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一萬次二舅,也抽不干你的精神內澇

1

關於二舅這個話題,實在是太熱了,本來我想視而不見,架不住目及之處感動的淚水太過洶湧澎湃,搞得我決定對這個事情,說一說自己的看法。

就像一個案子,在審理的時候,法官一定會理出爭議焦點,解決了爭議焦點,就理清了案件事實,就能分出是非曲直。

這個事件中,目前最大的爭議是,作者拍攝的二舅視頻,到底是不是在歌頌苦難,消費苦難?

以我自己的看法,這就是在歌頌和消費苦難。

從標題《回村三天,二舅治好了我的精神內耗》這個標題,這個視頻本身就有着強烈的暗示性,尤其是「精神內耗」,從某種程度上引導了觀者,要用自省的態度,去回望自己是否身處無能而不自知。

這是一種非常高明的立意,一開始就把如何與苦難相處,變成了一個前置議題,直接對應的是觀者本身的內耗、投射出他們的焦慮。

2

整個視頻都講述的是一個身殘志堅的故事,但是過於冗長的作者獨白,給人的感覺就是塑造大於展現,過多總結式的定論,從一開始就不想展現出過多真實的細節。

二舅的故事很真實,他個人的堅毅品質,我也很佩服,但我想說的是,他的堅強不屈,跟作者的精神內耗,有什麼必然的內在聯繫?

這個拍視頻的外甥是成年人了吧,認識他二舅也有小几十年了吧,幾十年都沒有治好的精神內耗,回個村三天就好了?

就是糊弄鬼,也不能這麼這麼不職業。

這個視頻的最後兩分鐘,有人說是技術上的一種敗筆,在我看來,不過是圖窮匕見,作者真正想表達的意思,其實都濃縮在最後這裡——二舅沒有被時代擊垮這件事給了我前進的動力,讓我感到這個民族是有希望的。在作者這裡,被美化成「治好了我的精神內耗」,至於你有沒有被治癒,你隨意好了。

這個東西能隨意嗎,或者說他人能總結別人的人生嗎?一個殘疾人的人生,是如何讓他看到民族是有希望這種宏大視角的?

維特根斯坦說,只有我知道我是否真的疼,別人只能推測。在哲學家阿多諾看來,將別人的故事投射到自己人生的做法,就是所謂的「同一性幻覺」,通過各種媒介手段,心理操控等方式都可以將一種意識投射到眾人,就像雨露均沾一般,使每個本應該具有獨立思考的個體,被鉗制和改造,最終成為我們這個概念。

不得不說,他人的故事,與你往往毫無關係,你所謂的過度共情,不過是一種虛妄的幻覺,一場被製造的情緒騙局。

我不知道那些還有工作的人,他們是否還介意996,那些還有機會996的人,他們是否慶幸自己還能996,畢竟他們還能生活在一線大都市,不需要瘸着腿被人擺拍。本身人類的悲歡並不相通,但架不住太多人喜歡自作多情。

從視頻的立意,以及引導的方向,如果這都不叫消費苦難,難道這是消費正能量?而那些針對這個苦難而哭天抹淚的人,既是被忽悠的受害者,又變相扮演了幫凶角色。

3

二舅不可恨,可恨的是這個拍視頻的外甥,就是把老人當成了一個流量工具。

作者不願意讓二舅露面,說不希望他被打擾。張愛玲怎麼說來着,出名要趁早,我們活着就是要抓住一切機會,讓自己有安身立命的資本,一個66歲的老人,有了被網絡流量擁抱的機會,還不趕緊抓住,為自己賺足養老錢,還矜持着跟文藝女青年似的,感動真的能當飯吃嗎?

也許是我太俗套,也許是有的人太清高?

