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滉相信了—— 每天吃什么都是神安排的

韩滉(723-787)[唐朝]字太冲,长安(今陕西西安)人,少师休之子,以荫补骑曹参军。唐至德年任吏部员外郎,性强直,明吏事,以户部侍郎判度支数年,德宗时为镇海军节度使,遣将破走李希烈,调发粮帛以济朝廷。贞元初加检校左仆射及江淮转运使,封晋国公。性节俭,衣裘茵衽,十年一易,居处仅避风雨,不为家人资产,幼有美名,天资聪明,善《易》与《春秋》,好鼓琴。能书善画,长于隶书;章草学梁侍中,草书得张旭笔法,亦工篆草。擅画农村风俗景物,写牛、羊、驴等走兽神态生动,尤以画牛「曲尽其妙」。南宋陆游赞其画:「每见村童牧牛于风林烟草之间,便觉身在图画,起辞官归里之望。」

韩滉在中书省时,曾经召见一个下级官员,那个官员没有按时到达,他很生气要鞭打他。那个官员说:「我那儿还有所附属,正在公干,未能马上赶到,不是我有意拖延时间,实在脱身不得。请求宽恕我的罪过。」韩滉说:「你是宰相属下的官员,还能再属何人?」那个官员回答说:「我还兼职,在阴间做官。」韩滉认为他不诚实,就说:「既然你还属于阴司,你具体负责什么工作?」那人回答说:「我负责管三品以上官员的食物。」韩滉说:「如果是这样,你可知道:我明天会吃些什么?」那个官员说:「这不是小事,天机不可先泄,也不能张扬,请允许我写出,封笺。您明天三餐饭吃完后,再拆封,验证,看我写的内容是否正确。」

此事虽算过去了,韩滉还是先把那人关起来了。

第二天,忽然皇上诏令韩滉进宫去,谈完了话,正赶上御膳房奉饭,其中有糕糜一碗,皇上拿出一半赐给韩滉。韩滉觉得很好吃,很是欣喜。皇上又赐给他一些吃了。退朝以后,韩晃感到有些腹胀,回到私宅,把医生叫来一诊视,说:「食物堵塞,应该服用少​​量的橘皮汤。到夜里,可以再吃些稀粥。」

到了第三天,韩滉病好了,想起前天那个官员的话,一看他事先所写的封笺,吃的内容,和实际情况,完全一样。因此,韩滉对那个官员,便刮目相看,立即把那个官员放出来,虚心的问他说:「人间的饭食,都事先写有安排的册籍吗?」那个官员回答说:「三品以上的官,每天吃什么,都事先安排,写有册籍支出。五品以上的官,是十天安排一次,写有册籍支出。六品到九品的官,是按季度预先安排一次,写有册籍支出。那些没有禄位的人,是每年安排一次,写有册籍支出。」

看来,人的一生都是天定的,所以不可为了名利,去争去斗,那是枉费心机,徒增祸患。还是安心安份,修身修口,进德进知,顺其自然为好。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