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有沒有武統台灣的魄力?

本周進入兩岸敏感時刻,台灣第15任總統副總統就職典禮將在5月20日舉行,中國政協、人大「兩會」則自3月延後至5月21日、22日舉辦。蔡英文的就職演說內容或將成為「兩會」的議題。從四月中旬習近平親赴陝西點讚「西遷精神」開始,武統台灣的呼聲又在大陸響起,美軍近期派出了武裝為520護航。但奇怪的是,幾位大陸軍中有名的鷹派人物卻表現出相當的理智,中共國防大學軍事教授、軍事學博士房兵在回答媒體提問時更直言「媒體不要給年輕人打雞血,沒有好處」。他說:「北京軍費僅是美國的幾分之一,不能動搖美國世界第一的戰略位置。」人們問道,「好戰者為何變成了和平鴿了呢?」

大陸官網接連叫囂武統台灣

4月15日是大陸的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中共解放軍東部戰區陸軍微信公眾號「人民前線」發布「丟掉幻想,準備打仗」一文,該文說憂患意識任何時刻都不能丟掉,更重要的是作為軍隊和軍人,要強化憂患意識、危機意識、打仗意識,加緊練兵備戰,確保一旦有事便能夠斷然出手,堅決有力地消滅敢於來犯之敵。

文章指出,現今的中國大陸已進入新時代,處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正在發生並醞釀着質變的時代,是前所未有地接近民族復興,也前所未有地面臨挑戰壓力的時代。 新時代既有機遇,也有挑戰與威脅 。

據觀察者網報導說,「丟掉幻想,準備鬥爭」是中共前領導人毛澤東在中共建政前發表過的一篇文章標題,毛曾說過,「我們愛好和平,但以鬥爭求和平則和平存,以妥協求和平則和平亡。」

同一天,中共國台辦旗下的中國台灣網也刊發「武統台灣什麼時候開始」的文章,宣稱當前疫情導致國際局勢及台海局勢發生深刻變化,「武統」聲音再次水漲船高。

中共火箭軍技術、核戰略專家楊承軍,日前也刊文詳細論述關於所謂的「武統」的諸多細節,如台海區域局勢、「武統」的6項觸發條件、「武統」的準備以及戰後治理等問題。

所謂的六大觸發條件,包含:

1.台灣當局公然宣布獨立時。

2.台灣當局組織獨立公投,使祖國面臨分裂時。

3.台灣有外軍部署時。

4.台灣重啟核武研發時。

5.台軍使用軍事手段攻擊大陸時。

6.台灣發生大規模動亂時。

楊承軍在文章中強調,只要出現上述任一情事,國家軍委會迅速決斷以武力方式實現國家統一。

台美的反應

4月16日,台灣陸委員會發言人邱垂正在記者會上表示,最近大陸媒體使用較激進的文字。對此,台方不歡迎也不希望特定激進人士跟媒體鼓動非和平及武統的言論,此舉無助於雙方良性互動。

邱垂正指,蔡英文總統再次當選後一再強調,面對中共的文攻武嚇,台方保持不挑釁、不冒進的態度。台方維持台海和平穩定的立場一貫堅定,台方希望中共當局明白,「民主的台灣民選政府,不會屈服於威脅和恫嚇」。

陸委會發言人邱垂正
台灣陸委員會發言人邱垂正在記者會上表示,最近大陸媒體使用較激進的文字。(圖片來源:中央社)

邱垂正還指,近期中共軍事演訓動態頻繁,推高了台海的緊張局勢,相關的軍事行動無助於兩岸關係的正向發展。

據台灣媒體報導,在武漢疫情泛濫後,中共軍機開始頻繁繞台飛行。據統計,中共軍機從武漢封城當天以來,已經七次飛經台灣鄰近海域。中共頻繁的軍事行動,引起美國的關注與回應。從3月25日開始,美國也已7次派軍機飛經台海周邊飛行。

據《中央社》報導,國防部5月14日上午發布新聞稿表示,美軍一艘作戰艦當日從北向南航經台灣海峽,是在執行一般的航行任務,而目前該艦仍然繼續向南航行,至於國軍則運用聯合情監偵掌握區域情勢,狀況正常。

對此,美國海軍太平洋艦隊(U.S.Pacific Fleet)也主動在臉書粉絲團上披露,通過台灣海峽的該艦為麥克坎貝爾號驅逐艦(USS McCampbell DDG-85)。

根據國防部的公開資訊顯示,此次美國軍艦經過台灣海峽,為今年以來第6次。而2019年全年美艦僅9次通過台灣海峽。

而根據「Golf9」公布的飛行軌跡資訊顯示,近期2架B-1B超音速轟炸機自美國關島「安德森空軍基地」起飛後,接近台灣東部外海,途中是由2架KC-135加油機於空中補給油料,KC-135在完成了加油任務後返航,而B-1B則繼續自台灣東部外海向西北飛行。同時這也是B-1B轟炸機本月第6度現身於台灣周邊空域。

