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访欧,北京背脊发凉

拜登出发访欧,又要开七大工业国首脑会,又要会见欧盟和北约各国领袖,又要与普京面谈,八天之间风尘仆仆,为美国打理一个全新的国际关系网。

英国首相自把自为,另外邀请了澳洲﹑印度﹑韩国及欧盟列席G7峰会,目的是壮大声势,方便以后把G7打造成G10。澳印韩都是亚洲强国,如此一来,G10便是世界上最强大的美欧亚民主联盟。

峰会未举行,七国联合公报已经外泄,除了疫苗﹑病毒追责﹑环保这些例行话题之外,最集中的要点就是对付中共。因此,美欧亚各国杯酒言欢之时,就是中共背脊发凉之日。

至此,拜登已基本完成了他上台之前许诺的,美国要重回世界,要联合盟国共同对付中共的大战略,这个老政客,搞外交还是有一套经验。

当然,客观形势也对拜登有利。中共在川普手上,已经吃了几记闷棍,真正发起对中共实施反击的,还是川普,还是他手下的蓬佩奥,还有余茂春等一大批熟悉中共事务的专家。美国这个国家,因其民主机制,有非同寻常的自我纠错能力,一旦发觉苗头不对,整个国家机器动员起来,两党两院很容易取得共识。因为不管内部怎么斗,斗得如何七彩,一旦涉及国家根本利益,所有人都要归队,那个“队”就不是你的党我的党,那个“队”就是美国。

因此张维为那种蚕虫师爷,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只看到表面看不到本质,所以会得出“美国不团结。欧洲不听话,中国不信邪”的戆居结论。而中共整个政治局居然被这个蚕虫师爷“舞”得神魂颠倒,可见整个政治局,便是一群缺乏大视野大胸襟的政客。

中共背脊发凉,原因是整个国际大势已不可逆转,不是说你今天换一副面孔,放弃战狼外交,突然变得温言款言,整个西方世界就会走回克林顿奥巴马那种绥靖政策。西方世界与中共拍膊头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自此以后,就是西方如何统一步调,共同对敌,收拾中共的问题了。

G7峰会联合公报中,著重提到高科技的协同发展,这一点对中共是致命的。光是美国已经很难对付,再加上G7,他们每个国家都可以独当一面,联合起来爆发的创造力更是空前绝后。不但经济实力雄厚,科技基础扎实,日后在创新科技方面,在共同制定新科技的标准和规则方面,都成了引领世界潮流的中坚力量。也就是说,中共被排除在这个大圈子之外,一边厢热气腾腾,一边厢死火,一边厢大踏步前进,一边厢不知所措,一边厢扩大版图,一边厢困守孤城,这样不消三五年,中共的生存空间就会急速被压缩,这是想起来都令中共不寒而栗的事。

G7上也会讨论如何面对中共的贸易霸凌的问题,这方面澳洲又可以现身说法。被中共霸凌后,澳洲非但没有死,而且活得更好,中国市场不稀罕,更全力开发世界市场。每个国家都懂得这个道理,互相之间又积极互通有无,一边厢生意畅旺,一边厢生意惨淡,一边厢对酒当歌,一边厢对隅而泣,这个结局,也是中共自己都可以看到的。

中共现在的问题是,要后悔已经太迟,现在再放弃争霸世界,再放弃战狼外交,对于时与势之失已经无补于事。也就是说,现在中共对西方竖起降旗,西方也不会善罢甘休了。

对民主国家来说,最危险的不是中共强大,最危险的是中共强大后,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必然碾压普世价值。与其等中共强大起来,各国被蚕食,倒不如趁中共还不够强大,把他挤垮。中共本质不会改变,再给他一次韬光养晦的机会,等他有朝一日再来反咬?

习近平在视察红军湘江血战纪念馆时,哀叹要“向死而生”,最近在视察青海时,又脱口说是要“九死而不悔”,一个最高领袖,说话“死死声”,真太不吉利了。可见他早已预感到中共的国力将急速衰落,日子越来越难过,将面临空前艰困,以至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那种极度危险的绝境。这是习自己内心的恐慌,也反映他黔驴技穷的万般无奈。

有朋友时常批评我看问题太乐观,我不喜欢那种没有根据的自我安慰,也不喜欢去追踪中共党内权斗,把希望寄托在某人下不下台的问题上。我只是尽量看趋势,看主流,看发展方向。专制独裁者貌似强大,可是实际是外强中干,内里空上来了,外面还打肿脸充胖子,因此他们要垮台,可能比我们想像的更快。

(全文转自作者脸书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