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主數十萬 蛋殼公寓暴雷持續發酵 廣州有租客點火燒房

蛋殼公寓暴雷引發的社會問題持續發酵,目前維權浪潮已席捲全國13座城市,數十萬涉事房東、租客群起討公道,同時房東和租客的矛盾也在升級。周四(12月3日),有網友在微博發布緊急通知,稱廣州天河廣場有租客不滿房東趕人,點火燒了房子。

網友「執念與初心」3日晚上23點53分發布緊急通知,「現接到民警通知,天河廣場,有家蛋殼公寓,昨晚凌晨,因業主和租房之前的關係,業主逼租房強制清房,導致租客氣不過,點燒了房子,發現及時,得已控制。」

據蘋果日報報導, 連日來北京的蛋殼總部被大批維權的業主、租客及供應商包圍。現場寫字樓的大門已被警察封鎖,許多中老年人在零下4°C的低溫中排隊等侯進入總部與蛋殼公司協商。

業主王婆婆怒道:「每早6點只派50個號碼,現在過來只能取15天後的號碼,工作時間還只在上午9點半到下午2點半,真是欠債的是大爺!」

王婆婆說,她本來是「以房養老」,蛋殼公司拖欠她近萬元人民幣的租金。現在租金收不到,房客又趕不走,一點辦法也沒有!

北京一位67歲的馬婆婆滿臉淚水。她說,她和丈夫有胃癌和膀胱癌,為了治病花光家中積蓄。她在孫子學校附近租屋住,將自己的房子交給蛋殼公司出租,用租金加退休金維持生活。現在她拿不到房租,就沒錢支付自己的這份房租。房客趕不走,現在她沒有一點辦法。

租客就更慘了,四川成都22歲的小李稱,他今年畢業到成都打拼,捲入蛋殼風波,現在面臨房東逼他搬走的困境。他坦言不敢向父母透露情況。他說「父母過去維持我的學費就已經很難了,怎能讓他們知道自己剛畢業就已欠下逾萬元租金貸?」

小李無可奈何地表示:「怎麼可能回家過年?只能在過年時多打幾份工賺錢。……現在惟有繼續賴在屋子內,或讓業主把我交給公安處理。本想找份工作奮鬥,現在搞不好自己要坐牢。」

在上海工作的網友BeckyMoon稱,他今年8月通過蛋殼公司租房,付了一年房租。11月28日房東帶著鎖匠破門而入,拆走電錶、水管,砸毀洗手台和花灑,嚇得她當場報警。房東限她兩天內搬,當晚她住在沒有水電漆黑的房內,驚恐渡過了一晚。母親在社交媒體上看到她的情況,讓她回家。她說:「母親打電話哭了好久,讓我回家,說父母完全可以護我周全,但我拒絕了,希望大家和我一樣,千萬不要放棄,維權到底。」

浙江杭州網民「奴隸國的奴隸」上月在微博留言,稱自己被房東趕出公寓,自己沒有地方住,沒錢吃飯,流落街頭,直到27日上午才在蕭山區找到一處爛尾樓落腳。他用自謔的口吻稱「今天找到一個好地方,免費住,插座還有電,哈哈哈。大家可以一起來。這是高樓,沒人住,小區保安也沒有,免費住新房。」

據稱蛋殼分別與業主及租客簽訂託管協議和租約。先以高於市場價格拿下房源,再以較低房價出租,收到房客一年租金後,將房租按每月或每季支付給房東。

在這種經營模式下,蛋殼只能不斷擴大規模,以時間差維持資金鍊運作,同時透過囤積房源調節租金。換句話說就是不斷地借新債還舊債來保持運轉,一旦資金鍊緊張就會直接暴雷。而實際上蛋殼公司早在2015年成立後就一直處虧損狀態。

事發後,蛋殼11月16日在微博中稱:「我們沒有破產,也不會跑路」,而實際上眾多房東與房客都無法得到賠償。

2020年1月17日蛋殼登錄美國紐交所,成為國內第二家在美國成功上市的長租公寓,是2020年登陸紐交所的第一支中概股。最終蛋殼以每股13.5美元募集了1.49億美元,創始人身價暴漲100億元。當時在中國大陸到處都是看好蛋殼的輿論、新聞,甚至還有人認為蛋殼的成功上市會帶領長租公寓出現一波上市浪潮。

關注時事,訂閱新聞郵件
本訂閱可隨時取消
發表評論

您的郵件地址未經允許不會泄露給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