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國師高級五毛無所遁形 大翻譯運動向世界說出中共真相

俄羅斯軍隊在普京令下於2022年2月24日入侵烏克蘭後,「大翻譯運動」(The GreatTranslation Movement)興起。這是一場網絡群體運動,由分散在世界各地的00後華人組成。

他們選取中國的微博、B站(bilibili)、知乎、抖音……等中文網站上重要言論、圖片、視頻,包括中共官媒的報道,將它們翻譯成為英、法、德、日、韓和阿拉伯語,向全世界多角度、深層次、有理有據地展現中共以及受其影響者的言行舉止,告訴世界中共的真實立場。

「大翻譯運動」不會錯過中共網絡名人

方興未艾的「大翻譯運動」,應該不會錯過為數眾多的中共網絡名人尤其那些自封的或欽定的所謂國師。這些網絡名人還真不少。他們的金句、觀點、高論是一座金礦,取之不盡,用之不竭,都應該一一翻譯出去。他們很多已經大名鼎鼎了,但還是可以錦上添花,揚名海外,更上一層樓的。

例如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翟東升副院長,他有中共「秘密」的精闢闡述。他表露華爾街有很多中共老朋友可以搞定美國政府;又驚爆中共「追逐的是『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年輕的生命」。

例如清華大學胡鞍鋼博士的非常「學術」的「中國超越美國論」。

例如《環球時報》前總編胡錫進。他常有高論妙句,如把澳大利亞形容為「紙貓」、形容為「粘在中國鞋底上的嚼過的口香糖」的別出心裁令人眼前一亮的比喻。

例如有家在美國的上海復旦陳平教授的信誓旦旦的見證:「在中國一個月2000塊人民幣活得比美國3000美元還要舒服得多,美國人才是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

例如那位叫李毅的什麼教授,他有「死四千人等於沒死人」的真知灼見。

例如北京大學「學界奇葩」孔三媽孔慶東。他提出:人類思想的巔峰是毛澤東;人類藝術的極品是樣板戲。

例如網絡名嘴司馬南的「反美是工作,赴美是生活」的肺腑之言。

例如自稱「野生大國師」的趙盛燁。他發表了一套通過核武器毀滅地球的方案。按照他這個方案,不需要把核武器扔到美國,就可以毀掉美國和全世界。

例如中國國防大學戰略教研部少將教授徐焰為「留島不留人」的叫囂建立理論基礎的「香港社會基礎」論。按他分析,三種香港居民合計起來「是中國最壞的,比台灣都壞」。例如軍事戰略學博士研究生導師、人稱「戰略忽悠局局長」的張召忠將軍。凡是他力挺並認為必勝的獨裁者,如薩達姆、卡扎菲和米洛舍維奇等,其結果是「挺誰誰死」。

中共網絡充塞歌頌普京戰犯為其侵烏戰爭稱快的反人類叫囂

當下普京大軍正在烏克蘭大打,中國網民也開足馬力為普京打氣,有出招有表態,不遺餘力,適時應勢,配合得天衣無縫。「大翻譯運動」本來就是因此激怒而誕生的,凡此種種,當會及時傳播給全世界。

例如,普京這個在社交平台流傳的「金句」——「俄羅斯都沒有了,還要世界幹什麼?」竟然轉發量高達十萬,點讚量破了十萬,評論也逼近五萬,其短視頻就更火上加油。有一些中國女子全身心感受普京「心有猛虎,細嗅薔薇」那「無可比擬」的人格魅力。有大半夜起來看新聞生怕普京吃虧的。也有人說得甚為動情:「他在寫作,然後回眸一笑,我直接淪陷了。」更有赤裸裸的表白:「我也好喜歡,我當場排卵了。」至於那些男網民,則是盯着烏克蘭美女。他們希望俄烏戰爭持久化,造成大量烏克蘭美女湧來中國獻身。這些心態足夠真誠,也可在世人面前曬一曬。

為普京出謀獻策者為數甚多。有個叫李成東的名人,就大方獻出他的錦囊妙計——「俄羅斯這個時候應該在考慮開闢第二戰線才能救自己。類似需要在美國紐約發動第二次911,這個事情,重金讓沙特移民干最好。」一個叫劉建豐的博士,發自內心支持普京侵烏之舉,且極度兇殘,提出「殺無赦」的辦法。說對不屈服的烏克蘭人「用所有常規武器殺無赦,殺到他們怕和同意為止」。

