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大家談:「這是我們最後一代」為何引發輿論震撼

上海封城期間,一位核酸檢查陰性並堅拒警察非法轉運的男子對威脅他家三代將因此受影響的警察說:「這是我們最後一代,謝謝!」。

這段視頻在5月11日播出後傳播了中文網絡,被部分網民認為是「記錄這個偉大時代的史詩級對白。」

隨後,該視頻被中國各平台刪除,微博直接屏蔽了「#這是我們最後一代,謝謝!」、「#最後一代」這兩個話題。儘管如此,海外輿論關於這段警民對話的關注和討論仍在繼續。

「這是我們最後一代」傳達了什麼信息?為什麼說這句話道出了許多年輕人的心聲?有網友認為這是「今天中國最震撼的一句話」,它的震撼力在哪裡?

有人把「這是我們最後一代,謝謝!」解讀為「你的統治到我結束,你給的苦難到我為止。」

獨立時評人、自媒體《小民之心》主持人小民認為,這反映了年輕人對過去、對現實的反感,以及對未來的絕望。通過停止自己生命的延續來阻止中共施加的痛苦的延續。

他說:「我很認同這個解讀。應該說在這個社會上,年輕人擁有最敏感的神經。在中共統治之下,在這個制度下,所有的人生活得都很壓抑、很痛苦。尤其是年輕人,他們生活得尤其的痛苦、尤其的壓抑。這不單單是物質貧乏,比方說年輕人因為經濟上的壓力而帶來的感受。對他們來講,更多的是精神上所受到的傷害。他們面對這個社會上的不公不義,面對自己的尊嚴被踐踏,像隨意地闖到你的家裡去把你給揪出去,沒有任何道理可講。公然地踐踏憲法、踐踏法律,這個憲法還是他們自己制定的,他們就毫不在意。可我們卻無力反抗,我們也無力改變這個現實。這個情況不單單是年輕人一代,包括我們的父輩,我們的祖輩。所以這個時候,我們只要對過去有所了解的話,都可以知道他們,我們的父輩、我們的祖輩生活的已經很痛苦了,我們活得也很痛苦,所以我們不想把痛苦帶給下一代。很多人可能有條件,可以給孩子吃的、喝的、穿的,但是在中國這個環境下,你無法給孩子以尊嚴,我們自己就沒有辦法有尊嚴地活着。所以這個時候我個人想,他說我們這是最後一代,這反映了年輕人對過去、對現實的反感,以及對未來的絕望。通過停止我們生命的延續來阻止痛苦的延續,來阻止中共對我們施加的痛苦的延續。」

也有人想把「最後一代」這句話解讀為「如果我們的孩子也必須忍受我們所經歷的一切,那我們一起絕育吧。」美國聖約翰大學法學博士、全美學自聯理事陳闖創表示,我們無從知道當事人說這番話的想法是什麼,我們甚至不知道說這話的人是誰。他說,在中國的極權政權統治下,我們無法得到真相。

他說:「我覺得其實有另外一個很重要的話題,就是我們在做中國相關的新聞報道和評論的時候,有一個很大的缺憾,就是在極權體制之下,我們無法得到真相。比方說一個最簡單的,說出這句話的那個男生,我們到現在是否知道他的姓名?我查了資料我沒看到。在網上引起這麼一個鋪天蓋地、這麼強烈反應的一個人,我們不知道說話這個人的身份是誰,我們無法查到他。或者說哪怕我們可能知道他的身份,我想可以預計到的是,恐怕媒體也不能再採訪到他,無法reach(聯繫)到他。這是一個很可怕的事情,我們不了解他當時說話的時候他的真實意義是什麼?當然他的真實意義和在網上引起的反應,這是兩回事情。但是我想新聞事件很自然的我們想知道當事人說這話的想法是什麼,但我們做不到。這也體現了極權體制的中國,極權政權的這樣一個特點,也是有關係的。」

有評論認為「最後一代」這句話是「今天中國最震撼的一句話」。獨立時評人、自媒體《小民之心》主持人小民認為,「最後一代」是非政治性的政治對抗。

他說:「聽到這句話的時候,讓我第一個想起的是《四世同堂》這部作品中的一句話。面對日本占領軍的屠殺,一個老人說『他們能殺,我們能生』。而『我們這是最後一代』這兩句話產生的背景,在本質上我認為是一樣的,都反映了暴政下弱者的反抗。當時中國人在日軍的統治下還並沒有失去希望,而當今的中國人實際上已經看不到希望。面對暴政平靜地說『我們這是最後一代』,應該說這是他們對這個殘酷現實和殘酷歷史的一種痛苦的領悟。這是一個無聲者的吶喊,這是一種非政治性的政治對抗。所以讓我非常震撼的地方就是『我們這是最後一代』,我們從中感受到的不是遺憾,而是一種決絕的態度,決絕。我們聽到了他們埋在心底的這種仇恨和憤怒。這種憤怒、這種感受在我這兒得到了強烈的共鳴。」

有網友針對「最後一代」的對話批評說,用孩子做人質的國家不配擁有下一代。美國聖約翰大學法學博士、全美學自聯理事陳闖創表示,「最後一代」是一個徹底的反抗,就是說讓極權政權沒有下一代,而最可怕的反而是極權政權擁有下一代。

他說:「其實最可怕的就是這個極權政權它是擁有下一代的。最近有幾個例子,包括在不管是在新疆還是有人舉了納粹時期還是其他的(例子)。納粹政權的首腦希特勒就說,那一代現在正在反對我們的無足重要,因為我們已經掌控了他們的下一代。在我們極權的洗腦之下,在我們全社會的籠罩之下,那些年輕人、那些小孩子不再相信他的父母。不會相信他的父母在家庭中教導的東西,而會相信我們這個政府、這個政權在社會中教導的東西,這是極權體制可怕的地方。當然這也是為什麼『我們是最後一代』這句話在中國這樣一個極權制度下,它有了一個反抗的意義。就是說我不再把下一代交給你們的原因很簡單,沒有下一代了,這是一個很徹底的反抗。我想原因就在這兒。」

關注時事,訂閱新聞郵件
本訂閱可隨時取消
發表評論

您的郵件地址未經允許不會泄露給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