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門前演勸進戲 習近平登基之心路人皆見

幾個群眾在天安門前的金水橋上打出了橫幅,說是讓習近平2023年連任。日期不詳,來歷不明。 

詭異的是,在天安門前,如果沒有特許,誰要是敢打橫幅,不是分分鐘被便衣撲到,就是分分鐘被武裝到牙齒的警衛點殺。 

誰要是不信,寫上「憲法」兩字去試試水,看黨國鷹犬會在幾秒鐘內將你撲倒在地? 

其實大家心照不宣,在天安門前的毛像下打出要求習近平連任的橫幅,其實也就是勸進。何況六中全會剛落幕,習近平登基之心,路人皆見。 

幾天前,身為政治局委員的天津一把手李鴻忠更是率先在人民日報發文,聲嘶力竭的喊習近平就是核心,就是黨中央的化身云云。作為曾經炮製出「忠誠不絕對,就是絕對不忠誠」的第一官場馬屁精,李鴻忠的這篇官八股勸進表反響平平。畢竟,如何寫勸進表,是千年中國官宦圈的第一難題,李鴻忠拍馬有心,但胸無點墨,落了個吃相難看的評語,也實屬活該。 

勸進其實是有範本的,大致是:勸進、固辭,再勸進,再推辭,再勸進,辭不過,勉為其難。無論是2000年前的王莽,還是106年前的袁世凱,都是這麼幹的。 

此外,勸進這種本身帶有謀逆屬性,掉腦袋風險極高的押寶,因為賭的是九族的身家性命,當然就需要盡全力的占領一切高地,包括道德高地,因此,天道人倫,歷史的命數氣運等等,都是勸進表中的熱詞。 

再拉上條白蛇,湊幾個刻字石人啥的。有的還在勸進戲中再加點苦情戲,就弄得跟真的一樣。 

比如,宋太祖趙匡胤的馬仔們要扶主子上馬,全身戎裝撒嬌賣萌。大意就是大哥你不干,我們就都要反了。大概相當於刀架在脖子上,想不當皇帝都不行,於是,趙匡胤就從了。 

不過趙匡胤太懂這幫拍馬屁的玩意內心那點小九九,所以一坐穩了皇帝寶座就請老兄弟們喝酒,大白話就是,你要錢還是要命?這幫原本只為升官發財的哥們一看架勢不對,趕緊要點小錢回老家了,保命要緊。 

至於曹丕的跟班的勸進戲,就沒那麼多花架子。畢竟,經過他爹曹操的多年布局,東漢朝廷早已是曹家的親友圈。所以勸進表也來得直截了當,開篇一大串勸進的朝廷重臣名單,不是拿刀槍的就是握印把子的,可憐漢獻帝除了一而再、再而三的求曹丕就從了吧,也沒別的可能。 

但從習近平自身的實力看,他既當不了趙匡胤——帶不了兵;也做不了曹丕——不會寫詩。 

充其量他就是一個小號的袁世凱,在最錯誤的時間,干最錯誤的事情。 

當年袁世凱看見各省大佬紛紛勸進就信以為真,但真到了登基那一天,輿情洶洶,曾經的馬仔也紛紛反目,神州大地狼煙四起,氣息敗壞間一命嗚呼,丟下一堆名分未定的嬪妃手撕原配。 

袁世凱還曾手握武裝到牙齒的北洋新軍,而習近平這樣的紈絝子弟加大隊書記的混合體,其對歐美文明的了解甚至不及袁世凱。就這狀態,要重演登基的把戲?嚇人! 

所以,這場天安門前的勸進馬屁還真是滑稽,甚至有點敷衍,比當年的那些馬屁精在河中埋個石人,在林子裡殺條大蛇的魔術都不堪。 

但即便如此,也不要覺得習近平會知難而退。人類從誕生那天起,就時不時地原地轉圈。特別是我們這個族群,幾千年來,朝復一朝,圈復一圈。無論朝野,總有人拍馬成癮,總有人想當千年明君。雖然我們都知道,在一個人治社會裡,這些肉食者的認知能力僅限於「何不食肉糜」,以及「通商寬衣」。

(全文轉自自由亞洲電台

關注時事,訂閱新聞郵件
本訂閱可隨時取消

發表評論

您的郵件地址未經允許不會泄露給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