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台背後的上海究竟在發生什麼?

——被割裂的兩個世界

近幾日,上海疫情發酵,身為中國「門面」的國際都市上海,陷入了長達一個月的封鎖。一時間,人們求醫無門,甚至連基本的溫飽都無法保障。在積累了數年與疫情對抗的經歷後,竟然還會出現這般混亂的情況,讓人不禁想問,上海,到底怎麼了?

恰巧我有幾個朋友在上海工作生活,於是我向他們現在的生活情況,但得到的答案,卻是兩個世界。

小張在上海和男朋友合租在一個比較高檔的小區,他們兩人都在外企上班。疫情以來,兩人的公司都已經發了好幾波物資,牛排、蝦餃、水果……小區的補給也很充分,他們改掉了吃外賣的習慣,每天在家裡炒幾個菜,除了改在家裡上班,他們倆的生活似乎沒什麼變化,一切還是那樣平靜,他們不需要擔心生活的問題。

小張收到的物資
小張收到的物資(圖片來源:曉宇)


小張收到的物資
小張收到的物資(圖片來源:曉宇)


小張收到的雪糕
小張收到的雪糕(圖片來源:曉宇)


小張收到的牛排
小張收到的牛排(圖片來源:曉宇)

小劉自己一個人住在上海,這次封城可以說對她沒有任何影響。雖然足不出戶,但是她還是能天天吃到新鮮的三文魚、蔬菜、雪糕、甜品……因為每天在家,她有了更多的時間去玩自己喜歡的線上劇本殺。

小劉仍可以吃到新鮮的三文魚
小劉仍可以吃到新鮮的三文魚(圖片來源:曉宇)


小劉收到的甜品
小劉收到的甜品(圖片來源:曉宇)


小劉收到的甜品
小劉收到的甜品(圖片來源:曉宇)

小吳在上海與4個室友合租,街道兩周發一次物資,一個塑料袋裡稀稀拉拉地放着兩個橘子,兩個洋蔥,一根西葫蘆,一根火腿腸,而這些,需要他們5個人一起分。小吳看着手上分來地一個橘子,有苦說不出。不過這還算不錯的,起碼手上的這個橘子,還是能吃的,想到前幾天分到的那幾棵壞掉發臭的蔬菜,小吳又搖了搖頭。

沒有物資也不能餓死啊,靠着這兩周才發一個的橘子肯定是活不下去。沒辦法,人們只能依靠某些有資源、有渠道的人開的團購。不少人通過這次上海封城,狠狠地賺了一筆。團購群里最受歡迎的是168元6-8斤的蔬菜盲盒,所謂盲盒,也就是說在你實際拿到手之前,是不知道裡面有哪些蔬菜的。每次「團長」會在群里告訴大家,我們這次的團購可能會有哪些蔬菜,比如說西紅柿、黃瓜、西葫蘆等等,但每次拿到手的,都是那些特別壓稱的白蘿蔔、胡蘿蔔、萵苣等。「而且根本沒有綠葉菜,那種菜特別貴,真沒想到都這個年代了,人們還會因為生存問題頭痛。」

「一個6-8斤的蔬菜盲盒,一個大萵苣,兩個胡蘿蔔,就完事了。在這次封城之前,我從來沒見過那麼大的胡蘿蔔,能有小臂那麼大。」小吳哭笑不得。

既然這些「團長」有方法能夠搞到物資,那政府怎麼就不行呢?為什麼街道兩周才發一次物資呢?

我向小吳提出了這樣的疑問,小吳被我這樣「天真」的提問逗笑了。「你還以為他們(政府)真的沒有辦法呀,要我說他們就是為了上海的經濟,封城了經濟怎麼辦,就算是封着也得讓你把錢花出去。」

「不是說現在大家都在給上海捐物資麼?為什麼還會出現這種情況?」我問道。「唉,一提到這個我就氣不打一處來。每次我在朋友圈說沒東西吃,都有好多人說我矯情。但事實是物資發了,也發不到我們的手上,可能他們人手也不夠吧。」小吳無奈地說,「還有的團,他們賣的菜直接是從別的城市捐贈的物資里拿出來的,我就收到過。我上次買的蔬菜盲盒裡有幾個茄子和豆角,你可能不太清楚,上海這邊不咋吃這種蔬菜,我覺得這些是從遼寧的物資里拿出來的。」

「現在這個日子過的,還不如真得了新冠,被送到方艙里去,起碼餓不死,一日三餐。但也不行,要是運氣好,分到市內地方艙,就是電視新聞里天天去拍攝的那些,生活還有保障。要是分到郊區的那些方艙,都沒建完,屋頂都是漏的,還是看命。」

「最開始的時候,街道只告訴我們要封兩天,我是預備了一周的物資,想着肯定夠。沒想到一周又一周,不知道這樣的日子還要到什麼時候……」

不過這段日子也算是苦中作樂,因為封城,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好像更近了。小吳第一次和鄰居們變得如此親密。今晚的晚餐,米飯是樓上的阿姨給的,可樂是鄰居小哥送的,西紅柿是樓下的姐姐送的,這樣拼拼湊湊,也拼出了一頓美味的晚餐。

小吳的晚餐
小吳的晚餐(圖片來源:曉宇)

但是,這樣的日子什麼時候能夠結束?這次封城結束後,上海又會不會再次封鎖?已經被疫情折磨了數年的中國人,什麼時候才能真正地回到日常生活中,不再擔憂什麼時候會吃不上飯,不再擔憂什麼時候會失業?小吳看着面前拼湊出來的晚餐,又陷入了對未來的迷茫……

關注時事,訂閱新聞郵件
本訂閱可隨時取消
發表評論

您的郵件地址未經允許不會泄露給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