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包公司与公检法联手坑江西民企 老总遭跨省抓捕

江西省高新技术企业德思恩公司在微博发布求助帖,称公司被安徽某地皮包公司和当地公检法联手下套,总经理无故被安徽警方跨省抓捕,因无人管理,现在公司正面临破产。截至目前,大陆媒体还没有相关报导。

响应政府号召生产口罩 却惹祸上身

江西德思恩公司的一位工作人员在其官方微博发布求助视频,称在疫情期间,该公司应政府要求投入口罩生产,未料惹祸上身。

工作人员在视频中介绍,“因为(下游企业)口罩次品,我们公司总经理付学林已被安徽宿松县公安局拘押一年了,公司的生产和经营已经严重受损,另一个VC均温板项目也被迫下马了,资金投入超过两千万的设备闲置,工作人员也全部流失了。”

该公司员工发布多个微博解释事件经过:疫情期间,为响应政府号召,江西德思恩公司与安徽比途公司合作生产口罩。根据合同,德思恩公司负责提供口罩的半成品,以样品标准交货,安徽比途公司现场验收,江西德思恩公司不对货物品质负责。而比途公司在接受半成品时,要当场验货,合格后收货,完成最后的加工、并负责将口罩出口。工作人员强调,每次收货时,安徽比途都会派检验员在德思恩公司现场验收后,才收的货。

2020年5月,(安徽省)宿松县市场监管局认定安徽比途公司生产的口罩不合格,将比途公司作为查处对象移交宿松县公安局追究刑事责任。让人意外的是,安徽宿松县公安局将“依样交付”半成品的江西德思恩公司作为查处对象,把真正的口罩生产单位比途公司作为被害方,跨省对江西德思恩公司立案调查、提起公诉。

工作人员强调,宿松县公安局局长凌勇好大喜功,瞒报案情,欺骗上级,谎报为公安厅督办案子。他认为,案件是凌勇一手策划的,并举例称,安徽比途公司老板的“贴身心腹”刘煜,供职于宿松县保安服务公司,该保安公司的投资单位就是宿松县公安局,刘煜同时还是宿松公安局主办人员的助理,他还是负责抽取口罩样品及快递样品的“专业见证人”。但是这位“专业见证人”却不出庭作证,他不出庭,怎么查清其中猫腻?又怎么查明案情?但法院就是不同意刘煜出庭作证。

被颠倒黑白 为皮包公司顶缸

微博中称,江西德思恩公司是国家高新企业,2013年成立,拥有自己主营业务,研发生产散热石墨烯,是某跨国企业核心供应商,总经理付学林也是江西省创业风云人物。

对比安徽比途公司,事发时,才成立几个月(2020年3月注册),专门从事“倒腾”口罩业务,目前工厂已“消失”。老板吴雷也是一个众多官司和纠纷缠身的人,对法院判决也拒不执行,是一个“失信”的被限制高消费的人……,从“企查查”可以看到该企业和老板吴雷个人都存在众多“高风险”提示。这次安徽公、检跨省办理此关系案,显然是一个为了谋财害命、有组织有计划的阴谋。安徽企业和公检部门,为了钱、为了政绩,如此颠倒黑白,硬生生地让一家皮包公司搞垮一家清清白白诚信守信的公司。

由于是跨省案件,他们就可以“关起门来”自说自话,无视法律,无法无天。这种地方保护、选择性执法,硬生生把我们公司搞跨。让我们“赔偿”了570万(人民币,下同),之后还准备判处总经理付学林15年有期徒刑。

请“死磕”律师 被法院警告

微博中介绍,德思恩公司在走投无路之下,案件当事人在开庭后决定更换律师,聘请了“死磕”律师迟夙生。

6月7日,迟夙生律师接受德思恩公司的委托,担任该案的一审辩护人。但是安庆中级法院审查收下了德思恩公司的辩护委托手续后,由刑事审判庭女法官钱丹青告知委托单位:“(你们委托的)这些都是死磕派律师,网上一查就查出来,对你没好处!” 

政府腐败 民营企业无路可行

微博披露了安徽宿松县人大系统的腐败情况:“这样赤裸裸办关系案,放纵真正的犯罪分子,是宿松县人大常委会监察和司法委员会主任周某接受比途公司负责人吴雷请托,利用职权、违法干预办案的结果。”

微博中还称,“疫情当前,民营企业生产口罩也是响应国家号召,最后竟成了某些地方公、检和企业勾连谋财害命的借口,当地企业产品不合格,却跨省把外地民企作为替罪羊,安庆市检察院就是这样支持民营企业发展的吗?”

某工作人员在微博中痛心表示,“江西的一个合法合规的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就这样被安徽的一家皮包公司,联合公检,硬生生搞垮了!”  

皮包公司及公检法联手 江西民营企业家被坑
(微博截图)

 

皮包公司及公检法联手 江西民营企业家被坑
(微博截图)

 

皮包公司及公检法联手 江西民营企业家被坑
(微博截图)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