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 南昌舊樓倒塌4人遇難

22日,江西南昌新祺周管理處原白馬廟製藥廠一棟26年房齡的職工宿舍樓突然倒塌,4位居民遇難,72戶居民暫時失去了住所。

經濟觀察報11月26日報道, 11月22日晚6時45分,隨着一聲驚雷般的巨響,南昌新祺周管理處原白馬廟製藥廠一棟職工宿舍樓(7號樓)的半個單元發生局部坍塌,7號樓1單元的1到6層樓就像整個從中間被劈成了兩半——靠東側的半個單元連帶着中間的樓梯都成了一片廢墟。當時,巨大的轟鳴聲伴隨着噴涌的煙塵,涌過了6樓的窗戶,連着附近幾棟居民樓都陷入一片煙霧之中。最終,造成4人,72戶居民暫時失去了住所。      

這是一幢1995年建設的6層磚混預製板結構居民樓,房齡僅26年。

事發後,坍塌的7號樓連同前後的8、9號樓的牆壁上都出現了裂縫,已都被一人半高的藍色鐵皮圍得嚴嚴實實,只有拿着檢測設備的專業人員進進出出。白天,一些居民們聚集在鐵皮圍欄前討論着、等待着,晚上又四散回到親戚家或小賓館裡。

「我幾乎全部家當,包括一些金銀首飾都被埋在了廢墟里。」儘管當晚「萬幸」沒在家,這名7號樓住戶仍充滿憂慮,「我身上什麼也不剩了」。僥倖沒被埋的一位居民說。

家住7號樓1單元西側的陳浩剛走出家門,正準備邁步下樓梯時,頭頂上方突然開始劇烈抖動,不斷有石灰迸出。不過幾秒鐘時間,腳下的樓梯轟然斷裂、消失。反應過來的陳浩迅速沖回家中,眼睜睜看着對門鄰居家在一瞬間垮塌下去。「如果早幾秒鐘下樓,我人就沒了。」下去的樓梯沒了,陳浩和韓冰的家人們只好原地等待救援,他們最終被消防隊員從隔壁單元通過消防繩索救出。陳浩回想起來仍感到有些後怕。

同樣「躲過一劫」還有住在1單元西面的韓冰,正準備上樓回家的他繞路去取了個快遞。「如果沒有拿這個快遞,我就在樓梯上,也被埋在下面了。」韓冰回憶:「四樓住的是一對70多歲的老年夫婦,平時在南昌市居住,最近才回到宿舍樓住的,住了沒多久。」,事發時是6點多,那對老夫妻不是出門遛彎就是在家中客廳看電視,但事發時他們剛好在家。而住在東單元的一些鄰居們卻被永遠埋在了下面,這讓韓冰感到非常痛惜。 

一些事發樓里的居民們聚集在路邊思索着、回想着坍塌是否有跡可循。據居民們口傳,這棟樓十幾年前就存在的裂縫、近幾年發現的裸露的樓梯鋼筋、下沉的門框和無法關上的門……這些都成了一些可能發生倒塌的「徵兆」。一些居民告訴經濟觀察報,他們也曾經向總廠反映過牆體開裂問題,但是並沒有得到解決。老舊房屋沒有物業管理,房子被賣出去後就沒人管理。許多人懊悔和遺憾,也許檢修、鑑定過一次,悲劇就不會發生。「但又有誰會想到,房子會塌呢?房子倒塌只是存在在電視裡的場景。」一位居民說。

更多的疑惑和擔憂也籠罩着整個小區。「老樓還安全嗎?能不能居住?」也有人選擇短暫搬離。

近年來,全國範圍內房屋倒塌、坍塌事故並非個例:

今年7月份,蘇州吳江區四季開源酒店輔房坍塌,造成17人遇難;

今年6月,湖南彬州市一居民自建房倒塌,造成5人死亡;2015年,遵義市一棟7層居民樓倒塌;

2009年上海某幢在建的13層住宅樓全部倒塌,造成1人死亡。

北京市盈科(蘇州)律師事務所律師陳會軍說:「房屋出現質量安全問題時,要根據出現問題的具體原因而定責:究竟是房屋自身質量問題,還是第三方因素(如住戶裝修時誤拆承重牆)。如是房屋本身質量問題的,則看是否在相應的質量保修期內:保修期內的,開發商應當承擔保修責任;保修期外的,應由住宅所有權人自行承擔維修費用。但設計缺陷或偷工減料造成質量問題的,不論質保期屆滿與否,開發商都應承擔質量責任,而且還涉及到設計單位或施工單位等單位的相應責任問題。」

但至今,沒有人對這類事件提出相應的解決方案,政府房管局對此事也沒有任何表態。 

關注時事,訂閱新聞郵件
本訂閱可隨時取消
發表評論

您的郵件地址未經允許不會泄露給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