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二十大前瞻:习近平会不会翻车?

中共二十大预定今年晚些时候召开。目前人们最大的预想重点是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是否会打破过去四十年的常规,继续担任中共总书记或者某种形式的最高领导人。分析人士普遍认为,如果不出意外,这种情况发生的大概率几乎是确定的。

中国事务专家、《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认为,如果按照中共当局既定的安排,习近平二十大连任是毫无悬念。

今年2月,人民日报发表一篇评论员文章,专门谈到二十大代表选举的问题。文章指出,对二十大代表的要求是要把政治标准放在首位,而在思想上、行动上、政治上始终必须同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胡平说:“这就是说,这个中央明文规定,只有拥护习近平的人才有资格当二十大代表。你按照这个规定办下来,那你二十大还用开吗?这总书记还用选吗?那当然就是毫无悬念了。”

中国事务专家程晓农博士说:“这是一个讨论了四年的老话题了。那么从这四年以来呢,我的感觉是,习近平连任可能性是增加了,不是下降。但是海外的媒体当中,还有自媒体当中,有些人是自己希望习近平不要连任。那么这样的话,他们就会讨论很多习近平可能不连任的各种假设的情况。但这毕竟是假设。”

从上到下的造神运动

人们注意到,在习近平获得“核心”的称号之后,称习近平为“领袖”、“统帅”的说法几年前已经开始,在过去一年里则越来越多。

著名中国事务专家林和立2022年5月27日在华盛顿智库詹姆斯敦基金会网站上发表的文章中(《习近平准备以同对手分享政治局席位作为交换,成为“终身领袖”》Xi Jinping is Poised to Become “Leader for Life” in Exchange for Sharing Politburo Seats with Rivals),专门提到习近平今年4月在广西视察期间,广西宣传机构对习近平的赞颂,说“广西的省级媒体称颂习近平是‘全党的核心、人民的领袖’”。

实际上,对习近平的赞颂已经远远超过宣传机构的范围。例如,中国共产党最高喉舌机构新华社主办的新华网转载了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机关报《广西日报》刊登的中共广西党委书记和广西人大主任刘宁4月22日在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代表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在大约三十分钟的讲话中,刘宁先后将近80次提到“习近平”、“领袖”、“军队统帅”、“领航人”和“党的核心”。

从5月23日开始,新华社推出50集关于习近平的“足迹”网络短片,介绍40年来“一路走来的习近平”,推崇习近平的丰功伟业。

中国的宣传机构,也就是所谓的媒体,都是由中宣部及其下属机构控制的,所宣传的内容,尤其是涉及到政治和敏感话题的内容,如果没有宣传部门的首肯是不可能见光的。对于习近平的所有这一切吹捧几乎不可能是在习近平本人不知情或者没有首肯的情况下进行的。更可能的是,习近平不仅乐见其成,甚至发挥了某种主导作用,也就是说,习近平本人非常希望能够继续坐在最高领导人的位置上。

习近平独裁:个人喜好,还是制度使然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不可能没有反对习近平的人。胡平认为,习近平还是面对一种潜在的挑战。

胡平说:“可是我们又有理由推断,今天在中共内部,在党内的高层有不少人是反对习近平的,是不愿意,是愿意想换人做做看的。只是现行体制使他们无从表达,因为中国这个体质就是个专制的体制,就是个独裁的体制。所以这个独裁者他可以不论他是不是得到党内多数的拥护,都可以维持一个被大多数拥护这种假象。”

但是胡平又表示,中共的这个机制,不能自动起作用,它有赖于独裁者很小心,很精心地运用权术,另外也要看民间,看体制内,看中共党内高层这些人有没有人有这种政治智慧或者勇气做出这种突破这种体制约束的事情来。

胡平认为,在今天的中国,确实反习的声音潜在的力量是不小的。那么他们能不能把这个转化成一种现实力量,这才是关键所在。因此,从这个角度看,习近平这次二十大确实还是面临着很严峻的挑战。

