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碎蛋壳公寓 那个公开发退团宣言的孔杰还好吗?

去年12月,刚刚从大学毕业的孔杰,怀揣美好的梦想踏入社会。就在他准备大展拳脚之时,其居住的蛋壳公寓爆雷了。交了房租的孔杰被房东赶出出租屋,一夜之间“无家可归”。回想从大学到踏入社会的种种困惑和遭遇,他写下振聋发聩的“退团”宣言。两天后,孔杰的朋友联系不到他,网上发寻人启示说,现在人(指孔杰)已经联系不上,他的微博号还在更新,手机型号却和他之前的也不一样,他平时用iphone的,微博却是华为手机发的。近日,一些网友在社交媒体询问孔杰近况,他的那份退团宣言也再度于网络流传。不过一些网友表示,至今没有孔杰的消息。

孔杰所写的《蛋壳公寓受害青年的退团宣言》全文如下:

公民们好,我叫孔杰,是广东工业大学华立学院的一名学生,2017届。

关于蛋壳的事情,我不想再说一次,大家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我在学校读几年书了,每次的思政课,形势与政策课从大一上的大三,他们总是试图告诉我们,我们生活在怎样的一个国家里,据说我们国家有宪法保障下的言论自由等各种公民权利,据说这个国家是人民说了算,据说这个国家是一个法治的社会,据说中国共产党一心一意为人民服务,据说青年是这个国家的未来,据说我们是政权的接班人。

现在我明白了,我其实活在一个不能生气的国家里,被坑的是我,我不能问,不能骂,不能伸冤,不能生气,甚至不能出远门,这就是一个光荣共青团员在自己国家得到的待遇。 

现在我宣布我不想做共青团员了,我也不想做大学生更不想做什么狗屁接班人,我想做一名公民,只想拿回自己应得的权利,不想接班你们虚伪的事业。

共青团,你曾经为蛋壳站台,我以你为耻,欢迎开除团籍,垃圾。

如果你们觉得我说错放马过来,但在这之前我要继续骂。

首先华立学院,三年以来我受够了,你们的学生会全是走狗和假官,办事能力不足,应酬饮酒有余,你们的学校管理层都是垃圾,全是垃圾,学生坠楼死亡当没事发生,你们的老师全是ppt复读机,你们把学生当成赚钱工具,每个学期不同学费,你们的学风差到能让男生进女生宿舍做爱,却不要脸地往外开分校浪费土地资源,真系唔死都冇鸠用。

华立,我以你为耻,欢迎开除我,垃圾。

最后还有你,中国共产党,你没有兑现任何承诺,你们把什么自由民主公正法治贴能大街,说着最漂亮的话, 欺压着最无力的群体,包括我们这些学生,你们的宣传标语,只会造成塑料污染。你们的共产党员呼吸都是浪费地球空气,欢迎抓捕我,垃圾。

我不怕任何报复,我话放在这里欢迎抓捕,欢迎把这篇文章实名传播,我不想匿名,我不相信诚实有罪。

孔杰,2020年12月17日发表于朋友圈。

孔杰退团宣言
孔杰退团宣言(网络图片)

 

寻找孔杰
寻找孔杰 微博截图

据公开资料显示,蛋壳公寓母公司是2015年1月成立的紫梧桐(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截止2019年11月30日,共计在13个城市运营,管理超过43万间公寓。蛋壳官方网站上这样介绍自己的服务。“诚信签约,稳定长租”,“0中介费,拎包入住,省时省心”。还用租金贷款的方式与银行合作,引导租客办理贷款提前向公寓管理公司支付一年的租金,再由租客每月偿还银行贷款。租客每月按时向银行交租金,但蛋壳公司并没有按期把房租转付给房主。没收到房租的房东被迫将租客赶走。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