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岐山口服心不服 接班人有四种可能

中共二十大前,有关中南海高层换届,谁进谁退的话题正热。但鲜有人关注:谁将接替国家副主席王岐山

王岐山本来在习近平第一任期担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和中纪委书记,掌管反腐,为习清洗政敌,拿下大批以江派为主的高官,甚至直逼坊间认为最腐败的江泽民和曾庆红。

当时外界传说习、王二人早年当知青时曾同盖一床被,以致后来结成政治盟友,王岐山对习的重要性甚至高于中共二号人物、总理李克强,一时号称“习王体制”。

不过,留任呼声颇高的王岐山,在中共十九大上退任常委和中纪委书记。在2018年3月,王岐山接替比他还要年少两岁的李源潮出任国家副主席,成为1998年以来首个没有任何中共党内职务的国家副主席,官方排名在七常委之后,被称为“第八常委”。

王岐山的特殊任职模式

王岐山就任国家副主席打破了职务惯例。

根据现行中共宪法规定,副主席协助主席工作;受主席的委托,可以代行使主席的部分职权;在主席缺位的时候,由副主席继任主席的职位;副主席缺位的时候,由全国人大开会补选。

中共国家副主席职务主要负责的是礼仪性外交工作,至于拥有实权与否则要取决于担任者在党内的地位和职务。

1954年起,首任中共国家副主席是朱德。文化大革命爆发后时任国家主席刘少奇失势下台,当时两位副主席宋庆龄和董必武没有按宪法规定继任主席,只是名义上代行权力。1975年取消国家主席和副主席的职位。1982年重新恢复。2018年中共人大通过宪法修正案,废除国家主席和副主席连任限制,但没有增加任何权力。

一般认为,中共的国家副主席职务惯例成形,是从1998年开始,历届有5名国家副主席,分别为胡锦涛、曾庆红、习近平、李源潮和王岐山。

其中,胡锦涛、曾庆红、习近平三任国家副主席因兼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共中央党校校长三职而握有实权。另外,胡锦涛、习近平作为“储君”,在其国家副主席任期后半段兼任军委副主席,随后接任党魁。

2013年李源潮任国家副主席,他只是政治局委员,且中央党校校长一职另由刘云山出任。

无党职的王岐山任国家副主席,则彻底打破过去20年来的人事惯例。

王岐山接班人的四种可能

中共国家副主席是名义上的习近平副手,下届会由谁担任?也就是说,谁会接替王岐山?

需要说明的一点是,如果今年68岁的习近平在中共二十大获三连任,中共所谓的“七上八下”的高层任职潜规则(67岁可上,68岁要下),等同变成废纸。但1948年7月生的王岐山,毕竟到明年3月已超过74岁,他又并非习近平,不太可能续任。

第一种可能,就是如果中共二十大有习近平接班人出现,此人可能走胡锦涛和习近平当年的模式,担任政治局常委兼国家副主席,并备位二十一大接班。

换句话说,习近平是否真的规划终身执政,就看中共二十大是否有接班人浮出。观察重点就是,若下一任国家副主席能够同时担任政治局常委,且年龄在60岁左右,外界便可大胆想像了。

第二种可能,再度由握有实权的政治局常委担任,就是曾庆红模式。这种情况可能由刘鹤升任,或是栗战书担任。但栗战书明年已72岁,有点老,而且据说他喝酒较多,身体不好。

这种模式可能性不大,因为习近平还会继续强化集权,不可能容忍副手是握有实权的政治局常委。

第三种可能就是李源潮模式,再次由一名政治局委员担任国家副主席,刘鹤、陈希这两名习的亲信都有可能。至于传闻不获习近平喜欢的胡春华,如果无法入常,也有可能走李源潮模式,接替王岐山。

第四种可能是继续走王岐山模式,将现在其中一名政治局常委和委员,解除党务后成为习的副手,失去实权后,自然对习毫无威胁,这种情况,李克强、汪洋、韩正、刘鹤都有些可能,但韩正的江派背景可能是障碍,李克强和习近平不和已久,可能自己选择全退。

王岐山口服心不服

王岐山在2017年十九大和次年的两会之间,出现诡异的一去一回的仕途安排,其内情早被认为涉及中南海一场政治交易。据信,习近平为在十九大上确保定于一尊地位,以及为在次年修宪破除连任限制,下令王歧山收兵,解除“兵权”。本来王岐山可以抓捕大小“虎王”江泽民和曾庆红,结果功亏一篑。

王岐山在过去五年实际上已逐步被边缘化。与美国政商界密切,对中国政治经济治理还颇有一套的他,在中美大打贸易战期间,并未起什么作用。只是不时在国内国外走走看看,放放空话。

王岐山疑似因心理落差大,曾数度公开抱怨。

2019年1月23日,在世界经济论坛2019年年会上,王岐山致辞时按中共惯例照著演讲稿念,并调侃称,“读稿子的人就是低头念完就算了。”

2019年7月1日在中南海会见墨西哥外长埃布拉德时,王岐山再声称,自己的工作性质是“做一点礼仪性外交”。

2021年4月20日,王岐山在博鳌亚洲论坛开幕式上,称自己是“临时主持人”,只是为习近平的致辞“报幕”。

不仅如此,这两年习近平和王岐山关系破裂的迹象显现。

2020年,与王岐山密切的红二代任志强因批习被捕、判重刑,其中纪委旧部董宏也落马。2021年初,与王岐山渊源甚深的海航集团宣布破产,被政府接管,意味著这一原属王岐山家族的利益地盘被习近平接手。

特别是中共巡视组原副组长董宏今年1月28日被判死缓,官方指其贪近5亿,涉贪的轨迹则紧随王岐山在海南、北京以及中纪委任上,不难想像对王岐山有所敲打。

经历了这么多,王岐山表面上还对习近平歌功颂德,三呼万岁。

据中共官媒报导,今年3月5日下午,王岐山参加他所在的中共全国人大会议湖南代表团审议,由副总理胡春华陪同。

王岐山在这次会上吹捧确立习近平核心地位和习思想“指导地位”的所谓“两个确立”,称这是中共的“最大底气”,云云。

2021中共全国两会,当时就传与习近平不和的王岐山,也在参加湖南代表团会议发言中至少八次提到习近平,称要“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等等。

中共既有内斗传统,也有两面派传统。那些出位表忠者,未必出于本心忠诚,或是口服心不服,或是口蜜腹剑。从党鞭地位跌落还被习敲打的王岐山,应该也一样。

(※作者为自由撰稿人,全文转自上报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