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议员应该多接触不同种族的选民——专访前多元文化部长Philip Ruddock

澳洲自由党人Philip Ruddock(雷铎)是一位老政治家,今年79岁,目前是新州自由党主席及Hornsby市市长。他曾在何华德政府中出任联邦多元文化部长、律政部长等职。2016年,Philip Ruddock退休,但一年后,老当益壮的他又出征,以高票当选Hornsby市市长,2021年再次连任。 

三十年前,Ruddock直接促成了20万中国人因“六四”屠杀事件而留在了澳洲,他表示,站在受迫害的人面前,这就是澳洲的义务。 

回顾30年前的举动,Ruddock称当年的决定是非常正确的,“整批留在澳洲的华人对澳洲做出了极大的贡献”。 

Philip Ruddock在接受本报专访时表示,自由党这次大选无法连任,自由党候选人应该对此反思,但与澳媒报导的“华人支持工党”没有关系。 

“有些摇摆选区像Bennlong, Reid,Parramatta等等地区是输掉了,或许华人是有些影响。但在全悉尼中国人聚集最多的地方,Hurstville(Banks选区)呢?”他说:“我个人认为与当地的议员本身有关系,他们跟当地华人社区的联系有多深?我知道很多地区的议员跟当地华人因为语言的关系并没有深入的接触。” 

“在很多输掉的选区,自由党候选人都获得最高的选票,但澳洲的选举制度中有优先选票的转移,最后转移票进入了其它党派。”他说。 

大选
澳洲大选投票点(图:看传媒)

Philip Ruddock认为研究华人群体的时候要考虑到很多因素,例如不是所有的华人都来自中国内陆,其它的地区例如新加坡,台湾等等。“我希望人们在选举的时候能依照候选人的政见,而不是说 ,喔,他们(自由党)是反中国的(Anti China)!” 

澳媒不断将澳中关系的破裂归咎于莫里森政府,但Ruddock认为这是中共政府的“政治手段”。2020年四月,莫里森政府向世卫建议全世界应该要寻找新冠病毒的起源时,冒犯了中共当局。 

“这个建议提出之后,来自中共政府的批评就把这个事件导向成为澳洲针对中国,但在政治的角度上,澳洲是可以有自己的看法的。整个事件与中国人根本没有关系,但却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说成这是对中国人提出质疑。”Ruddock说。 

“我们并没有反对中国,我们对中国人并没有任何的成见,只是两边政府看法不同。”他说。 

Ruddock表示,澳洲的选举是选民说了算,外国势力不该干涉。 

“如果今天美国总统拜登公开说,我希望澳洲人选阿尔巴尼斯,这是完全不可接受的了。但在一些电子媒体上,中国政府公开发表了他们(对澳洲选举)的看法,这是相当不幸的事呀。”他说。 

对于这次联邦大选的失意,Ruddock认为,是沟通上存在问题。 

“作为人民的代表,我们应该跟所有的人沟通,哪怕是可能有语言文化的隔阂。我的选区中有华人族群,有印度人的……我不断尝试与他们沟通,道理很简单,如果我们不找到与他们沟通的方式,我们不可能获得他们的支持赢得他们的选票。”Ruddock说。 

“我在参选Hornsby市议员中,我知道华人会因为自己的喜好来选择,他们会说,喔我很喜欢这个候选人或直接表示说不喜欢谁。” 

Ruddock最后表示,选举的结果是选民的决定,但错不在我们,“自由党已经做出了极大的努力,但人们并没有因为自由党的政绩而做出选择。”他说:“新政府已经出台很多极具挑战的政策,这需要时间来证明。”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1评论
  1. 方明全 User Says

    非常中肯客观的报道,希望进一步跟进。我们的给Philip Ruddock 办的餐会就是向自由党证明:澳洲华人并没有背弃自由党。中澳关系的恶化是两双交流沟通出了问题,官方的沟通太少太不灵活,因此我提出“澳中友好民间大使(团)”的主张,以民间灵活的方式促进两国关系的发展。请愿意加入我们的与我联系(国内外均可)+61(0)423047048,微信:fangarg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