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媒获中共监控少数民族第一手证据

据澳洲人报报道,中国共产党利用人脸上识别技术,对贵州省铜仁市附近玉屏侗族自治县的土家族和苗族居民进行监控,甚至人们在自己的家中、汽车中时都在被监视中。澳洲人报已将获得一份证据提交给澳洲政府。

玉屏侗族自治县的居民楼中被安装了面部识别软件,中国政府称之为“铜仁市建筑控制面部识别安全系统”,澳洲人报获得的照片显示,每个公民,包括孩子,在外出、回家时都摄像头被“识别”身份,他们的访客也被监控,甚至一群年轻人坐在家里发短信的也被拍了下来。

澳洲人报已经获得了监视摄像头实时录制的数百张静止图片,以及从5月到8月中旬的元数据和跟踪数据。该监视数据库现仍处于活动状态。

一个专门分析中国网络安全的国际小组的成员、前澳大利亚和美国政府的网络安全承包商波特(Robert Potter)说,中共正在这个计划下监视约11万人,超过100万条个人记录分布在4台服务器上,覆盖了许多居民楼。

波特说:“这是一个中国的大规模监视数据库。这是面部识别技术的扩展,已被广泛应用并延伸到家庭。” 

“他们控制着出入建筑物的每一个人,他们正在将人们的房屋变成监狱,这太可耻了。”

波特先生最近在华盛顿的美国国务院工作,并经营着堪培拉的网络防御公司Internet 2.0。他说,该计划特别令人不安之处,是中共根据“风险特征”对每个公民进行分类。

“从元数据中可以看到,他们在系统中,将某个人划定为正常或异常。”他说。面部识别程序附带的数据包括每个人的姓名、身份证号、车牌和手机号等详细信息。

Fulbright大学教授Christopher Balding说,在西藏和新疆广泛使用的监视技术现在正在被推广,以针对中国其他少数民族。“令我震惊的是数据的监控范围。将其与身份证号码关联起来,监视级别显著提高。”他说。

“政府可以使用它监视你在家中的活动和来访的客人,我认为这直接减少了家庭教会的活动。

“显然,他们会知道这个人在星期日的早晨带了5个人到家里,并可以给他们计时。”

拉筹伯大学副教授James Leibold专门研究中国的少数民族政策和监管,他说,虽然无法确定中共运行这个特殊监视程序的动机,但估计可能是在试用新技术或用于针对某个宗教团体。

“在中国,大范围的监视之前往往在偏远地区先进行试验。由于担心中产阶级在隐私问题上的反对,他们不愿在大城市中试用新的监视技术。”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国际网络政策中心高级分析师Tom Uren将该计划下描述为“令人不安”和“偷窥”。他认为中共此举的部分原因是让人们知道自己正在被监视,那人们就只会做不给自己带来麻烦的事,这就达到了限制人们自由的目的。

该数据库在周日(8月16日)仍然在活动状态。澳洲人报将其公开之前,已将有关数据库的信息提供给了澳大利亚的相关政府机构。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