當然這個事情的主動權,並不在於二舅,而在於這個外甥,用完二舅就束之高閣,把66歲他和88歲的姥姥立刻轉移,美其名曰不想被外界打擾。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如果真不想被打擾,就不該讓網絡出現這個故事,如果一個故事不能讓主角改變人生際遇,那麼這個故事改變的只有拍攝者的賬戶餘額。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作者遮遮掩掩的態度,以至於讓外界懷疑,這個二舅到底是真實存在的,還是一個虛構的故事和演員。畢竟已經有人扒出來某一年的高考模擬作文,故事情節與這個二舅高度相似,當然作者已經矢口否認。

就在昨天,當地政府發聲了,二舅的真實情況,與視頻中有出入,具體他們還會出一個說明。這個我並不是特別關係,我想說的是,真實的農村非常真實殘酷,殘酷到看不到什麼希望。

以我姥姥家所在的那個村子為例,作為東部沿海城市,其實整體生活水平已經不錯了,但我總會看到一個衣衫襤褸的老人在沿街乞討,大冬天可能還露着屁股。後來我打聽後才得知,他是一個智障人士,父母已經不在世,哥哥嫂子霸占了他的低保,讓他睡着風雨飄搖的的一處廂房,連豬狗都不如。

我一直有個想法,就是以法律工作者的身份,與當地的檢察院溝通,這家人是否存在虐待行為,是否應該採取強制措施,已經是2022年了,當地的村委會、鎮政府,是如何做到對此熟視無睹的,他們還是為人民服務的嗎?

4

說到這個視頻,以展現真實的農村某一個個體命運的噱頭,呈現了一個偽飾的現實,最終上升為自強不息的時代讚歌,恕我無法理解和苟同。

苦難真的沒什麼可歌頌,感動更是大可不必,苦難就像一種癌症,只要你沾上了,一輩子就別想逃出生天,也許用幾代人的努力,都未必能實現所謂階層的飛躍。

苦難只會消耗你、羞辱你、折磨你、毀滅你,苦難不會帶來一絲一毫的積極的可能,只會讓你垂頭喪氣認命繳械。苦難不會開出什麼瑰麗的花朵,只是從一坨大便,翻滾到另一坨大便中,得多強的精神抽離能力才能用這個來命題作文。

如果非要解釋的話,那就是這個外甥,他自己與苦難無關,如果他和二舅一樣,每天泡在苦水之中,他有多少呈現這種故事的心境,或者可能?

這個視頻,他的雞賊之處,在於在不知不覺中,將你帶入一種勵志的情景陷阱,變相的正能量宣講。

他好慘,依然這麼努力,我很感動。

他好慘,依然這麼努力,太值得歌頌了。

他好慘,依然這麼努力,你為什麼躺平?

他好慘,依然這麼努力,你比他過得好很多,你還抱怨什麼?

在這場全民狂歡中,感動是常在的,如長江之水連綿不絕,但沒有人會去想,當年的醫療事故,是為何發生的,為什麼這麼努力的人還過得如此之苦,我們的社會養老制度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關於二舅的視頻,就像一針致幻劑,在其中你不需要分清是非曲直,在這其中很多人找到了逃避現實,自我滿足的可能,然而對解決實質問題沒有一毛錢幫助。

當然感動本身沒有什麼錯,這是人類寶貴的情感表達方式,但是如果感動的前提是被人預設邏輯,設定圈套,這種感動跟那些被蒙着眼睛甘心情願拉磨的驢又有什麼分別呢,這玩意兒真的連廉價都算不上,只能是一場局限於一平方米左右永無未來的無限循環。

感動有個屁用,感動能讓你因此而成為強者嗎?

就像你窩在沙發里看奧運健兒爭金奪銀,你就能一口氣跑下800米,還是在馬拉松的賽道上像少年一樣飛馳?這哪裡是什麼精神內耗,這是精神內澇。你的命運,就像手邊的可樂薯條和啤酒,你流下的那些感動的淚水,不過是當初不走大腦灌進腦殼裡的水,就算十台抽水機日以繼夜工作,也無法完成這個爛尾工程。

無法真正自我拯救的精神內澇,再多的感動也不過是自欺欺人。

(全文轉自微信公眾號「王旭的王」) 

關注時事,訂閱新聞郵件
本訂閱可隨時取消
發表評論

您的郵件地址未經允許不會泄露給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