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會談到底是誰「嚴重超時「和「違反了外交禮儀」及原因分析?

3月18、19日。美國和中國兩國最高外交官在美國阿拉斯加的安克雷奇舉行了拜登總統執掌白宮後的首次會談,然而讓世界記者們瞠目和在中國國內刷爆屏的卻是火爆的會議開場白。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3月19日的記者會上稱: 「美方在先致開場白時嚴重超時,並對中方內外政策無理攻擊指責,挑起爭端」,「這不是待客之道,也不符合外交禮儀」。國內其它各類官媒也廣泛報道說: 美方在先致詞時嚴重超時,對中國進行無端攻擊,楊潔篪主任和王毅外長隨後對美方進行了霸氣回應,並嚴正闡明了中方立場。還說:原本按照計劃,中美雙方開場致辭結束之後,現場記者應該離開。但布林肯示意現場記者不要離開,聽他「補充發言」, 但「補充發言」一完,美方就要求現場記者立即離開,不給楊潔篪和王毅回應的機會等等。於此同時,楊潔篪在現場回應的短視頻和各類文字圖片也在中國的社交媒體上瘋傳。瞬間各類點讚,「有理有據」,「中國底氣」,「中國人不吃這一套」刷爆整個網絡。

然而,美國方面根據現場記者的錄製視頻和記錄給出的卻是另外一組數據和說法。美國方面表示:按照外交慣例,雙方通常要在記者面前分別做幾分鐘的立場陳述(Photo Call)。 雙方約定:每個領導人有2分鐘時間的發言,加上翻譯的時間,各為8分鐘,隨後記者離場,中美雙方開始正式的閉門會談。作為東道主的美國先發言,根據現場記者的電視記錄,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講了2分27秒, 國家安全顧問沙立文2分17秒。接着中共中央外事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楊潔篪的講話時間是16分14 秒,中國外長王毅的講話是4分09秒。

4位領導人講完之後,現場記者被要求離開,但此時布林肯發話,要求記者們等一下,他說:「楊主任,王國委,鑑於你們超時的講話,請允許我在進行下一步工作之前,再說幾句。 我想,沙利文先生也想說幾句。」,於是布林肯和沙利文倆人又做了不到2分鐘的補充發言。在他們發言結束之後,中方也要求補充發言,但是被拒絕,理由是中國方面已經超時,如果再發言的話,超時更多了,這樣「又一次不公平「和「不對等「,美國方面就要求記者離開,讓閉門會談可以開始。由此,楊潔篪非常激動對美國人說:「我們把你們想得太好了,認為你們會遵守基本禮儀」。中國方面稱美國方面」不公平「ˎ」不符合外交禮節「。

綜合中國和美國方面的報道認為,美國方面並沒有像中共所說的那樣在開場白中「嚴重超時「,按常理,2分鐘的發言時間的範圍指的是2分鐘±1分鐘或者±30秒,反到是楊潔篪的發言嚴重超時,王毅也超時了。美國方面不讓中國方面也做一個補充發言,從其給出的理由上看,也談不上是「不公平」ˎ「不符合外交禮儀」,最多只能說是「突兀」或者「沒有變通」而已。 

美中兩國最高級別的外交官在實質性會談之前,在全世界媒體面前唇槍舌劍,言辭尖銳對立,這種情景實屬罕見。拜登執掌白宮之後中國方面急切希望和美國重啟兩國因川普政府強硬的對華政策而實際已經停擺了的官方聯繫,這次會談其實就是象徵着雙方政府開始恢復交往。可是楊潔篪為什麼不顧會談會中斷的危險,也要花16分鐘的時間大講什麼:「世上絕大部分國家不承認美國價值就是國際價值,不承認少數國家制定的規則就是國際規則」;美國 「沒有資格居高臨下同中國說話」、「中國人不吃這一套」, 「美國有美國式的民主,中國有中國式的民主」、「美國應該自己管好自己的事,不要轉移矛頭,把國內沒有解決好的問題轉移到國際上去」、「對抗對美國沒有好處,我們中國是挺得過來的」等之類的一般外交場合不適合講的話。有些評論認為,雙方都有做秀的意圖,要向自己的國民傳達強勢不屈服的姿態 ,但是筆者認為這次中國代表團是準備了軟ˎ 硬2套方案,有備而來的。

這次美中高層會談對兩國政府都是非常重要的,雙方都需要了解對方的期待的重點有哪些ˎ立場ˎ原則在哪裡,紅線畫在哪裡,政策上有多大的迴旋空間,找出新的共同點,改善和開啟拜登時代美中關係和格局。美國在會談之前進行了一系列的行動。包括美日澳印四國首腦峰會,主題就是印太地區的安全和穩定,目標直指中國;會談前,布林肯和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還一起訪問了韓國和日本,並且美日還發表了聯合聲明,點名批評中國在台海和釣魚島的行為,這是相對罕見和強硬的;就在會談前的一天,美國公布了在香港問題上對中共24位官員進行制裁,其中包括了14位人大副委員長。這一系列的行動說明美國新的民主黨政府不會像奧巴馬時期那樣對中國實行溫和綏靖政策。中共當局看到美國的這些舉措之後,自然明白這次他們所期望的會談不會輕鬆容易,為了符合習近平的」東升西降「,」中國可以平視世界「的新論斷,對國內已經煽動起來,高漲的民族主義有所交代,必然不會對美國示好示弱。對於楊潔篪本人來說,他一定還記得2020年6月那次,他千里迢迢飛到夏威夷和當時的國務卿蓬佩奧舉行會談,但是會談只進行了半天,蓬佩奧就起身飛回華盛頓了,楊潔篪空手而歸。事後蓬佩奧對外表示:「他沒有帶來任何新東西,… 還是和以前那樣高談闊論」。那次會談的失敗讓楊潔篪甚為難堪和有挫折感,覺得受到了輕視和侮辱。這次他自然吸取了教訓,與公與私必然要準備軟ˎ硬2套應對策略。」不幸「的是美國的兩位官員在開場白中,不帶客套,在媒體面前不像以往的會談那樣溫馨開場,而是直截了當點明美國的會談議題和目的,沒有給中國」面子「。這就讓楊主任逮住了一次發飆的機會,出了一口憋之已久的惡氣。於是就有了一幕讓人瞠目結舌的ˎ戲劇性的開場白。

這次重要的美中高層會談雖然是高調開場,卻是低調結束。美國方面說:「我們是清醒而來,清醒地離開…」, 布林肯說:此次會談我們達到了我們的2大目的,沙立文表示:將寄於這次會談情況,決定下一步行動。楊潔篪和王毅在會談結束後對媒體稱:雙方進行了坦誠ˎ建設性的交流,這次對話是有益的,但雙方在一些問題上依然存在重大分歧。於此同時,國內的媒體對那幾天網絡輿論進行了緊急降溫,報刊和網絡媒體的民族主義言論紛紛下架,國內的官方媒體也開始渲染這次美中高級會談的「成果」…

從針鋒相對的爭鬥開始,到結束時的雙方作出的「達到目的」,「坦誠」「建設性」和「有益的」評價,中間跳躍之大超出了許多人的想象,我們從中可以預計未來的美中關係存在的重大的不確定性,在維護現有的國際規則,保持南海ˎ台灣等地區安全穩定和價值觀問題上的對抗,經濟領域裡的競爭,氣候變化,朝鮮伊朗阿富汗問題上的合作,將是未來2-3年間的美中關係的主軸。

關注時事,訂閱新聞郵件
本訂閱可隨時取消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將不會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