发明家爱迪生,名列列出的理由是爱迪生曾经在实验的过程中电死无辜的小动物。反思历史固然是一种转型正义,但反思到了这个地步,不是走火入魔是什么呢?美国今天存在的所谓“结构性的不平等”,到底与爱迪生有什么关系,以至于要把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学校改名来当作“政治正确”呢?这样的观点和主张,不是走火入魔是什么呢? 

对于美国左派的走火入魔,就连一些原本的真正的左派也已经看不下去。麻省理工的教授,著名语言学家乔姆斯基就曾经参加了一份知识界的连署,批评“取消文化”对言论自由的侵害。至于一般的中产阶级和具有宗教信仰背景的美国人来说,就更是无法理解也无法接受了。拜登在竞选的时候宣称他上台之后就会致力于美国社会的团结,但他的承诺在他上任后至今显然没有任何具体落实的做法。这次地方选举的结果,表明作为美国社会的主流的中产阶级尽管反对种族歧视,支持各种政治正确,但是对于左到走火入魔的种种社会现象,也已经心生警惕。 

对此,更应该心生警惕的应当是民主党。水能载舟也能覆舟,依靠BLM运动为代表的左翼社会运动动员支持民众的民主党,会不会最终也被左翼社会运动反噬和拖累,是他们必然会遇到的问题。

(※作者成长于80年代的北京,1987年考入北京大学后即从事学运,参与和组织了1989年民主运动,后为此两次坐牢达6年多时间。1998年被流放到美国,得以进入哈佛大学10年,先后得到东亚系硕士和历史系博士学位。现在担任“对话中国”智库所长。政治上的温和坚定的反对派,思想上的理想主义者,生活中的资深阅读者。出版有政治评论和诗歌散文等书籍20馀本。全文转自上报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