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源因為曾力挺薄熙來而不被習近平原諒

《夜話中南海》專欄上周五刊登和播發的《習近平重判薄熙來只是為證明自己不是「阿斗」?》一文中,介紹了薄煕來主政重慶期間曾經有一本《重慶模式》出版,三名作者之一、頂着中國政法大學商學院教授頭銜的「紅二代」楊帆當時為中國經濟出版社所寫的《重慶模式》一書的序言,取標題為《中國發展的新起點、新轉折與新模式》。文中吹噓說: 「中國共產黨之所以偉大,原因之一,正在於她能夠一次又一次地將西人常以為截然對立、國人也多以為如風馬牛的對立面結合起來、統一起來,創造出一個又一個的奇蹟。……如今,中國共產黨又創造性地開始將『社會主義』與『市場經濟』結合起來、統一起來。『重慶模式』,就是社會主義與市場經濟結合得比較好的一個模式,是共產黨組織將自己的本性保持、發揚得比較好,而社會活力也比較充分迸發的一個模式……。」

如上內容刊登和播出之後,有朋友建議上網找來《楊帆坑苦薄熙來》一文借鑑。但就在此前一天,中共駐美大外宣多維新聞網剛剛對外宣布了關門退「市」的消息,它過去刊登過的所有文章都已經是只能搜索到標題了。

不過,幸好筆者手中還有楊帆他們的《重慶模式》一書。無需細讀,隨便翻看幾頁就不難發現為什麼會有人得出此書內容「坑苦」薄熙來的判斷。比如如下一段:

「歷史唯物主義認為:歷史是人民群眾創造的,『群眾是真正的英雄』,但作為人民群眾的代表,傑出人物對歷史的發展也起着獨特的巨大作用——雖不能決定歷史本身,卻能決定歷史事件。因此,說到『重慶模式』,就不能不說到帶領重慶各級黨組織、各級政府和3200萬重慶人民創造出這一新模式的重慶主政人——薄熙來。」當時的楊帆肉麻地吹捧說:「薄熙來是我們黨、我們國家很少的『個性官員』之一。為什麼『個性官』」少?從歷史上看,是由於受儒家思想的長期薰陶。儒家要求所有的官員都要遵禮教、守禮制,因此,官員的個性都被『吃』得乾乾淨淨,這是歷史基因,也影響着我們現在。從現實上看,每一個共產黨員都要講究高度的組織性、紀律性,這是共性。這本來是黨性的要求,但是這個共性與人的個性也形成一對矛盾,絕大多數官員的個性都被共性淹沒。薄熙來,則是把和共產黨人的共性和傑出人物的個性結合得比較好,並統一到較高黨性的我黨高官之一。個性突出,不管在何時、何地,自然都會有爭議。但人的個性的自由而充分發展,這本來就是馬克思主義的真諦,是社會主義發展的一個方向、一個本質、一個追求,又能與黨性統一起來,對黨,豈不是黨之大幸;對人,豈不是人之大幸!」

試想,把當時還只是中央政治局委員的薄熙來吹捧成中國共產黨的「傑出人物」,那把正準備接班胡錦濤的習近平往哪擺?把個「重慶模式」吹噓成「中國發展的新起點、新轉折與新模式」,習近平上位後的「理論建樹」還怎麼「樹」?

我們本專欄上周五刊登和播發的文章中,也還回顧了王立軍當年從美國駐成都領事館走出,被中紀委和國安部收押之後,交待的大量薄熙來的「政治罪行」之一就是他事實上是「目中無習」,當面表示尊重習近平,卻又在背後詆毀和貶低習近平。具體內容是,薄谷開來曾親口告訴他王立軍,說薄熙來曾問當時人在北京的薄谷開來說:「習阿斗要『君臨』重慶了,你是不是也要來見一見?」這就是為什麼,原來是胡錦濤下令抓捕的薄熙來,在習近平接班總書記之後居然沒有被從輕發落的主要原因之一。

