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超過先生 西方如何面對百歲中共

中共大慶誕生百年之際,此間輿論都在思索一個問題:中共洶洶然龐然怪物,其壽命早已超越令其誕生的蘇聯老兄,西方民主社會該如何應對挑戰?問題一點都不輕鬆。

法國世界報發表社評指出,中共在莫斯科扶持和嚴密監督下於1921年成立,現在,學生超過了先生,蘇聯共產黨甚至都沒有來得及慶祝1917十月革命75周年,而中共已執政71年,且從來都沒有如此強大。

該報稱,沒有一個政黨能如此持久地統治如此眾多的民眾,中共的成功不可否認,在四十年時間,中國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日日都在與自己的對頭印度加深距離,經濟上快速接近美國,甚至可能在二十年代末將其超越。

然而,這種成功是不完整的。因為它伴隨着對人權的嚴重侵犯和對自由的限制,因為它部分基於不可持續的發展模式,因為與其宣稱的相反,中國在挑戰國際秩序,只要不符合自身利益,北京就拒絕多邊主義。

所謂的中國模式並非一種模式。中共領袖們強調「中國國情」以及其「社會主義特性」,並非真要出口這一模式。我們應該為此慶幸,世界不會形同中國。但是,中國的成功對西方是一個挑戰。除非發生大變,今天沒有任何跡象預示中國將變成一個民主國家,也沒有任何跡象顯示多數中國人希望自己的國家成為民主國家。此外,以為中國的民族主義是中共創造的怪物也是一個錯誤,中共不斷地維護着扶持着民族主義,常常予以利用,但也不見得能夠完全掌控。世界必須習慣於與一個強大的、民族主義的甚至至少對其鄰國而言殺氣騰騰的中國共同生活。 

面對這一新強人,除了美國,其他國家份量有限,因為北京不斷尋求分裂世界,回擊的辦法只有採取不同的地緣政治的,經濟層面和戰略層面的聯合行動,但這些都不足夠。面對中國挑戰,西方民主國家尤其是歐盟,不應該僅僅滿足於揭露其人權問題,必須通過自身的行為以及自身的業績來凸顯民主模式的成功才有說服力。 

世界報的結論是,中國年輕一代並不是傻瓜,他們與世界其他地方的聯繫比歐美想象得要緊密得多。西方在與北京的關係中重新獲得領導地位的最佳方式是重新找到不久前它曾經對這個明天的中國所擁有的光環。

關注時事,訂閱新聞郵件
本訂閱可隨時取消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將不會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