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说,对这事要宽容,宽容说:“我太难了”

原本,于鑫慧是不适合在呦呦鹿鸣讨论的。 

过去几个月,各大媒体联手操持的那波“最美抗疫护士”煽情,已经让我天然反胃,刻意远离。 

今天要谈,是因为于鑫慧人设崩塌之后,有人开始谈“宽容”“爱护”,各方点头称是,媒体纷纷造势。亲爱的朋友们,你们说要宽容,有没有想过宽容的感受呢? 

我想,“宽容”先生恐怕要说:“我太难了。”

网页截图
网页截图

先让我们看看发生了什么。从2月20日到4月10日,于鑫慧报名参加武汉市武昌区退役军人事务局志愿者招聘,在隔离酒店,做了近两个月的志愿者。然后,于鑫慧火线入党, 于鑫慧被赞为“最美援鄂护士”,登上“江苏好人榜”,荣誉还包括:南通五四青年奖章、江苏最美人物、江苏最美青年抗疫先锋、“中国网事·感动2020”二季度网络感动人物、江苏“四个100”先进典型暨百名疫情防控最美志愿者…… 

有关机构组织“最美抗疫女孩于鑫慧先进事迹报告会”,央视平台帮助她“全网征婚”,人民日报平台给予“全网祝福”……

网页截图
网页截图

可是,这位“最美援鄂女护士”,从一开始就不是护士。南通市卫健委宣传处负责人回应红星新闻说:“她不是医疗工作者,也不是医疗卫生系统的。她也没有护士资格证。” 

她在2020年4月征婚,表示想嫁给兵哥哥,但其实还在婚姻之内。这个婚姻2016年3月开始,并育有一子。网友问她是不是结婚了,她矢口否认,到7月21日,法院开庭信息上,出现她的离婚案。在前夫的起诉书中,提到她数次对家人实施暴力、瞒着丈夫大额举债,晚上在酒吧,几乎从不关心儿子。

网页截图
网页截图

2019年底,她因为欠债不还,被法院公开的裁定书确定为失信执行人(老赖)并限制其高消费。 

在抖音上,她自称“兵姐姐”,以军人身份示人,还晒出复旦大学学生证,可是,即便是南通卫校,当《健康时报》来求证时也表示“我们查了学校系统中历届毕业生的名单,没有于鑫慧这个毕业生。” 

她曾经展示自己获得的满桌奖项,其中有一个比较显眼的是“外省支援武汉优秀志愿者奖杯”,并在媒体展示,但,当《北京青年报》记者向武汉水果湖街道办求证时,得到的答案是:“从未听说过有这么一个奖项,更别说奖杯了。” 

这是什么行为?四个字:欺世盗名。 

于鑫慧参与的是武昌区退役军人事务局志愿者招聘,根据相关公告,有1000元/天的补助。

网页截图
网页截图

我前面写过多篇文章,说的是,大批民营医护援鄂志愿者无法得到同等待遇,许多地方一线抗疫医护工资都发不全。我点名批评过的医院包括山东济宁市兖州区铁路医院、海南省陵水县人民医院、陕西安康医院、广东泗安医院、湖北武汉市中心医院等。 

(见呦呦鹿鸣《不让他们下山摘桃,他们就把桃全毁了:一线医护的遭遇,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 《投桃报李 | 对那些为我们拼过命的人,怎样的报答,才是恰如其分?》 《谁是一线?|  防疫补助发放,比我们想象的复杂》 《此刻,正是医疗革新的窗口期》等) 

我有一些护士朋友,当初奔赴武汉了,回来后,听说本地景区对抗疫援鄂医护人员采取免费门票措施,于是欢天喜地去了,结果被拒之门外。为什么?“因为你们没有在本省登记名单上。” 

我还有一位护士朋友,2003年非典时期自告奋勇去了小汤山,这一次又主动报名去了武汉,带上上一次的防护服。回来后有什么?什么都没有。没有纪念章,没有奖励,因为他们是自己组队去的。“这也没什么。”如果不是我问起,她都不告诉我。 

问问他们吧,问问四万多援鄂医护,为什么必须于鑫慧是“最美援鄂女护士”?这公平吗?当人们发现原来你们中“最美的”竟然是这样的,难道不是对这个群体的矮化? 