但是,即使沒有薄熙來私底下貶低習近平為「阿斗」,暗喻他薄熙來本人即將成為「習阿斗」身邊「諸葛亮」的王立軍揭發內容令習近平怒火中燒,也已經有了楊帆等人的《重慶模式》一書對薄熙來的「大樹特樹」令習近平妒火中燒。

薄熙來被抓之後,楊帆曾公開發表評論說:「人們相信薄熙來,是因為他舉起了毛澤東的大旗」;「如果不舉起毛澤東的大旗,你就是無名小卒,誰會相信你?」(其實)「習近平大量使用毛澤東的詞句,更甚於薄熙來」。

整垮台了薄熙來之後,習近平於2012年11月召開的中共十八大上,如願接班胡錦濤,放心地把原本是非薄熙來莫屬的黨的「副總書記」的角色安排給了完全不會對他習近平構成半點政治威脅的劉雲山。接下來,所謂「肅清薄熙來流毒」的政治清算一直持續對他的司法審判。但是,被「肅清」的「薄熙來流毒」事實上僅僅是局限在所謂「組織路線」層面。其原因就是當時《紐約時報》刊登的一篇評論文章的標題所示 :《京整肅薄熙來,但不想傷及左派》。

該文章作者指出:對於黨來說,視馬克思和毛澤東為守護神的堅定效忠派,是可以放出來對付自由派聲音的看門狗。

但是,隨着黨遵循的政策創造出巨大的貧富差距和一個擁有巨大財富的精英階層,很多左派人士開始莫名其妙地把薄熙來當成了一座燈塔,儘管他穿着昂貴的西裝,在國外有商界朋友,他的兒子也在英國和美國的精英學校就讀。備受敬仰的「中共八老」曾在毛澤東和鄧小平時代輔佐黨的領導,作為其中一位的兒子,他想擠進核心機構政治局常委會,於是就把重慶作為櫥窗,展示其同時實現市場繁榮和社會主義平等的政策。

中國的許多極左派人士把他當成一個潛在盟友;他也就着手為自己打造新形象,吸引左派記者、作家和知識分子到他的封地來頌揚「重慶模式」,並與他一起唱紅歌。(他們視而不見,薄熙來的朝聖者之中還有資本主義的堅定捍衛者亨利·基辛格,後者在一次聯歡晚會上盛讚了薄熙來。)

《紐約時報》的這篇文章引述了中國「民間左派」的代表人物、北京教師張宏良的說法:「薄熙來的重慶模式顯示出,當前的系統可以用來恢復黨和人民之間的關係。」「重慶人過去常說,『共產黨已經回來了』。」在薄熙來倒台之後,一些左派人士轉而反對黨的領導層。「尤其明顯的是,許多原先支持習近平的人開始抱怨他。」

另外一位「民間左派」代表人物韓德強在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更是直指習近平上台伊始,即開始走上了「沒有薄熙來本人的薄熙來之路」。韓德強說:「公共標語上宣傳的,與薄熙來在重慶所做的事情一致。但問題在於,沒有薄熙來的薄熙來之路缺乏實質,這條路脆弱而虛偽。」

楊帆與張宏良等人,當時曾就左派網站烏有之鄉的創始權之爭公開翻臉。不過,相對於至今仍然還在以烏有之鄉為陣地,督促習近平一左再左的張宏良以及韓德強等人,當時自信是中國新左派代表人物的楊帆至少有他的底線,那就是不能復辟文革,更不能為文革唱讚歌。

當然,所謂的「新左派」只是相對於習近平上台之前的中共鄧小平路線的「右」而言。現如今的習近平路線和政策早已經左得令楊帆自嘆弗如,令張宏良和韓德強等人歡欣鼓舞。

實際上,奠定了習近平終身執政的「法理」基礎的中共十九大開過之後,楊帆曾被身邊友人逼問對習近平路線的評價,楊帆只回答了4個字:「始料未及」。

2012年11月的中共十八大上,習近平接班胡錦濤的同時,同為太子黨重要成員的俞正聲和王歧山同進政治局常委會。一年多後,當有記者問楊帆「究竟有沒有習近平王岐山、俞正聲鐵三角這個說法」的問題時,楊帆的回答是:「以前,確實是這樣,他們都奉薄熙來為二哥。原來的薄熙來、習近平、王岐山,俞正聲、劉源這些人確實是存在相當密切的關係。從我對他們的了解看,他們確實有想挽救黨國的意思。實際上,薄習之間也沒有什麼大矛盾。」

