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黑箱作業 但中共高層政治仍有「密碼」可尋

常有讀者朋友問我,如何分析中國的政局,特別是高層政治?很多人認為我在中央黨校工作過,應該很了解高層的所謂內幕之類。老實說,也聽過一些「海里」的花邊新聞,但我只是一個小編輯,而且還是編外人員,更多的高層秘聞是無權知道的。如今離開黨校十年,成為一個政治異議人士,原來的同事和體制內朋友基本同我斷了來往,因為怕惹麻煩,和平頭百姓一樣,沒有什麼管道去打聽高層的內幕消息。

事實會騙人 但邏輯不會騙人

然而,這不影響我對中國政局的分析,因為我幾乎很少將坊間傳說的各種內幕秘聞作為根據或者材料。它們可以當作茶餘飯後的談資,但用來做嚴肅的政治分析是不妥的。或許是職業養成的習慣,我覺得中國官媒公開發表的報導和文章其實蘊含著中共高層政治的許多「密碼」,如果循著事情該有的邏輯去研判,結論不會太離譜,在這點上,我很讚賞一位朋友的話,他說事實有可能會騙人,但邏輯不會騙人,你掌握了事情的邏輯,就容易識別哪些事情為真,哪些事情為假,凡不符合邏輯的事情,要麼是假的,要麼是有人故意編造的。

這麼講可能有些抽象,不妨舉個例說明。習近平在7月1日訪問香港回到北京後有十多天沒在媒體亮相,當時有外媒報導這個情況,那麼他究竟為什麼「神隱」,外界出現了不同猜測。

首先要說,中共領導人包括習「神隱」不奇怪,但過去一般也就「消失」四、五天,像這次一樣接近兩周不在媒體露面,只發賀電、賀信、回信之類,確實罕見,讓人生疑。可這是否意味著有什麼大事發生,就需用政治邏輯去分析。

習近平久不露面的五種可能

綜合人們的猜測,習久不露面存在五種可能,一是困於中共內部的權斗,二是在部署抓大老虎,三是提前去北戴河度假,四是患病,五是遵守防疫規定。不過在我看來,前三種可以排除,後兩種如果在14天時再不現身,則可斷定到底是生病了還是在隔離。

很多人想當然認為習沒在媒體亮相應該是高層權力鬥爭激烈所致。他們的理據是,二十大前,外界一直在傳「習下李上」。考慮黨內反習勢力要利用二十大這個「寶貴」的時間視窗,高層定有一番腥風血雨的權斗。有這種想法很正常。因為共產黨本來就奉行鬥爭哲學,無論從歷史經驗看,還是基於專制政權的本質,高層存在權斗是常有之事。

然而,當人們按照權力鬥爭的慣性來判斷習「神隱」時會遇到一個問題,即什麼樣嚴重的權力鬥爭竟讓習十多天不出來?理論或邏輯上講,這樣的權斗不是小事,一定涉及重大的政策分歧甚至是方針、路線、方向的分歧。假如存在這種高層權斗,那麼市面不會平靜,一定會在這段期間有一些異動出現,包括釋放對習不利的消息。可到習露面為止,並沒有什麼特別的謠傳出來,也未見北京的政治作業程式出現何種異動。所有對習的不滿和不利的消息,都是前段時間的餘波,未增加新的成分。

此外,如果有新的嚴重的權斗,從出鏡率以及人們寄託的目標來看,鬥爭的物件大概率還是李克強。李在習神隱的十多天倒是在媒體公開露過幾次面,包括在福建考察,召開東南五省政府領導人會議。按照權斗的一般邏輯,李頻頻在媒體亮相應該意味著他暫占上峰。可綜觀李的講話,雖然拼經濟是他的基調,但也不忘稱頌習,每言「在習核心的領導下」,以習思想為指導,這都是中共高官講話的標配。若李在權斗中暫壓習,官媒不大可能這麼報導李。