4月2日布查大屠殺慘案曝光,震動世界。但是中國不少網民不為所動,非常冷血。中共大外宣《多維新聞》上有人留言這樣評說:「人類歷史就是一部戰爭史,種族滅絕史。如果有一天人類之間沒有了戰爭,那才是一件奇怪的事。烏克蘭這是在綁架全人類,為這場戰爭買單,就算是屠殺也是自找的。如果把俄羅斯逼到了絕路,真的會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到那時,就不是種族滅絕,而是人類的滅絕。收手吧,美西方和那個演員總統,你們才是真正的戰犯!」「中國人可不是美西方天天被假新聞餵出來的那些愚民,歐美除了製造謊言還會什麼!」「很顯然有些國家不希望這場衝突結束,而最不希望結束的絕對是美國,所以不排除這些烏克蘭人被美國特工殺的然後嫁禍。」中共大外宣鳳凰衛視軍事評論員宋忠平更在他的視頻節目大談特談,說什麼布查大屠殺是烏克蘭政府自導自演,街道上的屍體是「活屍」,除俄羅斯軍隊之外的所有人都應為這場暴行負責。這些言論、視頻令人髮指,不能不翻譯出來,公諸於世!

溫故知新:「大翻譯運動」可以對中共反人類狂言追本溯源

當下還有人為普京舞動核武叫好。關於核武,「大翻譯運動」應該讓世人領略中共一些人獨步天下的狂言。例如,中國國防大學防務學院院長朱成虎少將就曾經公然表示,假如美國軍隊干預台海衝突引發中美戰爭,中國將對美國動用核武器——中國方面為此準備西安以東的城市全部被毀滅;與此同時,美國也要準備好幾百座美國城市被中國毀滅。關於具體的發動核大戰的計劃方案,他已有一個設想:「如果我國政府在計劃發動核大戰之前就做好準備把人員疏散到廣大農村地區,則我們在核大戰中就占據了極大的優勢,再加上我們突然而猛烈的核攻擊,世界上其它國家存活下來的人口就會很少,則我們將來在重新進化的過程中也就占有了較大的優勢。」

朱成虎少將自信言之有理有據,切實可行,因為他的教師爺是偉大領袖毛主席。1957年11月毛在莫斯科就曾經高談闊論核大戰,表現出一個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家無比絕倫的。毛說:「大不了就是核戰爭,核戰爭有什麼了不起,全世界二十七億人,死一半還剩一半,中國六億人,死一半還剩三億,我怕誰去。」1958年5月在中共八大二次會議上的正式講話中,毛進一步分析說:「打原子彈沒有經驗,不知道死多少,最好人口剩下一半,次好剩三分之一。全世界十九億人,還有九億多人,九億人也好辦事,幾個五年計劃就發展起來,換來個帝國主義滅亡,資本主義全部消滅,取得永久和平。所以說,真打原子戰,不見得是壞事。」

這些偉論妙論高論特別是偉大領袖的「最高指示」真可謂高瞻遠矚,絕對稱得上為今天的接班人力圖構建的「人類命運共同體」指明一條無限光輝偉大的前程,當然也絕對應該讓全世界了解熟悉。也許毛主席的核戰觀大家都知道了,但其如此重要,想來「大翻譯運動」大可舊話重提以免日後有遺珠之憾。俗話說,溫故知新嘛。

是誰「抹黑」「辱華」?「大翻譯運動」講出真實的中國故事

習總諄諄教導他的子民:「要講好中國故事,讓世界了解真正的中國。」「大翻譯運動」不就正是應運而生,義不容辭,略盡綿薄,大講特講中國故事嗎?

要說「講好中國故事」,翻譯對象不會漏過大名鼎鼎的張維為。這位復旦大學特聘教授、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院長、國家高端智庫理事會理事、上海春秋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貨真價實曾到中南海為黨國領導人講課的國師,當為「講好」中國故事第一人。他有不少名言,例如:「哪國人權狀況好?當然是中國!」這位張國師的「自信學」與「愛國學」絕對值得「大翻譯運動」去廣而告之,讓全世界都聽一下:什麼叫「這就是中國」?「中國人為什麼很自信?」

講好中國故事當然首先就要講究真實,而這方面正是「大翻譯運動」的強項!大名鼎鼎的戰略忽悠局政委、中國人民大學傑出學者A崗特聘教授、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金燦榮日前在專訪時也提出「打明牌」的主意。那真是太好了。他強調,所謂打明牌,「首先要改變韜光養晦的思維」。他挑明說出「韜光養晦」的奧妙:「韜光養晦其實只是極特殊背景下的一個產物,在極特殊的條件下發揮過一些作用,現在那些條件沒有了,這戰略思維自然也要改變了。」他對中共宣傳竟然也有意見,說是「套話太多」,這不是騙人嗎?「人家不太信」。所以,他提出:「我們要講得坦率點」。在這方面,國師金可謂表率,他就敢說。例如:「所謂雙贏,就是中國贏兩次」;例如:「消滅美帝在亞洲太平洋地區的軍事基地,就是幾個小時的事」;例如:「我們蹲着都比別人站起來高了,還怎麼韜光養晦?」……諸如此類,皆為金句,當讓全世界都知道,至少可以「大滅美帝及其走狗的威風」。

