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薪低于2澳元!新报告指外籍农场工在澳受剥削

最近一份新报告揭示了外籍农场工在澳大利亚农场工作遭受不公平对待,有的工人时薪竟然低至2澳元以下。联邦反对党领袖Anthony Albanese带头呼吁尽早处理这一事件,否则没有澳大利亚人愿意去农场做时薪这么低的工作,那由于COVID-19疫情影响导致背包客等不能在农场工作而造成的工人短缺现象便将无法补救。

澳新网周五(19日)报道称,Albanese与来自中国内蒙古的农民工王学良(Wang Xueliang)、新州工会秘书Mark Morey一起提供了这份报告。

Albanese说,“这不是澳大利亚的做事方式。我们需要做得更好,需要现在就解决这个问题。”

该报告是基于对1000多个农场工作(农场入门级别工作岗位)招聘广告的调查和对工人的采访而做出的结论,该报告揭示了农场主们对农场工人的猖獗剥削和虐待。

报告发现,工人的工资低于澳大利亚最低工资标准,工人们还要被迫支付高价去住低于标准要求的房屋,甚至在某些情况下,工人们还受到种族歧视和性虐待。

王学良说,“食品生产工人被当作奴隶对待。” 他说自己曾在多个农场工作过,在过去的3年,他在澳大利亚各地的许多农场工作,负责采摘西红柿、葡萄、橘子、蓝莓等作物。王学良在新州北海岸的一个农场工作时,雇主只付给他每小时8澳元的工资,并希望他每天工作12小时,还没有周末。

王学良说,在他工作过的许多农场,他的收入中有很大一部分用于支付雇主要承担的租金,他经常和其他工人住在一起。

在一位翻译员的帮助下,王学良表示,“厕所不够多,不允许我们休息,蔬菜经常被人们的一些排泄物污染。”

新州工会的调查报告发现,负责收割的工人们拿着低于每小时2美澳元的工资,这情况并不罕见。

一名化名为“Fran”的女性说,她因为阿根廷血统而受到老板的虐待。“我听到老板对南美人做出负面评价,他基本上把南美人视为瘟疫。我的老板和他的朋友有着同样的观点,憎恨我们南美人民。”她在报告中说。

Albanese说,雇主们需要尽自己的努力确保剥削情况不会发生,特别是如果他们希望澳大利亚人接过,移民和背包客因COVID-19病毒大流行而被拒之门外后,空缺的农工职位。

“澳大利亚人不想为每小时2澳元工作,这并不奇怪,” 他还呼吁政府做好自己的工作。

“我们确实需要解决确保我们的农产品能够被采摘、农场经营顺畅的问题,但我们需要以一种方式来做,(这样)我们可以为我们生产的产品感到自豪,因为有许多农民在那里,绝大多数都在做恰当的事情。”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