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落马真相

9月30日,中共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刊登通报宣布,决定给予孙力军开除党籍处分;开除公职处分;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孙力军今年52岁,山东青岛人。1999年,孙力军获世界卫生组织的专项奖学金,赴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大学攻读硕士学位,他的研究领域为公共卫生管理。回国后,孙力军从上海市卫生局外事处翻译升任至上海市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副主任。随后他加入国家安全部门,2017年12月,他被任命为公安部下属的港澳台办公室主任。2018年3月28日,任公安部党委委员、副部长。 

去年2月中国疫情爆发后,孙力军曾以中央指导组成员身分,前往武汉督导疫情防治工作。4月中旬,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突然宣布,孙力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如日中天的孙力军为何会突然落马?下面,我谈谈自己的看法。 

第一,孙力军的六宗罪 

根据中纪委700字的通报,孙力军犯了以下六宗罪: 

一、妄议党中央大政方针,制造散布政治谣言; 

二、拉帮结派、培植个人势力,形成利益集团,成伙作势控制要害部门; 

三、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一线擅离职守,私藏私放大量涉密材料; 

四、使用公安侦查手段对抗组织审查; 

五、生活腐化堕落,长期收受大量贵重物品; 

六、大搞权色、钱色交易。 

我认为妄议中央的罪名可以安在任何一个官员身上,因为每个人都要讲话,很难不议论政治,不说宫廷笑话。至于生活腐化和经济贪腐是中共官员的标配。中共就是一个黑帮,不腐化和贪腐根本就混不下去。人家都穿黑衣服,你一人洁白如雪,你不是另类是什么?所以,这些根本就不是事。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孙力军落马呢? 

时政分析人士胡平先生认为,“他(孙力军)长期以来腐败,怎么这次才落马?那就证明说你习近平的反腐败是‘选择性反腐’,不管多腐败,收不收手,只要你在政治上对习近平来说是可靠的,你就能安然无恙。”

胡平指出,通报中有一段话,点名孙力军“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一线擅离职守,私藏私放大量涉密材料”才是最关键的一条罪名。

芝加哥大学人权中心客座教授滕彪认为,孙力军有留学经历,学的又是公卫专业,这在中国政法体系中确实不多见,尽管外界不清楚他究竟掌握什么机密疫情资料,或是有没有泄露什么消息给外界,但有一点是很肯定的:“至少可以看出党内斗争的激烈化,中纪委在通报中已经毫不掩饰了。” 

第二,孙力军落马的真相 

我赞同胡平和滕彪的看法,习近平拿下孙力军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中共内部权斗,二是新冠疫情涉密材料。中共权斗从未间断,毛泽东就说过:党内无派千奇百怪,而私藏私放疫情材料如果没有泄密,也不至于让习如此痛下杀手啊?这两个原因为何导致孙力军滚鞍落马呢? 

首先,孙力军和公安常务副部长王小洪一直有矛盾。王小洪是习近平的亲信。孙力军留过洋,能说流利的英语,49岁就已经出任公安部副部长。所以,他对大老粗王小洪一直看不起。王小洪也将孙力军视为眼中钉。王小洪没少在习近平的面前告孙力军的状。 

其次,香港反送中运动的爆发,增加了习近平对孙力军的不满和猜忌。2019年6月香港爆发的反送中事件是习近平没有发现的黑天鹅,也是中共建政以来最大的政治挫败。它不仅使港人与中共分道扬镳,也使习的统一台湾成为中国统一之父的梦想破碎,更使中国四十年改革开放的形象毁于一旦。中共在香港安插了众多情报人员,为什么对反送中事件竟然毫无觉察?习近平对反送中事件耿耿于怀,思前想后,习近平总觉得中共内部有鬼,也对负责港澳事务的孙力军越来越不满。 