「大翻譯運動」是在全世界面前「講好中國故事」的好事啊。但是,中共當局有人不高興了,有異議了,要批判了。他們將「大翻譯運動」斥責為「對中國進行惡意抹黑的『行動』」,是「辱華」!

是翻譯水準不夠嗎?看來不是因為這個。中共才不在乎這一點;自己大外宣的翻譯水平如何,應該心裡有數。那麼,是翻譯內容有問題了?這倒可以議論議論一下。

他們不敢說張維為、金燦榮……這些知名國師、大咖的言論有問題吧?不敢說他們是在「抹黑」中國是在「辱華」吧?這些大師都是中共各級領導的座上賓,被奉為「老師」被奉為「國寶」。總不該昨天他們還在用華語為中共領導上課寫稿,今天他們的言論被翻譯成外語後就立刻成為向所謂境外敵對勢力「遞刀子」吧?

是誰「抹黑」「辱華」?「大翻譯運動」扯下中共的遮羞布

「大翻譯運動」取材都是中國網絡公開發表的。全世界都知道,中共控制網絡之嚴,世間少有,黨媒姓黨,聽黨指揮,更不在話下。在這個言論控制極為嚴密的國家,能夠獲准公開的言論、信息,基本都代表中共或者是中共默許的。例如,當下無數愛國愛黨小粉紅在微博微信網站等平台上發表的歡呼俄羅斯善意入侵烏克蘭的慷慨激昂的言論,都是按照中共親俄方針大計自告奮勇配合而為,無疑是符合習總「講好中國故事」的標準。相反,那些反戰的聲音,即使很微弱,能存活嗎?如電視節目主持人金星只因三月初在微博講了句「瘋狂的俄國男人」,呼籲「停止戰爭,祈禱和平」,隨即遭到圍剿,最後竟遭微博官方以「違反相關法規」為由禁言。那麼,把中共認可的愛國愛黨符合法規的言論翻譯出來給世界各國人民看,不也是在厲行習總「讓世界了解真正的中國」這一偉大教導嗎?怎麼能說是「抹黑」?怎麼能說是「辱華」?而且,習總不是口口聲聲聲稱中共對自己「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嗎?這「四個自信」跑到哪裡去了?

據說翻譯的有些是「極端言論」,所以是「抹黑」,是「辱華」。那就奇了。這些「極端言論」,正是中共允許而且在網絡上大行其道的言論啊。中共不是什麼言論都可以攔截屏蔽嗎?怎麼對這些「極端言論」就聽之任之了呢?要不是中共本身就贊同、支持這些「極端言論」,它會讓這些言論放出來嗎?所以,誰都可以看出,這些「極端言論」本質上表達了中共的立場觀點,顯示也代表了它期望人們相信的輿論環境。進而論之,這些言論何止「極端」?其中很多是反人類無人性仇恨普世價值的叫囂,是中共多年來長期洗腦教育和媒體管制的「碩果」,中共卻輕描淡寫、呵護有加地稱其只是「極端」而已,這不也是自己本性的大暴露嗎?的確,「大翻譯運動」把中共對內宣傳的和操控鼓勵五毛粉紅髮表的言論翻譯到了海外,等於扯下了中共的遮羞布,把它背地裡難以見光的真實意圖暴露在全世界眼前,暴露其陽奉陰違、毫無誠信、惡劣卑鄙的嘴臉,讓它在全世界面前裸奔,讓世界人民好好圍觀一下。中共自然惱怒了,但怪誰呢?