看着现在满屏说要宽容要宽容,我就想把手机摔了。我们常常说,不要欺负老实人。现在这种宽容,难道不就是欺负老实人?当欺世盗名者占据了公共注意力,真正值得鼓励的人就边缘化、逆淘汰了,不造假、不撒谎、不迎合的人,就没有出头之日。那一个个先进事迹报告会外面,有多少看不见却令人心痛的地方呀。 

是的,对欺世盗名之辈的宽容,就是对千万一线医护的不公。 

黄钟毁弃,瓦釜雷鸣。这不合适! 

我们要不要宽容呢?当然要的。但,我们真正需要的宽容,是对批评的声音宽容,对正在服务公共利益的人和行为宽厚,对自由创新创造宽松。 

比如,湖北一家县医院的一线护士,在微博上说医院物资紧缺,呼吁社会捐助(医院本身也在发布正式的紧缺公告),却被医院领导勒令检讨,理由是未经批准发布微博破坏医院形象,连着写三次领导都不满意,还要辞退。这个时候,就很需要宽容,因为,这样的一线护士才能更值得鼓励的人,也是更美的人。 

假设,于鑫慧在隔离点时,因为能力不足,工作上出现了一些纰漏,违反了规程,甚至是不小心引起了隔离点火灾;或者说,行为有些不好看的表现,比如睡着了,或者说对患者态度不友好,发火了;又或者说,在赶往武汉的路途中,采取了一些违反常规的做法……这个时候,我们应当宽容,因为这些行为并没有恶意。 

但是,当她安之若素地接受人民日报、央视的宣传,当她在先进事迹报告会正义凛然,当她在抖音上传递虚假人设……就已掉进了一个传播陷阱之中,并且自己也参与其中。 

我们一些全国性的权威媒体、千万读者关注的机构,为什么连新闻当事人最基本的身份都不去核实?因为他们本就带着作假的心态在干事,习惯了这些套路——习惯性地抛弃基本的新闻专业素养,拼命塑造虚假“正能量”,收割流量红利和底层民粹韭菜。 

这就是臭味相投,是鼓励一种作伪的风气,培植一种虚假的土壤。 

媒体欺世,妹子盗名,而国家的风气,就这样在作伪的漩涡之中,持续盘旋。 

那些掌握各种资源的机构,当一线医护抗疫中得不到支持资源、抗疫后得不到公平待遇时,当患者受困于医疗改革推进不力时,他们从不发声,装聋作哑,整天就在那里猥猥琐琐地编织各种谎言,美其名曰“正能量”。一大批宣传工作者还靠这个获得了抗疫奖章,个别吹鼓手还堂而皇之地登台宣讲。这是对这片土地的重金属污染,无耻之尤。 

这种风气下,越来越多的人认为:只要是抬着“正能量”的旗帜,就可以不问是非。今天台上一批网红学者、总编,以红的名义胡编乱造,就是风气之末端。 

还记得严复先生的一句话吗:“华风之弊,八字尽之,始于作伪,终于无耻。”这位为国寻找真理的伟大翻译家、燃灯者,把这句话写在《救亡决论》之中。 

对于当时的中国,去除作伪之风,就是救亡图存。到了今天,我们就要宽容这种风气了?果真如此,便是病入膏肓。 

当那些无耻开始成群结队,就越发臭不可闻。现在,他们还要来扭曲“宽容”这个词。对不起,诸君,我对他们,一点都宽容不起来,我只想说:滚蛋吧,你们这些骗子。

(全文转自微信公号呦呦鹿鸣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4 评论
  1. endless User Says

    在我動不動就全網最美,全網最感動,要不就是全網封殺的天朝互聯網和其背後運作的體制才是最大的病態之源.

    1. sandy User Says

      这脸打的Pia!(o ‵-′)ノ”(ノ﹏<。)Pia!(o ‵-′)ノ”(ノ﹏<。)的

  2. endless User Says

    正所謂”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只要是皇帝喜好的,咱就是不惜一切代價哪怕造假也得給它造出一個”太平盛世”來.於是乎太監媒體,太監記者,太監喉舌,太監寫手便翻雲覆雨信手拈來,底層愚眾也跟着無恥下流胡作非為不以為然,於是什麽假流量假明星假新聞假宣傳假仁假義便橫空出世登堂入室.這幅末世狂歡的光景着實令人唏噓.

    1. sandy User Says

      说白了就是一切都是为政治服务,老百姓看热闹,五粉残欢呼雀跃,最后真相大白才知道又被消费了,这智商税咱啥时候能不交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