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金中死了,媒體也死了

一、 

55歲的歐金中,至死也不知道,因為殺人,他有過9天的「成名期」。之前,那麼費勁心思,想要被關注,被看見,到處給人發紅包,也只換來200多個點擊量。但這9天,他身上的流量,是幾十億。他被廣泛的關注,充分的議論,被惦記生死,被評判對錯。 

數以億計的人,想過他會悄無聲息的自殺,或幡然悔悟自首,抑或昂然向社會討要說法。但着實不曾料到,一個潛逃了9天的人,面對追至山洞口的警察,自殺了。那這9天,他逃個啥? 

風雨降溫天,一個短袖短褲出逃,沒有犯罪經驗的男人,面對的是200多個警力,幾百號村民搜山,直升機盤旋,他不是不知道自己逃不出去。衣不蔽體,饑寒恐懼,但他是想活下去的,是想要一個說法的。殺人償命是一回事,伸冤訴苦是一回事。一個曾經善良的普通百姓,他真正想要的不是殺人,是青天白日下,屬於自己的公平。 

想到他會自殺,但沒想到是9天後。 

想到他會自殺,但沒想到死得這麼潦草。 

二、 

從殺人,到追捕,再到自殺,整件事,至少反映了三個問題。 

第一,權力的傲慢。 

發現活人賞2萬,發現死屍賞5萬,就不去說了。 

就連這最後的死亡公告,都讓人看得不舒服。 

歐金中已被抓捕的消息,最早是當地人傳出來的。但一直沒見官方公告。18日下午17:57,澎湃新聞發消息,說:多名參與追捕的工作人員表示,歐金中已於當天下午被抓捕。 

隨後,18:30左右,莆田官方發公告:歐金中畏罪自殺,搶救無效死亡。

18:43分,澎湃又發一條以警方為準的新聞。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這樣一個被全網輿論高度關注的案件,一句「拒捕並畏罪自殺」,着實有點過於簡潔。 

哪怕是出於對輿論的回應,都應該簡寫一下抓捕的經過。列出一個大致時間線。何時發現歐金中活動方位,如何開展抓捕,是怎麼個拒捕,如何發現他自殺。不需要很詳細,但這樣一個經過說明,就是「我願意耐心解答你疑惑」的態度,就是公權部門對民眾的誠意。 

什麼叫依法治國,執法為民,這就是。 

而這樣的公開透明,及時回應,就是最好的公信力。 

第二,媒體的缺位。 

三年前,寫過一篇「傳統新聞媒體已死」。現在想想,真死得夠徹底。 

這件事,要是發生在20年前,媒體會怎樣呢?別說中央級媒體,就是各省市的都市報,肯定也派出了報道組(至少一個文字記者、一個攝影記者)。從案件發生,就駐紮在當地。周圍村民、村幹部、鄉鎮、公檢法,早被這些記者用各種法子「捋」了一遍。 

作為讀者,能看到村民的採訪,幹部的採訪,當事雙方家屬的採訪。是不是有黑惡勢力,基層治理到底斷在哪一層,會被討論。如果是電視台,會把相關官員揪到鏡頭前,女記者棉裡藏刀,左一刀邏輯右一刀技巧,切出一個逼近事實的東西。哪怕切得不好,你也能看到官員臉上微微顫抖的面神經。 

就這最後的追捕,記者們是絕對不會放過的。無論男女,只要在當地,肯定會磨着公安進山,攝影記者更是會打了雞血,咬牙切齒的想要一張獨家照片。 

這就是20年前的記者和媒體。 

現在沒有了。整個事件,只在事情最初,新京報和中國新聞周刊的記者到過現場,且做了很淺的短視頻。此後,傳統媒體集體缺位了。 

第三、農村基層治理的漏洞。 

歐金中為啥跑了5年多的「伸冤」路,為啥鄉鎮村沒人能調節此事,為啥各級信訪部門一級推一級,始終沒人出來解決問題?歐金中的事件,全民共情一個殺人犯,這背後到底是怎樣的民意? 

是底層群眾爭取公正,但又四處碰壁的絕望感啊。 

只要是個智商正常的人,都很明白,以眼還眼以牙還牙,氣是出了,但最終的結果,一定是兩敗俱傷。不是積壓到不堪承受,不會失控到拿起柴刀連砍5人。 

我們真正在共情什麼?我們在共情,歐金中就是我,就是我們身邊的普通人。底層群眾辦個事好難,伸個冤好難。 

農村里發生的糾紛和矛盾,很多都是積怨已久、非常難纏的瑣事。這些事,在一個鄉土社會,是好解決的。鄉紳、宗族,做了民間仲裁。但在一個城市化進程中的農村,傳統的紐帶已經瓦解。這個漏洞,本該由基層組織補上,但顯然,治理還沒跟上社會的變遷。 

三、 

最後想說,一個正常的社會,不能沒有嚴肅的媒體。 

為弱者、為正義、為真相發聲,幫助大眾釐清事實,追蹤社會熱點事件,起到輿論監督的媒體,不可丟,不可失,不能缺位。 

不要漠視來自底層的苦楚。一個社會,若缺失了普遍的道德與公義,來自底層的傾軋、惡意、絕望,會如潮水泛起。底層的苦,是真正的苦。底層的絕望,是露出獠牙。最後,每個生活其中的人,都不能置身事外。 

改變這種絕望和惡意,需要整個社會的普遍道德、基本公義,做支撐。讓人有說話的地方,有訴苦的渠道。

(全文轉自微信公眾號桃花潭李白

關注時事,訂閱新聞郵件
本訂閱可隨時取消

發表評論

您的郵件地址未經允許不會泄露給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