還可從美國務卿布林肯和王毅會談後放話拜習通話近期將進行來推導。以美國的情報發達,不太可能不清楚北京高層這段時間是否發生激烈的權斗,習是否暫時失勢。拜登肯定不會和一個權力不穩的習近平通話的,因為這樣的通話沒有太大作用。就算美國情報失靈,若習在權斗中暫居下峰,王毅也會委婉地告訴布林肯,習拜通話目前不合適。布氏能這樣放話,顯然得到了中方的某種配合,至少不否認。

可見,習隱身的十多天高層是不存在激烈的權力鬥爭的。官方這段時間釋放的一系列信號和地方官員的表忠也顯示,政壇雖有些暗潮湧動,但不等於就發生了那種事關政策、方向、關鍵人事的權力鬥爭,習依然穩居中南海,牢牢掌控政局。

既然不是權斗,習不亮相,是不是在醞釀打一隻大老虎,或者乾脆提前去北戴河度假?這兩種可能性也都非常小。如果習真的像之前某些海外人士預判的,要將某個在職或離任的政治局委員拿下馬,在二十大前夕絕對是一樁震撼的大事,幾乎肯定是重大的政治鬥爭,他確實要費時權衡,規劃周全,不出差錯。但話又說回來,這並不必然和他在這期間短暫出席某種場活動產生衝突,用不著這麼長時間不出場。當年的二陳案、薄案、周案、孫案哪件不是大案,也沒見江澤民胡錦濤以及習自己十多天不出來。提前去北戴河度假也不會有。往年都在7月下旬去北戴河,今年雖然有二十大,要有一些人事和政策上的事情需和元老們溝通協調,但也用不著提前太早就跑去,這樣很顯得習沒有權威。習真有權威,就該讓元老們在北戴河等他駕到,而不是相反。

防疫隔離以身作則

這幾個因素被排除後,剩下的選項是,習要麼在密接隔離,要麼身體有恙。先看前者。習七一訪港是他三年來首次出境,而香港的疫情彼時還很嚴重,近距離接觸這麼多官員,按照中國的防疫規定,回來是要隔離觀察的。習的隔離當然是特殊對待的,但作為國家領導人,為以身作則,他假裝也要遵守防疫規定。中國最新的防疫規定,境外密接者回國要隔離「7+3」共10天。考慮習的特殊身份,為保險起見,多隔離個二、三天亦有可能。

再說後者。習今年69歲,雖然不是很老,但畢竟上了年歲,身體又那麼胖,而且又是多事之秋,無論內政外交,包括對付政敵,每走一步都要小心謹慎,壓力山大,別人又無法分擔,如果在這個時候生病,或者感染了新冠,不奇怪。因為在他結束訪港後,就傳出有香港立法會議員確診,該議員和他合過影,站在他的後排,被感染不是沒有可能。

但習到底是在密接隔離還是患病,關鍵看7月14日他出不出來亮相,若現身媒體,表明處於密接隔離,否則就是患病,甚至有可能得了新冠。官宣部門十分清楚習久不露面會引起外界猜疑和謠傳,而打消猜疑和謠傳的最好辦法就是讓習儘早現身。之所以把習亮相的時間最晚定在14日,是因為他如果足足兩周不出來,就不好用防疫規定來解釋了,因為就算習特殊,也不可能超過防疫隔離規定4天後還不露面。

要指出的是,我上面所做的論證不是事後的分析,而是在習「神隱」的後期就這麼說的,有我的視頻為證。現在大家知道,習在神隱11天後,12日去了新疆,但當天官媒沒有報導,翌日才有一個簡短的新聞,14日官媒鋪天蓋地報導了他這趟新疆行。這種方式出場證實了他前段時間在輿論場的消失應該是在遵循官方的密接隔離規定,儘管沒有宣布這一點。

由此來看,雖然中南海是黑箱作業,高層政治非常不透明,但只要用邏輯去研判,還是有章可尋,細節上或許會有出入,結果不會出很大差錯的。

(※作者為獨立學者/中國戰略分析智庫研究員。全文轉自上報)

關注時事,訂閱新聞郵件
本訂閱可隨時取消
發表評論

您的郵件地址未經允許不會泄露給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