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快將進入「文革式」歲月

眾所周知,梁振英是香港回歸以來,最強硬和最鷹派的特首,出任特首期間(2012年7月至2017年6月),發生反國教事件、雨傘運動、旺角騷亂等事件。後來宣布因家庭原因,放棄爭取連任;其後獲選為全國政協副主席,不時就社會議題在網絡上發表意見。 

2020年11月開始至今,梁振英想再做特首的跡象,就越來越明顯。2021年3月3日,《路透社》問梁振英會否再選特首,梁振英似乎早有準備並清楚回答:「我會盡一切努力為香港服務,為國家服務。」而不是再答:「暫時不會。」 

近日網絡上流傳一個相關的笑話,就是中共打算透過梁振英和林鄭月娥輪流出任特首,來體驗有香港特色的政權更替,而且要「輪」到他們不能再「輪」為止。雖然只是笑話一則,但是,筆者認為,在中共今日的威權統治下,在中共今日苛政猛於虎的情況下,笑話成真,並非難事。

2005年在北京被判監5年,獲准假釋後,2008年2月5日提早回港的資深記者程翔,於2020年12月24日以《梁振英想捲土重來嗎?》撰文,認為雖然梁振英明顯會再參選特首,但勝選機會極微,筆者不敢苟同。 

程翔在文章中提到,中聯辦曾經收到一份名為《澳洲醜聞揭露梁振英是英國間諜(Australia Scandal reveals CY Leung is a 『Mole』 for UK)》的絕密文件,列舉出七、八個現象,足以證明梁振英跟英國情報機構有聯繫,所以被勸退選舉連任,2017年改由林鄭月娥上場,程翔認為,梁振英已經得不到中央的信任,升他做「政協副主席」,只是為了保住習近平的地位和權威,因為梁振英任特首,確實是習近平「一人一票(習一人決定梁做特首)」決定的。所以,中共已經不信任梁振英,梁振英亦無可能再做特首。 

但是,程翔又同時承認,梁振英又的確積極地做了很多事情來挽回中央對他的信心,例如: 

一,設立基金,鼓勵文革式的「檢舉文化」,亦即是香港人俗稱「篤灰」;他的803基金,鼓勵人舉報老師、舉報家長、舉報「暴徒」、舉報「違反國安法」的言行等。 

二,迫使公務員朝「左」的方向轉,例如:他多次高調批判教育局的楊潤雄局長,說他「為官避事平生恥」,即嫌他不夠「左」,沒有公布「黃絲」教師的名單。這除了違背一般官場倫理(即退任領導人不干擾新政府施政)外,其實是反映了,他要驅使全體公務員斗「左」,比拼大家「左」的程度,越「左」越好,這是十足十的「文革」遺風。 

三,圍剿反對派不遺餘力,除了在自己的臉書(Facebook)上,幾乎每天都惡意批評民主派,打擊泛民外,還不斷鼓勵親共及藍絲團體(例如「港人港地」)去打擊不同政見者。 

難道梁振英這麼落力,中共還不動心嗎?中共不但動心,而且心動。正值無人願當特首之時,又不想林鄭月娥連任之際,何不考慮卸任後繼續不斷高調「擦鞋(阿諛奉承)」,高調支持中央的「政協副主席」呢?尤其是梁振英的「鷹派」作風和「向左」路線,正正迎合中央的口味,正正迎合習近平的口味,讓他再做多次特首,何樂而不為? 

如果2022年7月1日梁振英真的當了特首,可以說是「漁人得利」,也可以說是「冷手執個熱煎堆」,因為所有艱難苦楚,林鄭月娥都已經替他承受了,都已經替他擋住了;到時,疫情已過,真正反對派已經不復存在,又有所向披靡的「港版國安法」替他護航,梁振英必定要風得風,要雨得雨,怎樣做都可以,林鄭月娥就只能羨慕和妒忌,又或者埋怨自己條命生得不好罷了。暫時美國政府尚未制裁梁振英,林鄭月娥或許也希望梁振英跟她一樣,得到西方社會的制裁,可惜時移世易,梁振英僥倖,不在最亂的時候執政,真的未必會受到西方社會的制裁,到時,林鄭月娥惟有接受上天對她不公平吧。

最後,程翔在文章中警告,如果梁振英真的再當特首,香港將會加速進入「文革式」歲月,把香港推入一個人人自危的恐怖世界。 

筆者相信,這個「文革式」歲月,這個人人自危的恐怖世界,應該跟香港人相距不遠,因此,大家必須開始習慣一言一行都加倍小心,做好心理準備,萬一被捕,或者被誣告時,應該怎樣做!香港人,加油!謝謝!

(本文為作者投稿,不代表看傳媒新聞網立場。作者為自由撰稿人、香港市民兼選民。)

關注時事,訂閱新聞郵件
本訂閱可隨時取消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將不會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