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H:駐澳大使摘下偽裝露出中共真實面目

本周二(4月28日),悉尼晨鋒報發表了Peter Hartcherde的評論文章稱,駐澳大使成競業為澳大利亞做出了「出色的貢獻」,向我們展示了中國政府對澳大利亞的「真情實感」。

該評論文章表示,儘管澳大利亞前ASIO局長、國家安全顧問鄧肯・劉易斯(Duncan Lewis)曾警告,多年來,中國共產黨一直在系統地破壞澳大利亞的主權,企圖「接管」我們的政治體系。但中共政權在我們面前始終擺出一副友好微笑的面具,習近平在2014年告訴澳大利亞國會,「無論在好的時期還是不好的時期,兩國都應成為能守在一起的和諧鄰居」。

文章稱,如今中國製造的大流行病,令我們正處於艱難時期。中共駐堪培拉的成大使卻公開以貿易抵制來威脅澳大利亞。

觸發此事的原因是,澳洲總理莫里森上周建議對冠狀病毒大流行的起源進行調查。結果引起中共當局的強烈不滿,成競業4月27日接受《澳大利亞金融評論》(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採訪時說:「中國民眾對澳大利亞的這個舉動感到沮喪、不快和失望。」

成競業威脅稱,如果對中國展現出不友好,中國的遊客們可能會改變主意。如果學生的父母們發現澳洲這個地方不友好,甚至是敵對的,也會重新考慮孩子們的最佳留學選擇。

「這是人們自己的決定」,成競業說:「也許人們會說,我們為什麼要喝澳大利亞店葡萄酒?吃澳大利亞牛肉呢?」

成競業還說,與美國結盟是一項政治舉措,「但澳大利亞與華盛頓的一些勢力合作,發起了對中國的政治攻擊。」他強調稱,調查疫情來源的想法是「危險的」。

評論文章稱,成競業在電視採訪中的總體表現是愚蠢的,而他聲稱的調查「危險論」卻十分滑稽,誰危險了?

是這個對公共健康肆無忌憚,再次在世界上引發了動物傳人的瘟疫,迄今已感染了210個國家的300萬人,造成20多萬人死亡的中國?還是提出調查建議的澳大利亞?

如果成競業認為進行調查可能會對中國當局構成危險,則表明北京政權有很多隱瞞之處。

文章列舉了成競業的「三個愚蠢」。

首先,他愚蠢到暴露了北京對澳大利亞真正企圖。中共利用一切可能的機會尋求稱霸,這是習近平政權長期以來的手段。但是,到目前為止,該黨只是採用私下威脅和施壓策略,從未公開宣稱。而現在我們都看到了真相——沒有善意,只有黑幫手段。

第二,這是戰狼外交中相當無能的一個表現,因為在房子已經倒塌之後,他還在進行威脅。澳大利亞國立大學國家安全學院校長羅里・梅德卡爾夫(Rory Medcalf)說,「中國疫情對澳洲經濟的破壞程度已超過了其任何抵制行動。」

第三,成競業的評論是愚蠢的。因為對莫里森的公開恐嚇只會引發澳大利亞人對總理的群起支持。

外交部長馬里斯・佩恩(Marise Payne)27日冷靜地對成的言論做出回復,稱「我們認為暗示經濟脅迫不是對此類調查要求的恰當回應,目前我們需要的是全球合作。」

值得一提的是,反對黨外交事務發言人Penny Wong這次對政府持堅定的支持立場。「我想指出的是,中國大使談到不想引發爭端、分裂和懷疑,我要說的是。這正是我們為什麼要呼籲對病毒起源進行獨立調查的原因。」她說,「為了我們自己和國際社會,我們必須發布正確的、我們認為是正確的意見,讓人類了解這種病毒的起源,這是做正確的事情。」

即使一向幫助北京的澳大利亞的商界領袖,也無法在這件事情上支持中國。

但是,成競業的愚蠢是澳大利亞之幸。現在,所有人都清楚地看到,中共正在以貿易為武器,對澳大利亞發動政治戰爭。這是澳大利亞人明白真相的時刻。自從上世紀六、七十年代以後,澳大利亞對中國貿易的依賴已經超出了以往任何一個國家。

文章最後說,現在,病毒和中國共產黨的行為讓澳大利亞清楚認識到了分散風險和捍衛主權的迫切需要。

澳大利亞不接受會任何國家的威脅和恐嚇。謝謝成大使取下面具,讓我們都能看清楚黑幫的特性。

關注時事,訂閱新聞郵件
本訂閱可隨時取消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將不會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