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山评论】“浩哥”之死——职场“顶级马屁”引发次生灾害

上海有个老板叫陈浩,新年会装模作样,也来个新年贺词。他人称“浩哥”,是一个名为美容美发上海文峰全国连锁经营集团的创办人。近日,“浩哥”的麻烦终于来了。“浩哥”秘书的一篇“顶级马屁”文章(国内称“彩虹屁”)引发了官方对“浩哥”立案调查。

记者查阅文峰集团官网,发现该网站已被停止运行,此前发布夸赞文峰创始人陈浩文章的微信公众号《今日文峰》亦已无法搜索。按照党的惯例,如果不出意外,这个文峰集团有可能成为近年来首个被马屁拍死的企业。事实上,一个靠门店和培训维持的服务型企业,一旦被党国拿来示众,基本上也就难有生机了。

文峰美容美发连锁经营是不是有违规经营我们先不说,但平心而论,文峰这个秘书其实也没甚么被党视为大逆不道的文字,比如,自由、民主、人权啥的,充其量,也就是秘书称老板“浩哥”开了天眼,掌握了万事万物的规律,是首屈一指的三百六十行状元大满贯。对于这群从不抬头看天,只愿意低头吃食的人来说,这顿抽似乎有点冤。

但我只能说,这下抽来得很正常。

这个上海最大的美容美发老板的秘书显然不知道,在人治的环境里,甚么关于开天眼,天下首屈一指,宇宙第一统帅,动不动就为人类指明发展方向之类的话,只能是用于歌颂皇帝老儿的,这话术用在普通人头上就叫僭越。就像皇帝时期,黄色就只能是帝王家专用色,别人用了就会杀头。

君不见仅从2015年11月到现在,习近平就已经分别为股票市场、民营经济、未来互联网发展、农业供给改革、联合国的未来、人类共同体等指明了方向。这秘书不知道一山不容二虎,一国不容二君的道理吗?

更让上海官家胆寒的是,这个理发店老板,还搞出了一个《今日文峰》随时发布老板的语录。迄今为止,除了孔子,也就是只有毛泽东曾语录满天飞,而习近平虽然也正在效仿,毕竟还在害羞之中,犹抱琵琶半遮面。

不要以为100多年前中国最后一个皇帝滚蛋了,就没有僭越之罪,只要万寿无疆或伟大英明之类的玩意还在,这个僭越的口袋罪就从没消失。一个小小的理发店老板的跟班,和新时代第一马屁精李鸿忠抢甚么风头?所以,溜须须谨慎,拍马有风险!当戒!

但仔细一想,此事也不仅仅是一个笑谈,至少也催生了一点可思考的空间。比如,党的恐惧!

整齐划一的鼓掌、欢呼,企业员工高度统一行为模式,在权力者眼里本身就是组织化的证据。在特定的时候,一场集体马屁秀和纽伦堡集会上的举手礼、大泽乡陈胜吴广反贼的起义,可能只有一步之遥。

所以,一个充其量也就是个笑料的马屁,但却触雷霆之怒,并导致各级官吏闻风而动,只有一个原因——马屁可能是问题,但组织化一定是原罪。

其次,党的尴尬!在中国,无论官方还是民间,有独立法人资格的企业、机构,关起门来做皇帝是一个常态的现象。文峰的秘书的一个彩虹屁,只是将这种常态化的溜须拍马之风,以及其背后的祸根权力垄断再次摆在了聚光灯下。

比如,同样是刚曝光的上海小红楼事件,老板赵富强可以任意将旗下女员工变成性奴,并以此贿赂权力人士。赵富强在上海杨浦区将一处红砖建筑设置为招待所,坊间就称之为“上海小红楼案”。不过,文峰“浩哥”与赵富强的区别在于,网民们可以肆意在网上嘲笑理发店老板,但却不可以热评性贿赂官员的赵富强。至于张高丽这样的待遇,就更是这个上海理发店老板做梦也想不到的待遇。 

(全文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