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餐員被裁定為雇員 Deliveroo面臨巨額索賠

近日,澳洲法庭裁定一位與外送平台Deliveroo簽約的送餐員屬於其雇員,並有權獲得行業最低工資,在這項裁定下,Deliveroo正面臨着一波索賠浪潮。

據悉尼晨鋒報報道,Deliveroo將送餐員歸類為「獨立承包商」。「獨立承包商」的工作時間更加靈活,但缺乏公司對其保護,而且公司以「獨立承包商」方式雇用員工比較便宜。

去年,送餐員Diego Franco因遲到被提前7天通知離開送餐平台後,他對Deliveroo發起了不公正解僱的訴訟案。

周二(18日),澳洲公平工作委員會專員Ian Cambridge專員表示,Franco與Deliveroo工作安排的所有方面,表明他是一名雇員。因為作為送餐員,Franco沒有建立自己的業務或品牌,而是通過Deliveroo系統預訂他的排班,穿着帶有Deliveroo品牌的服裝。

Cambridge專員命令Deliveroo允許Diego Franco重新加入送餐平台,並補償他的收入損失。

報道稱,法庭的這一裁決對其這一雇用方式提出了重大挑戰。

作為雇員一旦勝訴,通常有權獲得6年的工資損失補償,這意味着Franco的案件或將成為2萬多名為Deliveroo送餐員的先例,該公司可能要承擔巨額費用。

Deliveroo之後在一份聲明中表示, 不會接受這種裁決,並將提起上訴。一名公司發言人表示,送餐員可以自由決定何時工作,他們同時能夠使用多個外送平台接活,這表明其送餐員是承包商,而不是雇員。

據報道,Deliveroo平均支付給送餐員的時薪是23.4澳元,確實比其競爭對手要低。

代表Franco提出索賠的運輸工人工會(TWU)全國秘書長Michael Kaine說,這項裁決表明聯邦政府為什麼要在這個行業立法。他希望法庭允許彈性工作,但也要保護工人。去年年底,該行業有五名送餐員死亡。

Deliveroo中文稱為「戶戶送」,由美籍華裔人士Will Shu等人創建於2013年,之後傳向世界許多國家,包括澳大利亞,被華人稱為英版「餓了麼」。

關注時事,訂閱新聞郵件
本訂閱可隨時取消
發表評論

您的郵件地址未經允許不會泄露給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