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澳洲】我们这一年

难忘的二0二0年终于过去了。回想起这一年的经历,内心既充满悲辛,又满怀喜悦。

今年春节是我父亲的新香,原想,借父亲新年之际好好招待下平日对我们关爱有加的亲朋好友,不料,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在武汉暴发,打乱了我们原有的安排。尽管节前我们已筹备了十来桌丰盛的酒宴,可我们还是决定,在武汉封城的当日,便向所有的亲朋好友发出了停办父亲新香的通知。看着家中摆满的各种菜肴,我们只得去购回个大冰柜进行储藏。也正是这一大柜食物,帮我们度过了那段艰难的抗疫日子。

自孩子们移民澳洲,我们二老每年春节都要回老家同兄嫂一家团聚,一来是在外几十年,内心难以割舍对故土的那分眷恋之情;二来也可以减少孩子们不在身边的孤独与寂寞。今年暴发疫情,也使兄长一家老小全被阻隔在家。大侄在武汉做生意,一家三口,每年春节难得回乡玩上几日,今年的疫情,也使他们一家三口在家整整陪伴了七十余天。小侄从事金融押运工作,节后不久,便应召回单位,参加到市里的抗疫工作。那段日子,空气中弥漫着阴霾,人的心情变得十分沉重。每天在家守着电视,看着昔日熟悉和繁华街道,一下变得如此的寂静和落寞,人满为患的医院,人们脸上都布满无助和焦虑,还有朋友之间相互转发的各种令人忧虑的信息,看后更增添了内心的惶恐与不安。儿子也不时从澳洲发来信息,了解我们的情况,当得知我们没有口罩后,他一连跑了许多地方,终于为我们订购了一些N95口罩,并告诉我们,澳洲的口罩也被抢购完了。不几日,他又沮丧地告诉我们,口罩没货了。我们告诉他,老家的疫情没市区严重,我们也不外出,用不着口罩。如今是信息时代,生活在异域的孩子,对武汉疫情的严重性比我们还清楚,内心的担忧和恐怖一定胜过我们。随着国内各地医生陆续驰援武汉,看着两神医院的迅速建成,被感染的市民也都得到入院治疗,我们紧绷的心弦才渐渐得以平静。随着疫情的发展,武汉的防控措施也更加严格,连我们生活的乡村,出村的道路也全被封闭。我们所在的塆子离市区不远,可毕竟是乡下,疫情比市区轻了许多。随着天气渐渐温暖,春天也加快了她的脚步。在家关久了,我和老伴不时到田畈地头散散步,看着塘边的杨柳早已挂满一串串鹅绒色的嫩芽,南岗坡边的桃树,正悄悄绽放出粉红的花朵,我们的抑郁心情一下舒朗了许多。大侄一家也外出挖回许多荠菜,我们便一起包荠菜饺子,一家老小其乐融融。

不久,疫情在澳洲暴发,我们刚刚平静的心情又一下紧张担忧起来,毕竟澳洲有两个年幼的孙子,还有上了年纪亲家们。老伴不停地在手机里翻看关于澳洲的各种疫情信息,口里唠叨着:“澳洲怎么还不停课!”我们每天都怀着忧心忡忡的心情盼望同孩子们视频,了解他们的情况。看着当地疫情一天天严重,我们内心更是充满担忧和牵挂,想为孩子们做点什么,又无能为力。转眼到了农历的三月初三,一大早,我便去畈地扯回一大把荠菜花,老伴洗净后,加上茶叶,煮了一大锅荠花蛋。按家乡的习俗,吃了三月初三的荠花蛋,一年身体健康,百疫不侵。老伴对我说,孩子们不在身边,我们就替他们吃几枚荠花蛋吧,祝愿他们一家老小今年都健健康康,平平安安!

二0二0年四月八日,武汉终于解除了封锁。从元月二十三日封城起,整整七十六天。

五月二十三日,我收到武汉炎黄文化研究会会长戴新民先生邮来的新著《武汉封城76天》。翻看戴先生在疫情之中的一条条微博和图片,真切地感受到他的一颗赤子之心,与他生活的城市紧紧相连在一起,在七十六天里发出的勃勃跳动之声。

进入初夏,国内疫情进一步好转,人们的生活又重回正轨。这期间,我们回到了久违的武汉市区,回到了硚口的家,见到了一张张熟悉的面孔。疫情之后的人们,好象经历了一场生离死别,彼此相见,寒暄中多了几份真切的关怀与问候。疫情仿佛是一场净化剂,涤净了存积在人们心头的许多尘垢,减少了人与人之间隔阂。熟人相见,远远便抱拳问好,彼此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然而此时,正值澳洲的秋冬时节,刚被抑制住的疫情,又在当地暴发,被感染的人数迅速增加,好在当地政府吸取前一波抗疫经验,迅速采取了有效防控措施,学校提前放了假,孩子们也在家上班,出门也戴上了口罩。疫情虽然严重,可我们的心情不再像前段时间那样充满担忧和不安。

随着澳洲春季的来临,当地疫情进一步好转,防控措施也逐渐放松。孙子们又重新回到学校。到了十月,儿子告诉我们,他们想在大孙子明年正式上学前,换一间较大的学区房。孩子们的决定,我们全力支持。这之后,儿子和儿媳经常外出看房,有满意的房源,就给我们发来图片和相关资料。我们二老,便整天在家翻看一张张图片,讨论那家房子内部分布更合理,那家花园和外部环境更优美。到了十一月,孩子们终于在wheelers hill区如愿拍得一间占地面积650余平方米的学区房,比原来居住的房子大出近400余平方米。房子的顺利拍得,我们两老在家高兴了好几日。虽然我们二老,退休后在老家过着深居简出的日子,却总想着能为孩子们做点什么,看着一天天长大的两个孙辈,听着他们时常在视频中叫着:“爷爷奶奶,我们想念你们了”的稚稚童音,我们内心便仿佛灌满甜蜜一样充满幸福和喜悦!

十二月十六日,孩子们终于顺利搬进了新家。过完圣诞节,大孙子就要在新家附近的小学正式入学了。我们真为孩子们感到高兴!

二0二0年虽然过去了,而新冠肺炎疫情尚未结束。对那些在此次疫情中失去亲人的人们,我内心深怀悲悯与同情;对那些仍深陷疫情之中、为生活苦苦挣扎的人们,我也常默默为他们祈祷:愿他们早日结束这苦难的日子,让每一位善良的人们都平安幸福!

二0二0年,我们是幸运的。我们全家老小和所有的亲人都平平安安,虽然疫情一时阻隔了我们之间的相互亲近,但正因如此,也更加贴近了我们彼此热爱之心!

愿疫情早日过去,愿世界重回太平!

(2020年12月20日写于武汉黄陂张杨塆)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