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夏言聊天室:從譚德塞看中式「歧視」

從中國武漢起源的Covid-19疫情席捲全球,各國在合力抗疫的同時,也紛紛呼籲對病毒來源進行公開、透明的獨立調查。然而在此檔口,「種族歧視」問題卻成爲了萬衆矚目的熱門話題。

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谭德塞,他在国际舞台上公开指控台湾,称台湾人通过网络对他进行了长达三个月的侮辱与谩骂。(图片来源:推特)
世界衛生組織(WHO)總幹事譚德塞,他在國際舞臺上公開指控臺灣,稱臺灣人通過網絡對他進行了長達三個月的侮辱與謾罵。(圖片來源:推特)

疫情肆虐的當下,封城鎖國,公共娛樂場所均停擺,誰料「歧視」議題居然搶佔輿論焦點。

譚德塞,這位從來不被百姓關注的世界衛生組織(WHO)總幹事,卻在這場疫情中成爲了無人不曉的大角色。面對全世界的追責,窮途末路之中的譚德塞突然尋找到了一個切入口開始反擊。他在國際舞臺上公開指控臺灣,稱臺灣人通過網絡對他進行了長達三個月的侮辱與謾罵,說他是「黑鬼」及各式充滿針對性的「種族歧視」言論等。

譚德塞
世界衛生組織(WHO)總幹事譚德塞。(圖片來源:FABRICE COFFRINI/ AFP via Getty Images)

在疫情中躲過一劫的灣灣就這樣躺槍了!臺灣政府爲了表清白,總統蔡英文親自上陣作迴應,一場關乎「種族歧視」的口水戰就這樣超奇葩地拉開了序幕。

作爲歷史的教訓,「種族歧視」對人類具有超級危害性。在當今的文明世界裏,任何種族歧視言論與傾向都不被文明國家的法律所允許;因此,「種族歧視」的指控往往佔據了「政治正確」的優勢,它就像一把利刃所向披靡。一個黑人甚至一個華人只要有效地把導致他錯誤的事和「種族歧視」聯繫起來,就有機會將輿論導向羣體,他個人脫罪的概率就非常大了,看來譚德塞也是做足了功課的。

但根據臺灣的報導,臺灣當局對發表歧視言論的網軍做了追蹤調查,發現發帖者並不在臺灣,而是來自大陸。也就是說,有可能是大陸網軍有意栽贓臺灣,當然這也是預料之中的事。

當今世界,網軍試圖發起歧視性攻擊並能安然地維持三個月,在民主社會裏根本就不可能。而在大陸的高牆內,網民的攻擊性語言只有一種可能得以生存,那就是獲得了黨的授權。

在疫情發生之前,人們似乎並不在意世界衛生組織及掌舵人譚德塞與中共之間的友好關係。但疫情爆發之後,人們才意識到譚德塞與中共的關係不是一般地好,幾乎就是天生的一對。網民「讚美」這位掌舵人爲「譚書記」也是有原因的。

面對四面楚歌般的困境,譚德塞既然全力維護了中共的謊言,中共爲黑人譚德塞量身打造一個「慘遭臺灣人歧視」的鬧劇也就理所當然了,把「種族歧視」的指控推上國際舞臺,不但可以削弱臺灣「抗疫成功」的光環,還能將譚德塞從一個危害人類的幫兇變成了「種族歧視」的受害者。

「反對種族歧視」一直是海外華人自我保護的手段。遇到任何麻煩時,受害者立即就成爲了一個種族的代表,不惜把一個單一的事件無限擴大到族羣衝突的層面,來表達對「歧視」的零容忍度。

但事實上,生活在中國的中國人對「歧視」一向習以爲常,他們不但容忍社會的歧視現象,更樂意參與到那種歧視運動之中。

這是因爲中國社會在中共當局的洗腦教育下,其文明方式與西方是相反的。「歧視」恰恰是一種「政治正確」的表現;黨要求國民必須高度歧視「壞分子」,結果,政府抹黑哪個羣體,哪個羣體就遭殃,受社會整體的歧視。比如上訪人員遭歧視,法輪功修煉者遭歧視,低端人口被趕出大都市,香港反「送中」青年更被政府稱之爲「蟑螂」,受盡大陸人的歧視。

而更爲常見的「歧視」如:城市人看不起農民工,有錢人看不起窮人,大陸人稱臺灣人是「臺巴子」,華人稱西方人是「鬼佬」,同樣大陸人涌向香港,買空香港,也遭到香港人「歧視」。

疫情之中,先是湖北人、武漢人在全國範圍內遭到歧視,就像過街老鼠,被人舉報,遭人圍毆。現在輪到居住生活在中國的非洲人,被驅趕、被毆打、被限制。

這種明顯的歧視現象不但能在中國大行其道,也不會有受害者遊行抗議,這道理很簡單,因爲任何沒有中國政府默許或支持的集體性歧視行爲是無法發展成形的,這或許是爲了社會「維穩」,或許爲了轉移矛盾,也或許爲了政治目的。「歧視」是政府一把有用的工具;政府指哪打哪,也就不會被認爲是違法。

只有類似的歧視現象出現在海外時,華人才會堅決地「反歧視」,因爲西方法律會無私地幫助受害者。譚德塞式的「種族歧視」也就這樣誕生了。

更多社會

2020年5月30日晚,抢劫者从西雅图的一家被砸碎门面的商店中走出来。 (图:Karen Ducey / Getty Images)
社會

大洋兩邊的「流氓無產者」

美國是一個法治社會,個別警察出現的過度執法,在司法獨立和新聞自由的框架下,都可以得到解決。現在肇事的警察已經被拘禁和指控。而另外3名在場的警察也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