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羅克與李文亮

2020年3日5日,是偉大的真理捍衛者遇羅克英雄,殉難五十周年。

由於最近逝世的李文亮醫生很紅火,不免想蹭個熱點,有一些思想的碎片,寫出來以饗讀者。

我認為,遇羅克是一位英雄,真正的英雄,視死如歸的英雄,為捍衛真理而獻身的真英雄。他殉難的光芒無可剝奪,他殉難的歷史價值與布魯諾被羅馬教廷處以火刑的歷史價值是等價的。

也許,在今天看來,遇羅克捍衛的真理只是普通的常識,但當時的社會環境可是扭曲了人性的病態社會。

遇羅克
遇羅克(1942年5月1日至1970年3月5日),圖為1967年留影。(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是的,他並沒有給世界創造出新的思想光芒,只是指出了常識。但這樣一個人人一想、人人一看都能明白的常識卻讓他成了一個特殊歷史片斷永久的追憶,立下了不朽的豐碑。

不得不哀嘆,那個特殊年代,真是特殊。

我試着把最近逝去的李文亮醫生事跡和遇羅克的事跡做了對比。

也就理解了,真英雄與普通人的區別。

真英雄遇羅克面對死刑威脅面不改色,依然堅持真理,從容就義。

普通人李文亮面對武昌分局中南路街派出所的訓戒書一出,嚇壞了。連忙回答:明白。

真英雄與普通人的區別
真英雄與普通人的區別。(圖片來源:看中國)

真英雄遇羅克寫出並發表《出身論》本心是完全出於公義,無私捍衛真理。

普通人李文亮在微信群發布新冠病毒消息,本心是自私,不過是出於擔心親友的健康安全。並特別註明:不要外傳。

顯然,李文亮本心不是出於公義,不是為大眾健康安全而發布。

至於後來李文亮得病時說的一些表態式的話,病好了,要重回工作崗位之類的。好聽的正能量。

我認為,不是出於本心。只能說明李文亮非常聰明,知道在公眾面前撈名望資本,可能在病好之後,這種名望資本有助於今後升職加薪。也說明了李文亮其人有虛偽的一面,充分見證了普通人的真實面貌,真實嘴臉。

這就是真英雄與普通人的區別。

另外:我想對信仰基督教的朋友們說一句。我看到有牧師出於傳教目的,把李文亮事件當成天使的事跡來宣傳。

這種說法,我是難以認同的。

我認為,這是另一種形式的弄虛作假,是不好的。

遇羅克和李文亮還是有相同的地方。

他們都是年青人,都是過早地離開了人世。青春之花,剛剛綻放出色彩,就凋零了。

遇羅克被槍決,是二十七歲(1942年5月1日至1970年3月5日)。

李文亮病逝時,是三十四歲(1986年10月12日至2020年2月7日)。

他們都是名人,都是在各自的歷史片斷在人們心中刻下不可磨滅的印記。

他們的身後,有不少詩人為他們的事跡寫下美妙的詩篇。

遇羅克事跡有詩人北島寫的兩首詩《宣告》、《結局或開始》。兩首都成了經典名詩。

為李文亮事跡而寫的詩歌,我看過不少。可惜,我沒有發現傑作。也許,是我的眼光有問題,有眼無珠,發現不了滄海明珠。也許,是需要時間的沉澱,才能揀選出經典名詩。

他們都被世人抬到了英雄的閃光燈下,閃閃發光。

只是李文亮這位英雄,在我心中不免打了個折扣,掉了閃光的羽毛,褪色不少。

我這麼說,說不定會有人罵我,向我丟磚頭,找我麻煩。但是,我還是說:一個人要說真話,儘管說真話會對你不利,只要不是處身指鹿為馬性命不保的生存環境,你還是要說出你對事物的真實看法。這是一個人,身而為人的基本道德底線,不是嗎?

我對兩個人的感覺是不一樣的。

對遇羅克,這位偉大的真理捍衛者,我會流淚,會心痛,會敬仰,會緬懷。

對李文亮,這位普通人,我不流淚,不心痛,不緬懷。只是嘆息,嘆息這世間一個活生生的普通人走了。僅此而己。

關注時事,訂閱新聞郵件
本訂閱可隨時取消
發表評論

您的郵件地址未經允許不會泄露給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