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眼,高速路上的印鈔機

貨車司機金德強不久前因北斗導航儀掉線被罰2000元喝下農藥自殺,引爆社交平台對國內公路罰款缺乏人性,幾近「攔路搶劫」的熱議。《財經》記者近期獲得一份針對貨車司機的調研報告顯示,有99%的司機表示公路存在「亂收費、亂罰款」的情況。其中35%一年被罰金額在1000-3000元之間;23%的司機一年被罰3000-5000元。超過63%的貨車司機月收入在5000-8000元左右。

網友秀才江湖發帖說:「高速公路亂罰款,在中國已經是公開的亂象,貨車司機金德強用死的方式也沒能結束這個亂象,因為利益集團太多貪婪的王八蛋,靠亂罰款吃飯,鮮血與眼淚喚不醒魔鬼的良心。」

網友韓連潮發帖說:「從卡車哥因兩千元罰款輕生到馬雲被宰182億再到楊潔篪在美國數百萬美元的房產,均證明中共已經淪為徹頭徹尾的黑社會,只要效忠黑老大就可為所欲為,各職權單位成為靠山吃山的利益搶劫集團,權力越大小金庫的贓物越多。」

一篇題為《紀念金德強君》的網文這樣寫道:「真的猛士,敢於直面慘澹的人生,更敢於喝下劇毒。人常說,哀莫大於心死,不敢想象,他經歷了多少生活的磨難,最終走向了自我毀滅? 金德強是一個卡車司機,屬於在底層奮力掙扎的普通人,也是中國3000萬卡車司機的一員。他在遺言中說,他不是因為被罰的2000塊錢自殺,而是想以死來引起領導的重視。說他是卡車司機,現在卻覺得有些躊躇了。他不是「每一個苟活的人「當中平凡的一員,他是年邁老人的兒子,是輟學女兒的父親,是殘疾妻子的丈夫,是為一個群體而死的中年人……他一直在社會底層生活,直到他決定赴死的時候,才被整個社會所知。4月6日,網絡上流傳着他的遺言。他委屈地說道,他一個司機,怎麼能知道掉線不掉線的技術問題。他說,想用他的死,來喚醒領導對這個事情的重視。他說自己9歲那年父親就去世了,被母親一個人含辛茹苦養大。他說,對人生已經看透了,無非是早幾年晚幾年死而已。」 

近日,廣東佛山一條高速路的違章抓拍點,以62萬人違章、罰款1.25億元,再度刷屏全網,引發普遍關注。一篇題為《罰款1.2億,一個攝像頭秒殺多少上市公司?》的網文這樣寫道: 

「這個違章抓拍點位於廣台高速43公里200米處, 根據截圖顯示,已有62.4萬人次在此因壓實線違章。違章處罰為扣3分、罰款200元,可以算出這一違章抓拍點產生了近1.25億的罰款。有好事者用無人機在該處進行拍攝,短短3分鐘內就拍到27輛車違規,創收5400元!這是一個多麼觸目驚心的頻率!一個攝像頭就能創造1.25億的「效益」,難怪網友們評論:「印鈔機都沒你印錢快!」何止印鈔機,你問問有多少上市公司,一年的利潤超過1.25億?這些年,好多前三季度虧損的上市公司,每每靠第四季度賣上一兩套房扭虧為盈,房產也被譽為「救市神器」。然而,在這個攝像頭面前,「救市神器」也要自嘆不如。何止上市公司,就連那些「中」字頭的龐然大物,也敗倒在一個小小的攝像頭面前。中石油:作為地表最大石油企業之一,2020年上半年就虧了300億。中高速:負債5.8萬億。中煙草:去年虧了4.3億。這些「中」字頭的,比不過一個補褲襠、賣油條的、撿破爛的,哪知還比不上一個成本才千八百的攝像頭,世事魔幻,莫過於此。

據《南方日報》4月8日報道,佛山交警部門表示,廣台高速公路43公里路段的標線,是經過驗收合格後投入使用的,這個解釋沒毛病,這種合規不合理的現象,在現實中比比皆是,讓你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比如在長坡之下實然出現一個限速的抓拍電子眼,還限速60,除非經常路過,不然很難躲過。這些電子眼非但不能保障行路安全,還給正常交通秩序帶來安全隱患,比如那些超強閃光裝置,有沒有亮瞎你的眼?

2020年全國交通違章統計結果顯示,全國交通罰款總額3000億元左右,平均每輛車罰款逾千元。

世人都知道,有些攝像頭總在關鍵時候就壞了,智能化水平遠超美帝,讓你不得不服。而這些違章抓拍攝像頭,沒聽說哪個壞了,也可能在第一時間就修好了,以免耽誤「創收」。全國這麼多違章抓拍電子眼,如果能夠整合起來,成立一個中交罰款集團,整合優質資源, 那一年能創造多少效益?我大A股以後大可開一個「罰創板」,把其他行業的罰款項目,也可以整合一下拿來上市。到時,你茅台還敢妄稱「股市一哥」嗎?

(全文轉自法廣

關注時事,訂閱新聞郵件
本訂閱可隨時取消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將不會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