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港青渡海吓得半死 经台“黄雀行动”赴美寻庇护

去年7月自学驾驶快艇偷渡台湾的五名港青,在波涛汹涌的南海航行中“吓得要死”后,终被台湾海巡发现,扣留于高雄。其后经美国过务院透过美国香港民主委员会(HKDC)组织总监朱牧民穿针引线,终获“人道主义假释”转赴美国申请政治庇护,整个过程长达半年。日前披露五名港青消息的《华尔街日报》引述朱牧民指,营救这五名港青的过程类似1989年六四事件后的“黄雀行动”,台湾正扮演与当年香港同样的中继站角色。

报导说,这五名港青的年纪介于18至26岁,去年7月偷渡时,彼此近乎互不相识。而他们离港的原因皆为参与反送中运动受到不公平检控、无可避免地要入狱。

《华尔街日报》访问其中三人,分别是25岁的Ray、22岁的Tommy和26岁的Kenny。Tommy与Kenny 都说,先前花了好几千美元,不只一次企图逃亡,结果都被骗了。

看YouTube自学驾驶快艇 航行中“吓得半死”

最后三人合资约1,300美元(约1万港元)购买一艘双引擎充气橡皮艇,约好在一个偏远码头集合,当时他们身上只穿T恤短裤,有一人带著鱼竿,另一人将积蓄带上。由于担忧当中有人是“鬼”,几人交谈甚少。

他们有人已经先从YouTube影片自学如何在大浪中驾驶快艇,目标是台湾,出发后大家轮流操纵方向盘,只用iPhone和指南针导航。出发五个多小时后,手机定位显示他们仍在中国水域。Ray回忆说,当时看见身分不明的船只就紧张起来:“我们吓得半死。不知道那些人是干什么的。”

黑暗中发求救信号 获台湾海巡发现

好不容易进入公海后,他们才减速,并进食携带的薯片、糖果和玉米罐头。在水上航行约十个小时后,他们停止引擎。Kenny故意破坏掉快艇的一具引擎,希望若有人发现他们,会因为他们只剩一具引擎,燃料物资又不足,而带他们上岸。

他们在黑暗中放出SOS的求救信号,大约一小时后,远处一道白光照射过来,是台湾海巡船只。之后他们被带到东沙群岛(大约位于香港前往台湾的 2/3 路程),再被带到高雄的一个秘密地点,被拘留于一个政府设施,并获提供衣物、香烟和当地报章。

不愿共军有进犯借口 台政府未留五人

五名港青中有人表达定居台湾的意愿,但官员告诉他们不能久留。《华尔街日报》引述知情人士指,台湾政府不愿因此事让共军有进犯的借口。而五名港青也不知道美国国务院在他们被扣留在高雄期间联络了旅居华府的香港民运人士朱牧民,要求他居中穿针引线,将这五人以“人道主义假释”(humanitarian parole)带到美国。

《华尔街日报》形容,营救五名港青的过程类似于1989年天安门事件后的“黄雀行动”,当年朱牧民的父亲朱耀明牧师曾暗助数百名天安门民运人士到香港暂住,等待文件批准后入境美国、法国和其他西方国家。朱牧民说:“台湾现在扮演的角色有点像1989年的香港。”

报导说,就在朱牧民在华府为五名港青奔走时,美驻台官员去高雄会见了这五人,保证会协助他们。

报导引述另一消息人士指,美台最终花了六个月时间,才帮助五人安全离台赴美。他们最终于1月13日乘坐飞机前往苏黎世,再转往纽约,并在抵达纽约后,首次以视讯方式联络家人。

Tommy的双亲、手足都哭了,Ray的母亲说,半年多没有音信,她以为儿子已经死了。Tommy与Ray目前留在纽约,合住一单位,希望上学,其后将加入美军。Kenny则是移居华盛顿,与其他香港难民一齐居住,并与其他人合办一个帮助香港人的组织。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