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所云的“民选独裁”

民主赤字是个学术用语,通常是指一个民主制度下,由于政党、政客各自的利益考量,导致对民主的投入与产出之间出现逆差,所以又称为民主逆差。(赤字)逆差越大,就代表这个民主制度下的人民所主观感受到的民主越少,人民与民主体制越疏离越没信心;(赤字)逆差越小,则代表这民主体制下人民感受到的民主实践越多,人民对此民主体制越亲近且投入。 

民主逆差是可以测量的,半年前,德国民调机构“达利亚研究”公布了〈2020民主认知指数〉(Democracy Perception Index 2020)报告,针对全球53个国家、12万4千位民众进行访谈,报告显示,全世界有78%的人说民主对他们的国家至关重要;但民主国家中却有40%认为自己的国家实际上是不民主的。有趣的是,在这份世界上最大规模的民主研究报告里,台湾的“民主赤字”最低:有78%的台湾受访者主观认为“我的国家很民主”,85%的受访者认为“民主至关重要”,差距只有7%,在所有国家里表现最佳。 

日前,香港《亚洲周刊》公布了一张封面图片,图中蔡英文身穿龙袍。封面专题为“台湾民选独裁幕后 绿营新威权主义现象”,周刊引用淡出政治舞台的前绿营公职与学者,批评现今的民进党政府“越来越像戒严时期的国民党”,蔡英文则是“新威权主义”的领袖,痛陈民进党已经变成“法西斯”,违背当初追求民主的理想,比蒋介石政权还可恶,比国民党的白色恐怖还恐怖一百倍。 

蔡英文到底是不是一个穿上龙袍的“民主皇帝”,本是一件可受公评之事;她所领导的民进党政府是不是在执行“新威权主义”,在台湾也因政治立场的不同而言人人殊。不过,“可受公评”本身就是测量民主到威权程度的一个指标。香港《亚洲周刊》的一篇封面故事可以在台湾社会里卷起千堆雪,但这封面故事的人头若换成习近平,恐怕因资讯封锁的关系,无法在中国境内引起任何一丝涟漪。事实上,过去数十年几番易主、立场数变的《亚洲周刊》,早已不是昔日批判独裁统治、声援中国民运的《亚洲周刊》,以它如今转而亲共的立场,这篇批判台湾民选独裁的封面故事说服力实在不高。 

因为政治立场的不同,台湾人对于当下执政者的“主观民主感受”的确有所差异。一如许多国民党支持者批评现在台湾是“民选独裁”;当年马英九执政时,也有不少绿营支持者忧心台湾“民主将死”。不过,一个国家是否民主?不是由这些主观感受来定义,而是有在政治学上的衡量指标,包括:国家是否有定期的选举?选举是否公平?国家的领导人是否透过选举直接或间接产生而且有过轮替?上述条件,台湾无不具备。 

民选当然也可能出现独裁者,德国的威玛共和就是;不过德国威玛共和被终结有诸多特殊的因素,诸如德国当时的世界性孤立、内部多党林立而且对德国民主多不怀好意,以及内部欠缺称职的民主捍卫者与政党等等。但台湾的民主完全不同,它不但有固定且公平的选举、一般人民对于民主宪政早有基本的体认与相对进步的公民意识;更重要的是,台湾民主赤字之低在民主国家中名列前茅,代表台湾人对民主的想望以及主观感受已经高度契合,所以珍视且自豪于自己享受的民主。拿纳粹来比拟台湾,是刻意污蔑、比喻不伦。 

将蔡英文穿上龙袍,认为台湾有“新威权主义”,是民选独裁;却对共产党的倒行逆施、习近平的终身制未置一词,根本是亳不遮掩的双重标准。他们玩弄民主社会的游戏规则,利用民主攻击民主,意图用天下乌鸦一般黑的手法,造成民主的虚无化与犬儒化,进而让更多人放弃对民主的防卫与坚持。 

美国史丹佛大学胡佛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戴雅门认为,民主正受到一股“妖风”袭击;今天真正的危险不是人民背叛了民主,而是正当民主政治受到前所未有的袭击之际,许多人对民主的信心却动摇,甚至被党派之争撕裂。 

如果台湾的民主也有“妖风”,这种不知所云的“民选独裁”就是了。

(※作者为《上报》总主笔,全文转自上报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