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库暴露161名澳人去上海时被监视

黑客攻入一个上海安全数据库,发现有161名澳大利亚公民(包括一名前情报局长、政府官员和商业领袖)在去上海时被标记为监视对象。这个被提供给澳洲安全官员的数据库揭示了中国大规模监视系统的内幕。澳大利亚当局正在调查对于澳洲公民的监视是否出于上海市公安局的指令。

据ABC报道,有人于2020年年底侵入了一个无保护服务器,名为“维吾尔恐怖分子”,从中发现了超过110万个上海公安局的监视记录。该数据库包含上海公安局感兴趣的被监视人员列表、线人的报告、面部和车辆识别照片以及移民数据。记录还包括对成千上万的维吾尔族人的监视和询问,其中一些甚至只有5岁。

这些数据已被提供给澳大利亚安全官员、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和国际上的一些媒体组织,提供了罕见的机会来详细了解中国的大规模监视系统。

该数据库自2017年以来记录了5,000多名外国人的护照详细信息和照片,这些照片是他们在上海旅行时被拍摄的。其中著名和有影响力的澳洲人有前大使、国家评估办公室情报分析机构负责人Geoff Miller。还包括负责技术创新的Telstra高管;NAB一位高级数据安全顾问;全球枪支巨头;全球咨询公司安永会计师事务所的合伙人;上海国际精英学校的校长;澳大利亚中国传媒集团的中文媒体公司董事;澳大利亚最大的牛肉生产商澳大利亚农业公司的高级主管等。

这个数据库已被提供给了总部在堪培拉的网络安全公司Internet 2.0。该公司首席执行官Robert Potter告诉ABC,这个数据库似乎是更大数据库的一部分。中国的大规模监视系统的比民主国家要大得多,也先进的多。“它展示了中国如何在其法律和政治控制的范围内广泛地搜集所有数据。”

令澳大利亚当局不解的是,为什么2018年有161名澳洲人在通过上海浦东国际机场的出入境检查站时被标记,尤其是该数据库还包括几个澳大利亚儿童,有些甚至只有两岁。当局正在调查是出于情报目的还是更广泛的数据搜集。

Geoff Miller于与妻子2018年9月去上海旅游一周,而媒体周刊(Mediaweek)的共同所有人Janis Manning仅去上海停留了一天就被加进了数据库。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高级分析师Samantha Hoffman认为,这些记录是中国正在开发的更大的公共安全和监视系统的一部分。“我看到的证据表明,在中国其他城市和省份也正在以标准化的方式开发相同类型的系统。”

“尽管这些数据的是一段时期内的信息,但它显示了外国人通过该国时怎样陷入中国的监视状态。尽管没有明显的证据表明为什么对这些澳大利亚人进行标记,但它说明了在将来,任何人在中国都有被追踪的风险。

Hoffman认为,这些数据将被加入中国的“天网”监控系统中,该系统将在全国范围内连接面部识别摄像头,公共安全数据库,命令和控制系统以及威胁情报。

人权观察组织中国区主任Sophie Richardson表示,该数据库“进一步证明了中国政府在人不知情的情况下,从人们那里搜集大量数据”。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