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未来的移民制度?

COVID-19大流行促使人们呼吁对在澳大利亚非法工作的移民实行签证大赦。但回顾一下政策历史,就会发现澳大利亚很少提供任何形式的移民特赦。无论是对非正常居留者、签证逾期者,还是违反签证条件工作的人。这些例子都是几十年前的事,当时的移民和签证制度与现在相当不同。

在2021年时,国家党、学术界和国家农业劳动谘询委员会的农业劳动力战略报告就签证方面提出大赦的建议。主要是为了应对COVID-19大流行病的影响,农业部门的工人短缺,当时,他们提出如果人们害怕被驱逐出境,他们可能不愿意来接受COVID-19疫苗接种。

但这个想法已经被前任政府高级官员和公共服务官员拒绝,包括前内政部长迈克尔-佩祖洛在2021年3月的参议院听证会上说,大赦会“破坏”澳大利亚签证系统的完整性。但是,澳大利亚以前是否尝试过这种大赦?

1974年、1976年和1980年,澳大利亚对签证逾期者或其他非正常入境者进行了全面赦免。这些计画使某些类别的“非法入境者”有机会在规定的时间内申请永久身份,只要他们符合健康和品格要求。这些计画背后的理由,通常是为了管理可能受到剥削、存在健康问题或包含犯罪因素的无证人口。公众对“非法入境者”人数的看法以及对以前解决这一问题的措施失败的看法也是因素之一。

读者要知道澳洲的移民政策是经常修改的,有别于1974年、1976年和1980年的大赦,有不少的特赦,特别是1984年,1988年,1993,1994年和2008年,特别是1994年推出的移民法规,实现了有详细移民法规可以依靠,不像以前,移民官员对移民政策作出不同的个人解读,错漏百出。在2008年更颠覆多年来的移民计分制度,从依靠国家统计局得出的所需技能人材来吸收移民,到政府官员凭自身的调查来制定移民目标,大家明白当政府官员过份参与移民项目,问题便会出现,现时的情况是半技工人严重缺乏,很多生意已经因找不到员工而关门,近日昆士兰一家大型建筑公司也宣布,它们找不到足够建筑员工因而不能履行承诺完成合同,将会倒闭。

在2022年9月2日,内政部长克莱尔.奥尼尔议员宣布对澳大利亚的移民制度进行全面审查,以确保其更好地应对现有的挑战,并为未来几十年设定明确的方向。

部长已任命三位知名人士来指导澳大利亚移民制度的审查。这项审查将为一项战略提供信息。澳大利亚未来的移民制度》(简称《战略》)。

* Martin Parkinso博士AC PSM

* Joanna Howe博士

* John Azarias先生

该战略将确保移民系统为澳大利亚的国家利益服务,并对澳大利亚工人的技能和能力进行补充。它将确立澳大利亚移民制度所依赖的核心原则,并指导未来的改革。该战略将著重于提高澳大利亚的生产力。该审查的书面意见在2022年12月15日已经截止,知名人士计画将在2023年初向政府报告,而澳大利A亚政府就会根据报告的指引制定新的移民计画。

根据笔者多年从事移民法律经验,每一次大改革都会带有一些优惠政策,1988年的政策便容许逾期居留人士在1990前(后来延到到1993年)要提出居留申请,假如不愿意申请,在某段时间内自动离境,澳洲政府不会留下任何逾期居留纪录,不予追究,离境后可以随时申请签证再回来,但是很多提交申请的人,幸运地都取得永久居留。

而在1993年更推出新政策;所有在1993年前,曾经申请过保护签证的申请人,只要满足英语及技能或高等学历要求也可以申请永久居留。当时数万名逾期居留人士受惠于这些政策,都成功获得816永居签证。笔者希望在澳洲有技术,有亲人,有生意,有报税又或是居留多年有特殊需要的人士,能把握这次移民政策大改革的机会,不要再等“运到”。

以上专栏是由澳洲移民法律谘询Stanley CHAN提供

Stanley Chan 澳洲移民及法律谘询               

澳洲移民代理注册号码 MARN: 0430097(Chan)  

Melbourne Office墨尔本办公室:               

Suite 3, 49 Wadham Pde, Mount Waverley VIC 3149 Australia         

谘询电话:+61 3 8833 7288             

Mobile手机:+61 0 444 522 514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