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长专列海选服务员 高官美色特供何时休

又一次,全国首长专列招聘的消息成焦点,据说,这是2020年中铁总公司招聘首长专列乘务员之后的又一次补选。 

招聘条件依然是18岁到21岁,女性,要求形象气质佳,普通话标准,声音动听,翻译过来的意思就是要长得漂亮加声音甜美。 

和往年一样,全国15个铁路局全力投入,全国铁路、航空类职业院校上上下下趋之若鹜,活色生香、活泼、严肃,但招收人数不足20人。其突围难度超过清华和北大。 

其实这些年来,铁路总公司,包括它的前身铁道部,从成立之后几乎每一年都在为中央首长们挑选专列乘务员,并且一直延续到了习近平的“新时代”。近年来,更是各种幺蛾子乱飞,地方官员、铁路官员,甚至是职校头头们,都从中揩油。 

比如,包括南宁、成都等地铁路局的老大们,不止一次去甚么航空职业学院为首长们先期把关。至于已经入职首长专列的乘务员,更是成为学校和地方政府和铁道机构的宝贝,一些省市大员们,也会找机会去入选乘务员家中走访,以此向领导战斗过的地方致敬。 

职业不分贵贱,乘务员能被官员青睐,看起来是对底层劳动者的尊重。但我不小心手一抖,就看见北京铁路局,成都铁路局职工,郑州火车司机维权被迅速打压的消息。他们维权也仅仅因为薪酬低到难以养家。 

都是铁路职工,为何铁路不同酬?看一下他们各自服务的物件,基本就明白了。 

能成为专列乘客的,必须是副国级以上,比如,国家副主席,全国人大副主任,甚至全国政协这种带有喝盖碗茶的机构,连副职也没资格坐专列。中国有句老话,宰相门童四品官。那些能搭上首长的专列服务员们,瞬间就能一步登天。 

比如,首长专列中,还有个叫张玉凤的女乘务员,因为深得毛泽东的喜欢,升级成毛泽东的生活秘书,一度差点成了政治局委员。至于几十年来外界风传的她和毛泽东的情色故事,我没证据,不置评。 

但从延安时期高干清一色的娶嫩妻的党的性特供先例看,这事也不是空穴来风。 

按常识这就是不要脸的老流氓强吃嫩草,但在党的逻辑里,则是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浪漫情怀。要点脸好吗? 

所以,从党的老流氓普遍吃嫩草,我们能清楚地看到首长专列的内在逻辑,首长专列乘务员的主要功能,就是让首长们赏心悦目。而地方和铁路头头们则关心的是,她们让首长身心愉悦了,也许随手就能赏自己一顶更大的乌纱帽。 

其实不仅仅是铁路需要首长专用乘务员,人民大会堂、钓鱼台国宾馆、中南海,都有首长专用服务团队,也是清一色的美貌、低眉顺眼,但又必须风情万种的女人,也无一例外的是从全国各地,经过层层严苛的筛选,政治审查,最后才万里挑一入职。 

多年前,我也认识一个通过了初选,到北京参加为“首长服务”的职中女生,说到其中一项和空姐面试相同,应试者要穿著比基尼让考官们逐一挑选,名目说是要检查全身无纹身和疤痕。 

这就让我纳闷了,身上的疤痕碍著谁了?难道首长让她们裸体服务? 

首长也是人嘛,还是老男人。是吧? 

这让我想起了封建帝王的选秀,要求秀女们必须是乌发蝉鬓,明眸流盼、朱唇皓齿、玉指素臂、细腰雪肤,肢体透香。 

虽然中国人名义上赶走皇帝已经109年了,但这些帝王特权的套路一点也没消失。但悲哀的是,这些经过各种折腾,甚至是带有屈辱性质的审视才得以获选的女孩和她们的家长,并不觉得是一种羞辱。 

比如,2013年陕西一所铁道学院的学生周君蕊获选时,全校敲锣打鼓的欢送,两年后,又应邀高调的回校为学妹学弟们做报告,都显示她们把当让首长舒心的丫鬟,当成了一种莫大的荣耀。 

在社会固化已成常态,即便是北大、清华的平民子弟也突围无路的严酷现实下,我们似乎也无法对她们的屈服和迎合指手画脚。 

但我还是想提醒一下周君蕊们,你们知道薄熙来的红颜知己、原大连电视台美女主播张伟杰,著名歌星汤灿的下落吗?这些年来,我一直想找到她们聊个天。

(全文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