郁慕明:已做好「投降準備」

聚台灣媒體報導,5月12日,新黨榮譽主席郁慕明在台灣《中國時報》發表文章預測,武統台灣可能在今年發生,與其被當炮灰再投降,不如先做好被動接受的準備比較有尊嚴。

郁慕明表示,因為蔡英文不接受「九二共識」,在520的就職典禮上依然會非常強勢,結合美國給大陸的壓力,搞得兩岸時刻會發生戰爭。

郁慕明表示,台灣必然面對兩種可能。第一,台灣是一張美國向中國討價還價的「牌」,台灣時刻會成為「棄子」。第二,中國先發制人,把美國的「台灣牌」收回,戰場當然就在台灣。

郁慕明表示,這就是現實,他已做好被動接受「武統」的心理準備。

郁慕明的說法得到了大陸的歡迎,網民稱他為「統派代表」,「一旦開戰,中共肯定饒他不死」。

作為《央視》節目《海峽兩岸》也立即跟進,以郁慕明稱「已做好被動接受武統的準備」作為討論主題。

中共計劃8月在南中國海舉行大規模演習

日本共同社12日援引沒有姓名的消息來源從北京發出報道說,中國人民解放軍正在計劃8月在靠近中國南部海南島的南中國海區域,舉行設想奪取台灣有效控制的東沙群島的大規模登陸演習。

報道說,中國軍方對美軍在南中國海的軍事活動日益活躍感到焦慮,該演習有可能導致與美國、台灣之間的緊張加劇。

但截至目前,中國方面還沒有就中國軍方是否計劃在南中國海進行大規模軍事演習的問題發表公開的聲明或評論。

據美國之音報導稱,近幾個月來,隨着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在全世界的擴散,針對中共當局的追責呼聲在許多國家高漲之際,中國軍方頻繁在台灣近海和南中國海秀肌肉,引起周邊國家的警覺。許多觀察家認為,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當局調遣其軍隊進行這種肌肉秀大致有兩個目的。一個是分散人們對新冠病毒疫情起源和責任問題的關注,一個是煽動民族主義情緒,提升中國人對中共政權的向心力。

據資料顯示,東沙島距離台灣約500公里,政府於2007年成立東沙環礁國家公園,是台灣第七座國家公園。沙島及太平島目前都由海巡署駐守,平時東沙島大約有250名兵力、太平島約有近200名兵力。兩島的指揮官編階均為軍職上校,負責統整防務,戰爭時則由本島增援。東沙島可做為人道救援與對南海的停泊補給、醫療救護的中繼點用途,於國防、外交及主權等層面均有其特殊意義。

東沙環礁衛星照(圖片來源:臉書/海洋國家公園管理處)
東沙島距離台灣約500公里,政府於2007年成立東沙環礁國家公園,是台灣第七座國家公園。(圖片來源:臉書/海洋國家公園管理處)

胡平:老鷹變成和平鴿了嗎?

前些日子,在台灣海峽及附近海域,中美軍機軍艦頻現,於是有不少人擔心會不會擦槍走火,引爆戰爭。與此同時,在大陸內部又興起一股「趁疫攻台」的呼聲:大疫之下,美國自顧不暇,此時不打台灣,更待何時?

不過,中共兩位着名鷹派人士的講話卻唱起了反調,老鷹好像變成了和平鴿。

一位是清華大學國際關係研究院院長閻學通。閻學通在回答記者問中美雙方是否存在擦槍走火、甚至爆發公開對峙的可能性時,明確地說不會。閻學通說:「目前在南海和台海地區,都不會發生故意的擦槍走火,因為美國、中國大陸、台灣地區三方對軍事行動的控制都非常嚴格。所以說,首先,在這些地區發生擦槍走火的可能性非常小其次,即便發生了擦槍走火,有關各方也一定能夠及時地把它控制住,不讓它發展成為戰爭。」

北京清華大學國際關係研究院院長閻學通。
北京清華大學國際關係研究院院長閻學通。(圖片來源:2017年5月閻學通的視頻截圖)

不錯,在過去,確實發生過由下面擦槍走火而引爆戰爭的事例。這又分兩種情況。一種是,本來互相猜忌的雙方都並不打算打仗,由於下面的人意外的擦槍走火,導致高層誤判,結果就打起來了。另一種情況是,一方本來就想開戰,苦於師出無名,於是故意製造一起擦槍走火的事件,作為開戰的藉口。為了避免這兩種情況的發生,現在,有關各方的高層都建立起熱線直通的聯繫管道,因此就消除了由擦槍走火而引爆戰爭的可能性。

另一位中共鷹派人士是解放軍少將喬良,也就是那位寫過《超限戰》一書的一位作者。喬良說:台灣目前形勢文統無望,只能武統,但不可輕率急進,因為解決台灣問題的關鍵在於先解決中美實力對比;中美未分高下之前,台灣問題不可能徹底解決。

喬良強調,台灣問題並非陸台兩家的內部事務,美國明擺着要插手其間,而且也有這實力;特別是當中國經濟和人民幣還未擺脫美元約束,或全球經濟與金融還處在美元體系,中國無論政治與經濟及軍事的任何決策,都不能不考慮這首要的外部約束,既然如此,若現階段硬着頭皮解決,台灣將成為中國沉重的包袱。