楊帆在這裡特別提到了劉源,可能是有為劉源不為習近平所用而遺憾,甚至為劉源抱屈的意思。

也就是在那段時間裡,網上出現一篇標題為《薄熙來習近平早就是「同學」》的文章,說的是黨政軍群等關鍵崗位上遍布「紅二代」身影,彼此間多年相識、交往和聯姻,他們人脈關係盤根交錯,是一群能和習近平「掏心窩子」的人。早在在1979年到1980年期間,年輕的習近平曾參加過一個由「紅二代」組成的學習小組,每兩周舉行一次學習,旨在更好地了解時局變化。學習小組成員包括習近平、胡耀邦女婿劉曉江、劉源、陳元,以及薄熙來的弟弟薄熙成等。

關於這個所謂的「學習小組」的更詳細內容,可參見我們《夜話中南海》專欄過去刊登的《一張太子黨的「全家福」告訴了我們太多太多》一文。

除了如上點出的名字,還有一個王歧山。小組主持人胡石英還特別強調,習近平和王歧山如今上台伊始即一再公開表演的脫稿講話的能力,都是當年因為他胡石英的提倡才被訓練成如今這個樣子的。

也許是為了對外證明自己所言不虛,胡石英最近又指使手下故作不經意地把一張題為《胡石英院長與習近平副主席、王歧山副總理、劉源上將等一起成長的兄弟姐妹》的太子黨聚會合影「隨便」貼到網上。照片中除上述四人,還有習近平夫人彭麗媛、陳雲長公子陳元,以及薄熙來胞弟薄熙成等。該照片拍攝地點是北京浙江大廈的主宴會廳。照片的第一排是陳元居中,左右兩邊分別有彭麗媛等數位貴婦;第二排是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習近平居中,左右分別是胡石英和王歧山。劉源和薄熙成則並列在最後一排。

該照片的拍攝時間是2006年的某一天。後來發生的故事就是習近平入常、薄熙來入獄;習近平接班、王歧山入常;陳元榮升、劉源「榮退」。

早在1988年初就當選河南省副省長,而後又「民轉軍」,進入武警序列,後又脫下警服換軍裝的劉源,晉升為正大軍區級的時間是2005年,也就是習近平在北京浙江大廈以浙江省委書記身份作東,宴請他劉源和一票太子黨兄弟姐妹的前一年。劉源的官職已經由解放軍總後勤部副政委,晉升為解放軍軍事科學院政委。

如此說來,比習近平年長兩歲的劉源晉升地方副省部級的時間,要比1993年底才晉升福建省省委常委的習近平早了將近6年;晉升至相當於地方正省部級的武警總部副政委的時間是1998年,也比習近平晉升福建省長的時間早了一年多。

而到劉源年近65歲,被宣布完成總後勤部政委的5年任期時,他已經在不同的正大軍區級官位上任職了兩個5年還多幾個月。所以僅僅是「論資排輩」的話,在退役之後被犒賞一屆副國級「二線」職務,在黨內黨外已能服眾,更何況他還有前國家主席劉少奇之子這一最高規格的紅二代背景。

當時的鄧小平兒子鄧朴方已經完成了一屆全國政協副主席的任期,陳雲的兒子陳元正在全國政協副主席的任期當中。但是,就是因為習近平對他劉源曾經的挺薄言行一直耿耿於懷,到底還是否決了江澤民和胡錦濤對安排劉源出任一屆全國政協副主席的建議。詳細的故事內容,留待本專欄的下篇文章介紹。

 (全文轉自自由亞洲電台)

關注時事,訂閱新聞郵件
本訂閱可隨時取消
發表評論

您的郵件地址未經允許不會泄露給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