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案例:拿到澳洲PR后签证又被废除!

经常阅读笔者文章的读者会发觉;笔者经常劝说在澳洲办理事情,要寻找对口专业人士帮助。因为这么处理往往会事半功倍,省时、省钱、省力。当然有时会遇上一些滥竽充数的人,但多做功课,打听有口碑的人便可。为何笔者有以上的看法,因为近几年笔者注意到有很多辛苦取得永居签证的人,过了一段时间后便被有关当局把其签证取消,直到上诉也被拒绝时才知道后悔!笔者看在眼里,发现很多问题都是疏忽所造成,只要当初向专业人士谘询一下便可以避过这些失误,不用最终铸成大错!

笔者在此,介绍几个真人真事,有喜有悲!第一个故事的主人翁,是一位来自马来西亚的人士:她最初持旅行签证入境,签证过期两年后,便申请保护签证。经过数年等待及上诉到AAT,最后得出好结果,取得永居身份。读者会问,听说来自马来西亚的申请人,其拒签率十分高,她又如何成功取得保护签证?以下是她的故事:她在马来西亚,认识了一名婚姻对象,但可惜得不到父母及亲人接受。男友在原居地更受到父亲及亲人袭击,在投诉无门后只能逃到海外。虽然申请在移民部审理时被拒绝,但上诉到AAT审裁处时,遇到一位善解人意的审裁官,在了解她的背境遭遇后,为她的案件平反。最后移民部根据AAT的决定给予她保护签证,获得永居身份。

本来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但问题是她取得永居后,便立即邀请父母参加她两夫妻的婚礼庆祝,父母更作为婚礼上的见证人在其结婚证书上签名。而一段时间后,她便接到移民部要求取消她的保护签证通知,理由是其情况跟她在申请书上的申诉有很大矛盾。从表面看来,其父母跟她的关系十分要好,跟她向有关当局的陈述表里不一。移民部更在她的社交媒体发现其父母跟她们亲密的社交照片,最终移民部取消其签证。AAT审裁处也维持原判,可以说是得而复失。

另外一宗案件,主人翁是来自南亚洲,获得永居保护签证后,便立即递交父母团聚签证,申请其母亲移民到澳洲。但是移民部却发现在其保护签证中的其中一样申诉是,父母已经失去联络,无法寻找他们,所以要依赖在同乡身边生活,一起申请保护签证。而同乡成功取得保护签证,他也同时获得。故他申请父母移民时,便被移民部质疑其本人提供虚假或误导信息,最终其保护签证被取消,打回原形。

最后介绍的一个案例,是笔者的一位旧客户。笔者从她办理留学签证、大学毕业、创业、结婚一直到取得永居身份都从旁协助。当她取得永居身份时,家中要求她回国处理事务,但一去便是一年以上,更因经济问题要出售在澳洲的物业。她回到澳洲后,在打听出售物业时,居住时间不足便要把出售物业所得的利润40%以上交给政府。她向其经营物业代理的好友谘询,她的物业价值,发现巳经增值一百多万元,即是出售物业后所获得的利润要付上大约五十多万元税款,她大吃一惊,希望获得法律确认是否必须交付这笔钜额税款。

她经物业代理的好友转介一名会计师再查询后,得出同样结论,所以内心十分纠结。燃眉之急是需要金钱解决问题,但假如除去税款,剩下来的金钱便不足以解决问题,可以说进退两难。但无奈地也要接受。有一天她来探望笔者并向笔者分享她的烦恼,希望笔者给予她一点意见。意想不到,笔者告诉她,她所谘询的对象是错误的。因为她这次是否出售物业所得的利润要交税,是移民问题。而根据笔者所理解,她出售物业所得的利润可以全部保留,她大喜过望便放心出售物业,最终税局亦认同出售物业所得利润全部归她,可以说是失而复得。

读者看到以上的真实故事会发现,它们的发生本来是可以完全避免或改变其结果。有些人寻找专业人士帮助时,找错对象。笔者认识很多商业移民申请人,找会计师为他办理商业移民签证,最终生意失败,签证也落空。据笔者理解,会计师的专业是做账、报税等问题,生意的经营及申请签证根本就不相关。就以上面提及的旧客户故事;她最初是问道于盲,先请教一名房产代理,再请教一名会计师有关她在澳洲居住时间不足而影响出售物业时,是否需要交付利润所得?幸运地,最终她与笔者见面并分享她的烦恼,笔者才有机会向她解释,最终她省回不应该付的税项。

笔者从业多年替很多人解决了难以处理的问题,无数家庭得以在澳洲团聚,虽然不能做到尽善尽美,但是假如读者有移民法律上的问题,可以联络笔者查询。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