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布氏杆菌事件时隔近一年终于启动赔偿 但受害民众并不买账

发生于2019年7月至8月间的甘肃兰州兽研所布病事件,在媒体沉默了5个月后,直至2020年1月份才被报道出来,一经报道就立刻引起了网络热议。但是此次事件最后被中国的“专家组”定义为一次意外的偶发事件。时隔近一年后,肇事方终于在近日启动了赔偿计划,但部分受害民众并不买账。

此次事件起因是当地一家药厂的疫苗生产车间灭菌不彻底,导致排放的废气中带有细菌。而兰州兽研所、当地盐场堡社区都处于下风向,兽研所工作人员及盐场堡的居民吸入或粘膜接触前述废气中的布鲁氏菌,导致染病。究其原因,是涉事疫苗车间使用了过期的消毒剂。

一直生活在甘肃兰州的李晓就是其中一位布病患者。他刚在兰州生物药厂对面的天添幸福港小区购置完新房,但是因为装修,他每周都要过来房子里居住一次,而这也成为他感染布鲁氏菌的主要原因。今年不到40岁的李晓以前身体一直很健康,直到去年11月开始,李晓感觉腰椎开始酸胀疼痛,困乏,当时还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直到2020年1月份去了甘肃省第二人民医院进行检查后才知道,自己被诊断为布鲁氏菌病血清学阳性,并且感染数值是当时检查结果中最高的:1:400(++++)。

根据兰州市卫健委2020年9月15日发布的一条通报称,截至9月14日,累计布病检测21847人,初步筛出阳性4646人,省疾控中心复核确认阳性的人数就高达3245人。但是回翻2019年底对外公布的数据显示,确诊人数仅为203人。

兰州布病事件暴发近一年后,2020年10月3日下午,因为此次事件导致生病的居民终于收到了赔偿方案和协议书。根据发放的《健康评估工作方案》,将受害居民按照4类伤害等级给予赔偿金。

按照《赔偿方案》,2020年7月16日前试管凝集试验抗体检测结果为阳性,再次复检为阴性的人员,也就是目前收到布病事件伤害最轻的人被划为第1类,赔偿总额核定为人民币3785.64元,含误工费、交通费及精神抚慰金等。第2类则是7571.28元;第3类则是5万5000元。 与前2类不同的是,第3类包含住院等其他治疗费用。

对于第4类的判定标准是受害人因感染而造成残疾、死亡或其他严重后果等。但是在《赔偿方案》中却没有明定金额,不过,第4类的说明也提到,除被扶养人生活费、丧葬费、残疾赔偿金等费用外,其余赔偿参照第3类标准。

这份赔偿方案下来后,引起了受害民众的不满。9月11日,,《财新网》发布了对于此次事故的深度报道文章《兰州病人》,内容详细讲述了从去年12月事故发生后,那些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感染布鲁氏菌的相关人员的遭遇。3000多人确认阳性,有人无法确诊无法得到医治,有人因此找不到工作,有人因此流产,而这个疾病,将伴随他们终生。但是就算他们中有人已经接受了入院治疗,也只是简单的接受了庆大霉素的注射以及口服多西环素两种治疗方式。有的人甚至由于大量的药物摄入导致了转氨酶升高,引发了后续盗汗、恶心、呕吐、腹泻等等一系列状况。

其实早在2020年7月16日,盐场堡社区的布菌抗体阳性居民陆续接到社区通知,前往指定的兰州市肺科医院进行复查。这也是盐场堡居民自2019年底、2020年初集中检测半年多后官方组织的首次复查。复查从7月16日一直持续到8月上旬,但是直到看新闻编辑发稿时间为止,最早一批复查的居民仍未收到检测结果。而且复查时的肺科医院专门在大厅前立了告知牌:本次复核结果由专门机构与您本人联系,您不再到医院取结果。后来有患者询问社区后才知道,他们的复查报告已被省疾控部门收走,社区人员也并不知道结果。

据中央通讯社报道,顾女士就是这次事件的受害者之一,意外发生后,她皮肤开始长疹子、出现腰部疼痛等症状。 起初她并不以为意,之后才知道自己卷入感染风波。 按照《健康评估工作方案》来算,她是会被划分在第2类里,但是顾女士担心日后身体还会有其他病症状况,她认为除了这次领的7000多元赔偿金,相关部门能提供终身免费追踪治疗的福利。其实除了顾女士,在已感染的患者中有相当大一部分至今仍被病痛折磨着。

但是根据2019年12月26日和2020年1月14日甘肃省卫健委、农业农村厅及兰州市政府的两次官方联合通报中均表示,此次泄漏的小剂量、弱毒性兽用布菌疫苗菌株进入人体后,3—6个月就会衰减,不会对人体的健康造成危害。不仅如此,通报中对此次事件中检出的布菌抗体阳性人员,官方宣称他们通过流行病学调查未发现有布病明显临床症状的,无需治疗,个别出现轻微症状的,规范治疗,预后良好。为了给阳性感染者吃“定心丸”,通报中甚至还表示,人体内存在布菌抗体,对健康无影响,反而具有抗布菌感染的保护作用。

不得不提的是,甘肃兰州的这次布病事件第一次被媒体报导是在 2020年1月份,但是在那之后就再无新消息更新。在兰州市卫健委的网站上,从2月至9月也没有任何与之有关的报道,只有7月份的一条布鲁氏菌检测试剂采购公告勉强与之相关。现时隔 8 个月后竟然才将如此严重的结果告知众人,众多在涉事药厂附近的小区居民被当局蒙在鼓里,相当愤怒。此外,在这期间,网络上根本找不到任何关于这些受害者情况的详细采访或信息报导。唯一能看到的,只有该厂的疫苗生产许可被撤销的新闻。

对于这件事情,感染布病的患者们对媒体记者表示:“到现在,我们依然没有收到我们7月份的检查结果,为什么不能跟我们说清楚我的感染到底怎么样了?是需要治疗还是需要观察?接下来是否需要相关进一步检查?”而这些问题,这就是他们现在目前唯一的诉求。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