但是程晓农博士认为,习近平连任,加强个人独裁,这不仅是他个人的愿望,也是共产党体制形成的必然。

程晓农说:“我是在分析了共产党,这个中国共产党它的这个历史规律,也包括苏联共产党的历史规律,我发现它有一个钟摆现象。就是说所有的共产党政权,包括中国和苏联,建立政权时都是集体领导,然后很快就会过渡到个人独裁。从斯大林和这个毛泽东都是这样做的。然后强人死了以后又必然的会回到集体领导。但是集体领导早晚一天会把这个国家送到这个非常危险的路上去,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最后它又会再转向这个个人集权。”

程晓农以戈尔巴乔夫为例指出,戈尔巴乔夫到最后的时候,他就把自己变成了总统,把大权集中,他也不再对苏共政治局负什么责任了。习近平也是这样。他上任以后没有多久,他就开始逐步地集权。所以问题的关键是,集权、独裁是单纯他们个人的,也就是戈尔巴乔夫和习近平的个人的爱好呢?还是说这是一种共产党的领导人为了维持统治,他的一些内在的需要?

程晓农说:“我的看法呢,更大程度上是一种内在需要。就是说戈尔巴乔夫时代,他当时是推动各种经济政治改革,全都推不动。那么这种情况下,他想加强个人权利的推动。”

程晓农认为,在共产党体制下,无论是集体领导,还是个人独裁,都是为了维护共产党的统治,集体领导并不比个人独裁要好。

程晓农说:“那么习近平呢,实际上面临的是中共从江泽民到胡锦涛,这二十多年的集体领导,已经把中共拉进深渊了。很多人在讨论集体领导的时候没有比较客观地分析,集体领导同样是有害的。那就是说,集体领导之下腐败盛行,权力分散,各种势力会利用他们在高层的各种关联,然后肆无忌惮的捞钱,然后捞完钱以后,以中国的例子,是捞完了就往海外转移。那么这样的话,对习近平来讲,他作为一个接任胡锦涛的人,他面临的局势就是在2014年2015年的时候,中国外汇大出逃,最多的时候一个月达到1000亿美元。按照这个速度,如果习近平继续实行所谓的集体领导,那么过个三五年以后,中国的外汇储备就差不多没了,都被贪官们给转移到境外去了。”

程晓农指出,原来的集体领导,包括江泽民那一届的大部分人,还有胡锦涛时代的大部分人,包括大家很喜欢的温家宝,这都是在中国捞足了钱的。

程晓农说:“比方讲温家宝那位90多岁的老母亲,她名下就有12亿美元的资产。这当然不是工资积累起来的。温家宝从来没有对此做过回答。那么像这是算少的。其他的像曾庆红,那就更多了。所以这些人把资产往外转移,原因就是他们担心这些资产随时会被清算。那么对习近平来讲的话,这些资产被捞空了以后,中国经济就会垮掉。这对他来讲,维持统治和维持外汇储备,阻挠贪官们往外转钱,这是同一件事。”

程晓农认为,现在很多人分析习近平连任不连任,视角只是集中在他个人意愿上,好像习近平不应该连任或者怎么样,这都是从一种第三方的角度去看。他没有看到的是习近平当年遇到的局面,其实已经是集体领导造成的一种严重的危机状况。

程晓农说:“我把它比作一个形容就是一个大酒桶,一个木质的酒桶里面装满了酒,然后里边有大量的蛀虫蛀的窟窿,酒哗哗的往外淌。你看到那个桶四面八方都在漏,只要他不去堵这些窟窿,那么这些酒很快就会漏完的。所以习近平当时他的集权是从这样开始的。那么集权的路一旦走起来以后,就像毛泽东一样,最后他就会走到底了。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说习近平连任的可能性比较高。”

在目前情况下,中国共产党还有没有可能再实行集体领导了呢?

程晓农说:“我觉得现在并不存在这样的机制。共产党的统治也并不需要集体领导来维护。”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