再次,孙立军的公共卫生管理专业害了他。孙力军毕业于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大学公共卫生管理专业,所以,当武汉新冠疫情爆发后,他以为自己的专业知识可以帮助他脱颖而出。他主动请战要深入武汉疫情第一线。到达武汉后,孙力军体现出对新冠疫情的极大兴趣,不仅深入到武汉病毒研究所调研,并且要求武汉政府和病毒研究所提供了大量疫情数据。但正是这一举动引起了王小洪和习近平的猜忌,他们在想孙力军要干嘛?莫非要将疫情机密材料泄漏给美国和澳大利亚?于是暗中对孙力军进行调查。发现他曾向腾讯公司的前副总裁张峰索要微信数据,并且与澳大利亚籍央视主持人成蕾交往频繁。这些信息进一步证实了习近平的猜测,于是先拿下再说,避免延迟带来灾难,这样孙力军就落马了。 

当然,这个说法是我的猜测,但是有依据的。一是,今年2月11日,美国《华尔街日报》引述知情人士报道,中国科技业巨头腾讯公司的的副总裁张峰涉嫌将微信收集的用户个人资料交给中国公安部前副部长孙力军,正在接受有关部门调查。知情人士还透露,调查人员正在调查张峰与孙力军分享了哪些信息,以及孙力军可能利用这些信息做什么。 

二是,澳大利亚外长佩恩今年2月8日证实,中国政府已正式逮捕了在中国国际电视台(CGTN)工作的澳洲籍记者成蕾,她被指涉嫌泄露国家机密。成蕾是在2月5日被捕,去年8月遭到拘押。澳大利亚前驻华大使芮捷锐分析指,成蕾一案很可能与澳中之间的紧张关系无关,而是与中国国内政治问题有关。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记者毕尔·伯图斯说,在他离开中国之前,中国警察曾经上门,到他的住处询问成蕾的情况。 

澳洲悉尼科技大学冯崇义教授分析认为,成蕾被抓涉及中共内部权力斗争,应该与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落马有关。他有两个理由,首先,他所了解的所有类似的被临时拘押的案子,家属一般都收到来自国安的通知,而成蕾的家属却没有收到任何通知。说明中国官方看来是有难言之隐。其次,孙力军在澳洲留学时,曾经与成蕾有过接触,北京或许是想通过她了解更多孙力军的信息。 

综上所述,我认为是孙力军和王小洪的权斗引起了习对孙的戒备,香港反送中运动的突然爆发加重了习对孙的不满,新冠疫情爆发后,孙立功心切,表现太积极导致习猜忌并认定孙要投敌跑路,于是先下手为强。至于孙被抓后,中纪委自然要立功将此案办成“铁案”。 

我说孙力军冤是指被抓这件事,但他作为中国的打手还真没少做坏事。《北京之春》主编陈维健先生曾撰文指出,孙力军这几年充当习的打手无恶不作,迫害709律师群是他,抓捕香港铜锣湾书店林荣基、桂民海等是他,2019年派警到港镇压“反送中”是他。党内斗争抓肖建华是他,抓吴小晖也是他,再远一点儿薄熙来,周永康,令计划事件他都充当马前卒。香港的反送中全世界都看到了警察的暴力令人发指,而这些施暴的警察被港人发现有不少是说普通话的警察,有些则没有警号,这些警察正是孙力军派到香港镇压港人的中国公安。许多涉及港澳台的脏活,黑活都是他亲自出马所干。 

孙力军干活太卖力气也不行,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独裁者对酷吏既爱又恨,爱其狠劲,下得了狠手,但又怕其不忠,对自己反目。王立军就像魔影一样在习近平眼前晃动,孙力军的命运在那一刻注定了。 

孙力军的下场其实是中国精致利己主义者命运的缩影,他们聪明勤奋,有专业知识,希望靠自己的努力在官场上成功。他们没有公平正义的价值观,甘心成为中共暴政的马前卒。他们不是平庸之恶,而是主动为恶。武汉新冠疫情爆发,孙力军本以为施展自己抱负的机会到了,但他不知道习近平要的不是能臣,而是唯唯诺诺的奴才。在习的眼里,中国是赵家人的江山,赵家人要世世代代坐江山、吃江山,决不允许有他人染指和有非分之想。

(全文转自议报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