喬良稱,台灣問題並非中國復興大業的全部內容,甚至連主要內容都談不上。因為復興大業的主要內涵是14億人過幸福生活,一切都必須給這個大業讓路,包括台灣問題的解決。解決台灣問題的關鍵不在於如何解決台獨勢力,而是先解決中美實力對比。在中美角力分出高下之前,就算等到猴年馬月也得等,但絕不是乾等,只要不斷提高和增強中國克服外部約束的實力,一旦美國沒法介入,「收復台灣如探囊取物,遇佛殺佛,見僧殺僧,試看誰敢做絆腳石?」

不少人讀到喬良的講話很驚訝,因為這好像和此前他的鷹派形象大相逕庭,老鷹變成了和平鴿。還有人猜測,喬良的這番講話究竟是他個人的觀點,還是代表了高層的意思。

在我看來,喬良的講話並不出人意外。我認為,中共現階段確實不打算武統台灣。中共現階段主要是防獨而不是促統。最有說服力的證據就是:每當台灣方面出現追求台獨的明顯動向,中共必定提高文攻武嚇的聲量,並向美國施壓,要美國出面叫停台獨的動向,從而避免攤牌。如果中共急於武統台灣,它就會聽任台灣人搞台獨,甚至賣個破綻,縱容你,暗中鼓勵你搞台獨,引誘你跨過紅線,然後就「師出有名」,發動武統。可是中共並沒有這麼做,可見它在現階段真的是不想武統。

在《「一國兩制」的來龍去脈》一文里,我寫道,鄧小平提出的「一國兩制,和平統一」,本來是為仍然實行威權統治的蔣經國量身訂製的。隨着台灣走上民主化,「一國兩制,和平統一」的計劃就已經破產。「中共深知台灣人民不喜歡一國兩制,以和平方式實現統一絕無可能;要統一,只有靠武力。中共應該早有武統的方案,不過在現階段還不打算馬上實行,因為沒把握打贏,台灣的軍力不可小視,還有美國的對台關係法。再說,就算打贏了也代價太大。因為中共很希望能繼續保持目前這種和平發展的戰略機遇期,一旦打仗,這個戰略機遇期就沒了。在中共那裡,武統的主要障礙是美國。因此它指望假以時日,中共國力軍力進一步增長,美國不得不放棄對台灣的保護。到那時,中共兵臨城下,台灣也許就只好接受一國兩制了。」——喬良的講話不就是這個意思嗎?

於是,「一切就歸結到時間上。時間會站在誰一邊?」一方面,我們看到,由於中共當局的壓制、封鎖和隱瞞,致使一場原本可以扼殺於萌芽狀態的疫情蔓延全球,造成百年不遇的大災難,美國朝野對中共的不滿達到二十多年來的最高點。另一方面,也就是最近,在前階段已經消聲匿跡的擁抱熊貓派的聲音再次浮出水面。按照這派人的觀點,疫情已經改寫了世界地緣政治格局,中國的崛起已經不可遏制,美國必須要接受這個事實。其言外之意,不問可知。

眼下,確實是一個危險與機會並存的時代。

習近平為啥讚美「西遷精神」?

正當大陸輿論叫嚷武統台灣時,4月20-23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到陝西進行考察,並專門前往西安交通大學,考察交大西遷博物館。他在講話中多次點讚「西遷精神」。

習近平表示,「西遷精神」的核心是愛國主義,具有深刻現實意義和歷史意義。

習近平說:「而在這個(國家)戰略部署下,我們這個交大人,體現出來的這種西遷精神,我剛才講,我說這個核心是愛國主義,精髓是聽黨指揮跟黨走,真正的話呢,是與黨和國家、民族和人民同呼吸共命運。」

西遷的背景到底是什麼?

韓戰結束後,1954年,中共最高當局提出了武力統一台灣計劃,開始炮擊金門,引發第一次台海危機。同年12月,美國與台灣政府簽訂了《共同防禦條約》,正式向中共宣告將保護台灣不被侵犯,令中共當局的極大憤怒,1955年1月,美國第十三航空隊進駐台灣。2月,中共發動攻擊占領了台海附近的兩個島嶼。

1955年3月,在中共全國代表會議上,毛澤東說:「帝國主義勢力還是在包圍着我們,我們必須準備應付可能的突然事變。」毛澤東認為武力統一台灣,沿海城市將遭到美軍的炮火打擊,於是他要求動員進行一場內遷運動,將集中在沿海的科技、工業以及學府等機構向內地深處遷移。1955年4月,中央作出的第一個內遷命令就是將上海交通大學分成兩部分,一部分遷移到西安,西遷交大曆時四年,遷校總人數達一萬五千餘人,後定名為「西安交通大學」。

如今的台海似乎重現當年的形勢,習近平用點讚「西遷精神」來尋找毛澤東一般的號召力,要求知識精英階層學習當年的「西遷」,「黨要幹啥就幹啥阿,拔起背包就出發。」習近平說。

毛澤東的內遷計劃並沒有達到武統台灣的目的,那習近平是否想完成毛澤東的遺願呢?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將不會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