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個「金德強」!震撼場景再次上演

河北司機金德強,因為對2000元處罰不符,以死明志,試圖為自己爭一個公道,更為同樣受屈的兄弟們爭了一回理,改善他們屢屢遭漠視和欺壓的境遇。 

然而,他的努力似乎白費了。今天早上,看到這樣一則媒體報道。 

貨車司機趙洪軍運送貨物從山東到廣東,一路途經5個檢測點都未超限,唯獨清遠市一檢測點過磅顯示超載,並將面臨500,扣3分的處罰。 

趙洪軍不服,他哀求道,「領導,我們能不能復一次磅?如果再超重,我甘願受罰。我從山東過來一直沒有超重,我在英德檢測的是49.66(噸),到這邊就多了700公斤。」 

他反覆與執法人員溝通,然而一次又一次遭拒,無奈之下,他又多次撥打12345市長熱線尋求幫助,對方回應稱,只能與現場執法人員協商解決。 

絕望之下,趙洪軍在執法大廳內,選擇割腕,以自證清白。幸運的是,他被及時送醫治療,救了過來。 

最後,執法人員妥協,「再次過磅,顯示49.96噸,不超載。」 

歷盡千辛萬苦,趙洪軍終於爭到了他想要的公正…… 

一大早,勇叔我看到這個新聞,心中真是五味雜陳。|這幾天到底是怎麼了,從金德強到趙洪軍,從喝農藥到割腕,震撼的場景一再上演。 

這樣悲愴的一幕幕,讓勇叔我這個身處千里之外的「事外之人」隔着屏幕,也能感受到當事人的極度絕望。 

不少網友發出了同一種感嘆:「勞苦大眾不易!」「苦苦奔命的百姓,咋就活得這麼難!」 

如果說北斗有沒有掉線,查起來比較費點事,那麼,這車輛是否超載,是再簡單不過的。重新過磅,讓司機瞅一眼,不超,放行;超了,該罰則罰。 

可是,就是這麼簡單的事,在廣東這個治超站,卻變成一場複雜和困難的角力。 

勇叔我實在感到不可理喻,此前趙洪軍已經一再說從山東淄博到廣東佛山途經5個超限站,均未顯示超載。

憑什麼一口咬定人家超載,憑什麼蠻橫拒絕復磅的要求? 

兩件事情,一南一北,怎麼都是一個模樣? 

這麼對待貨車司機,你們的良心真的不會痛嗎?

中國司機因復磅問題割腕
中國司機因復磅問題割腕(圖片來源:網絡)

金德強和趙洪軍,他們不過是3000萬貨車司機群體命運的縮影。 

最近一份調研報告稱,有99%的司機表示存在「亂收費、亂罰款」的情況。其中35%一年受罰金額在1000元-3000元範圍;23%的司機一年受罰3000元-5000元。超過63%的貨車司機月收入在5000元-8000元左右。 

這個數字意味着,有超過一半的貨車司機,每年有起碼半個月到一個月收入,用來交罰款了。 

這些形形色色的罰款,是纏在3000萬貨車司機脖子上的利益絞索,讓他們感到窒息和壓抑。 

當然,貨車司機也屬於違法高危群體,法律不能放縱。但是對於這些底層勞動者,執法者也當給予人格尊重。即使依法處罰,也應建立在尊重、公平、公正基礎之上。

如果連一個復磅的請求,都比登天還難,怎麼讓被罰貨車司機口服心服?

趙洪軍雖然討回了他要的公正,但是真相依然混沌不清。他的貨車被誤判超載,到底是機器原因,還是人的原因?類似錯誤的超載處罰,到底還有多少?

這一切,需要查個一清二楚。

底層民眾掙錢艱難,生活不易。勇叔最不能容忍的,是某些被異化和扭曲的權力,成為壓垮底層民眾的最後一根稻草!

編輯:於平

(全文轉自微信公眾號魚眼觀察,文章現已被刪除)

關注時事,訂閱新聞郵件
本訂閱可隨時取消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將不會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