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辯論簽證禁令 中共若侵犯台灣 將有先例可循

持續6個月的俄烏戰爭,仍然是歐盟外交政策的優先事項。8月30日和31日,在捷克布拉格舉行的歐盟外長會議上,一些東歐成員國推動的俄國人簽證禁令,將是首要議題。歐盟官員29日表示,可能會同意收緊對俄國人的簽證發放,並開始就更廣泛的旅遊簽證禁令進行辯論。

歐盟國防部長們,也於29日和30日,在布拉格舉行會議,討論為烏克蘭設立歐盟軍事訓練任務的方案。

包括英國、美國在內的一些北約國家已經訓練烏克蘭軍隊一段時間了,主要是讓他們能夠操作西方國家提供的武器,幫助其對抗俄羅斯的入侵。

收緊簽證

一位歐盟外交官29日表示,外長們可能原則上同意暫停與俄羅斯的簽證便利化協議,這意味著俄羅斯人將為歐盟簽證支付80歐元而不是35歐元,而且還將面臨更漫長的程序。

擔任歐盟輪值主席國的捷克,已經停止向俄羅斯人發放常規簽證,並推動在歐盟範圍內禁止向俄國遊客發放簽證,這一想法主要得到波羅的海國家的支持。

然而,德國和其他一些成員國,以及歐盟外交政策和安全主管博雷爾(Josep Borrell),反對這一舉措,認為它可能違反歐盟規則,並切斷俄羅斯持不同政見者的逃生通道。

歐盟消息人士說,可能會進一步討論如何實行簽證制裁,而且可能對家庭成員、民間社會代表或學生有例外。

立陶宛外交部長藍斯柏吉斯(Gabrielius Landsbergis)表示,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宛、波蘭和芬蘭都與俄羅斯接壤,如果歐盟沒有就全歐的禁令達成一致,它們可能會自行採取行動阻止遊客。

藍斯柏吉斯表示,由於莫斯科入侵烏克蘭後,俄羅斯和歐盟之間的直航被暫停,因此俄羅斯人大多通過這五個國家的陸地邊界進入歐盟。

8月中旬,愛沙尼亞向5萬多名先前持有簽證的俄國人關閉了邊境,這是歐盟第一個這樣做的國家。

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8月早些時候呼籲西方,對俄國人實施全面的旅行禁令,引來莫斯科的憤怒斥責。

哪些簽證會受限制?

簽證、邊境和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專家塔利斯(Benjamin Tallis)表示,沒有人說要禁止所有俄國人進入歐盟國家。但關於哪些簽證會受到影響,他提出了一些預測。

首先,簽證禁令必須針對C類申根短期簽證。這是最常見的簽證類型,允許進入申根區,並在任何180天內停留不超過90天。它可以是單次/雙次/多次入境的旅遊或商務簽證。

因為這種簽證允許在申根國家之間流動,所以,目前俄國遊客使用這種簽證進入芬蘭和愛沙尼亞,然後到申根區的其它國家,規避針對俄羅斯的航班禁令。

還有兩種其它類型的簽證:D類長期居留「國家」簽證,允許在申根區停留長達1年,並可在申根區移動,作為旅遊或個人訪問、專業活動(如研究)、學習、培訓或實習、家庭原因。但它是根據本國條件而非申根條件簽發的。

因此,儘管這種簽證允許在180天內(在1年的總期限內),在申根範圍內流動90天,但各國可以自行制定條款,將俄國人或其他人排除在該簽證之外,而不需要在歐盟達成共同協議。

還有一些特殊簽證,只在「有限領土」上有效,即簽發籤證的特定申根國家的領土。與簽證禁令有關的最重要的是「人道主義簽證」,針對受到暴力/迫害威脅的人,它將是俄羅斯反對派人物離開的一個關鍵選擇。

人道主義簽證可以,而且通常是,在大使館和領事館快速辦理。其它申根簽證(3/5年多次入境)與簽證禁令關係不大,因為它們是用於長期定居的,但應該仔細考慮發放對象。

進入歐盟國家的其它選擇是,國民居留和工作簽證,這些由各個國家決定(就像D類簽證一樣)。

簽證禁令的意義何在?

塔利斯認為,簽證禁令將支持烏克蘭,縮短戰爭時間,普京指望著歐盟的承諾會削弱,但簽證禁令表明,歐盟將長期參與並願意承擔代價。

加強歐盟國家的安全和復原力,有效地將普京政權的間諜拒之門外。通過幫助烏克蘭,也在幫助歐盟自己,因為俄羅斯是歐洲安全的頭號威脅,必須被打敗。在這之前,歐盟必須提高警惕,防止俄羅斯人到歐盟國家旅行帶來的安全風險。

利用歐盟的力量來維護自己的民主制度。阻止俄羅斯享受歐盟的民主社會的同時,卻在破壞歐盟社會。並向公民表明,已經受夠了單槍匹馬與專制國家作鬥爭的日子。

問與答

問:這不是「同意或反對的邏輯」嗎?

答:是的,這也是打仗和贏得戰爭的一個重要部分。正如俄國問題專家兼作家加列歐提(Mark Galeotti)所說,現在有兩場戰爭:一場在烏克蘭的軍事戰爭;一場是俄羅斯和西方之間的政治、經濟戰爭。

西方必須堅守陣地,在政治經濟戰爭中取勝,這樣烏克蘭才能贏。歐盟必須認識到,俄羅斯是一個危險的敵人。

問:這不是搞集體懲罰嗎?

答:不是,所有的移民制度都是以公民身分為主要依據的。這比經濟制裁更有針對性,因為它專注於中上層社會。

問:這會懲罰俄羅斯的反對派並阻止他們出來嗎?

答:不會。他們不是主要關注點,烏克蘭才是。與烏克蘭人遭受的相比,這方面的任何不公正都是微不足道的。

雖然他們反對普京,但他們的立場是甚麼往往不太為人所知。但他們有其它方式離開,他們最好的選擇,就是移民,用自己的腳投票。

反而是,歐盟應該防止為人道主義目的而濫用旅遊簽證,應該增加現有的、經過嚴格審查的人道主義和移民渠道。

問:這會被俄羅斯的宣傳人員利用嗎?

答:反正他們想說甚麼就說甚麼,從威脅要用核彈攻擊西方,到把德國總理蕭茲比作希特勒,俄國宣傳員都說過。

問:會不會損害俄羅斯的變革力量?

答:不會。因為那裡的人民沒有足夠的願望來實現變革。數以百萬計的簽證發放給俄國人來訪問歐盟國家,並沒有防止俄羅斯滑向獨裁主義。

問:簽證禁令的意義在於幫助改變俄羅斯嗎?

答:不是直接的。但它會讓許多較富裕的不關心非「政治」的俄國人思考:為甚麼會發生這種情況?普京值得這樣做嗎?

唯一可能在短期內改變俄羅斯的事情是,俄軍在烏克蘭的慘敗。通過展示歐盟的決心,烏克蘭更有可能勝利。它也為歐盟提供了一個未來進步變革的談判籌碼。

問:對其它獨裁國家有甚麼警示?

答:如果此次歐盟在簽證禁令上達成一致,將對其它獨裁國家武力侵略它國有震懾作用。比如,中共如果侵略台灣,說不定將面臨更加廣泛的簽證禁令。小粉紅們或許三思而行。

關注時事,訂閱新聞郵件
本訂閱可隨時取消
發表評論

您的郵件地址未經允許不會泄露給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