中共習總使中華民族蒙受奇恥大辱,將帶來世紀大災難

講來講去,其實,給中國抹黑,辱華,不是別人,正是中共當局。幾十年來,中共使中國人民遭殃,使中國形象受損,天下皆知。大者如上世紀六十年代初因執意硬搞「大躍進」和「人民公社化」運動而導致大饑荒,大約四千萬中國人非正常死亡,這是中外古今歷史上承平之世絕無僅有之事。還有長達十年之久的文化大革命,給中華民族帶來空前的大劫難,其錯誤和罪行就更罄竹難書了。近幾年,在定於一尊的總加速師親自指揮親自部署下,中共對內實行專制高壓統治,對外在全世界四處樹敵,妄圖稱霸世界,中國形象更加每況愈下。各種事實太多了,簡直不勝枚舉,這裡只談談各國的民意變化。就拿於2004年在華盛頓建立、公信力甚佳被評為「五星級」的皮尤研究中心(PewResearch Center)每年都進行的國際民意調查來說吧。

2020年6月10日至8月3日,皮尤研究中心對十四個國家的14,276名成年人進行了調查,結果顯示,在過去的一年裡,民眾對中國持有負面看法顯著飆升。在澳大利亞、英國、德國、荷蘭、瑞典、美國、韓國、西班牙和加拿大,負面看法達到了皮尤研究中心自十幾年前開始就此議題開展調查以來的最高點。

特別是,不信任習近平可以在國際事務中發揮正確作用的民眾在十四個國家中的中位數為78%,在接受調查的各個國家中,至少有70%的民眾持有此觀點。大多數國家的民眾不看好或不信任習近平的比例自去年以來增長了兩位數。例如,2019年澳大利亞有54%的民眾完全不看好或不大看好習近平主席,如今這一比例為79%,上升了25個百分點。不論性別、受教育程度、年齡段和收入水平,民眾對習近平的信心程度都很低。

在美國,2020年是超過半數的美國年輕人對中國持有負面看法的第一年,在18至29歲的成年人中,56%的人對中國持有負面看法。在澳大利亞,三十歲以下的年輕人對中國的看法不佳,高達68%;在五十歲及以上的澳大利亞人中,這一比例更上升到86%。在韓國,年輕人對中國的看法比他們的長輩更負面(十八至二十九歲的成年人占80%,五十歲及以上的成年人占68%)。對中國的負面看法在澳大利亞增加最多,和一年前相比,躍升24%,達到創紀錄的81%。而日本,更超過澳大利亞,有86%的人對中國持不滿看法。

2020年的調查結果在2021年得到進一步的驗證。2021年6月30日,皮尤研究中心公布當年二月至三月在全球十七個經濟體進行的最新民調。這些經濟體為:澳大利亞、比利時、英國、加拿大、法國、德國、希臘、意大利、日本、荷蘭、新西蘭、新加坡、韓國、西班牙、瑞典、台灣和美國。

調查結果顯示,在美國,高達90%的受訪者認為北京不尊重個人自由(其中持此看法的共和黨或傾向共和黨的無黨派人士為93%;民主黨或傾向民主黨的無黨派人士為87%)。瑞典這一數字高達95%;韓國、澳大利亞及荷蘭分別為92%、91%、91%;台灣為83%。多數受訪者對中國領導人習近平處理全球事務信心不足。瑞典、日本的不信任程度最高,高達86%;韓國也高達84%;美國和澳大利亞分別為82%;台灣為68%。在這十七個經濟體中接受調查的絕大多數民眾都對中國普遍持負面的看法,平均高達69%,也達到或接近歷史新高。其中希臘和新加坡比率最低,分別也有42%和34%。台灣為69%。中國近鄰日本對中國的負面看法最高,高達88%。此外,瑞典為80%;澳大利亞78%;韓國77%;美國76%。

今年2月24日,普京冒天下之大不諱,悍然發動侵烏戰爭。他下決心之前,2月4日跑到北京和習近平會談,當天發表了中俄聯合聲明,雙方簽署了十五項合作文件,很顯然,普京從習近平那裡獲得了極其重要的支持,有了發動戰爭的底氣。現在普京閃電戰計劃失敗,又犯下屠殺平民的戰爭罪行,受到全世界一片譴責和制裁,而北京卻要一條道走到黑,強硬堅持自己向普京承諾並向全世界大聲宣布的中俄合作「沒有止境、沒有禁區、沒有上限」!這樣,一場戰爭下來,世人對中共的本性將會看得更清楚,中共國的國際形象肯定更進一步大倒退,在西方的戰略遏制下,未來幾十年的國運將受到極大的影響。

這豈止是一般說說的「抹黑」「辱華」那麼簡單?中共和它的總加速師是使中華民族蒙受奇恥大辱,並帶來世紀大災難!

《孟子·離婁上》曰:「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中共習總作孽如此,天理難容。這既不是「大翻譯運動」之過,也不是「大翻譯運動」之能,「大翻譯運動」絕對沒有這麼大的能耐。

(2022年4月8日)

關注時事,訂閱新聞郵件
本訂閱可隨時取消
發表評論

您的郵件地址未經允許不會泄露給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