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教授鄭也夫發文 稱中共「保江山」的算盤恐落空

中國特權階層的子孫們用腳投了票:不愛江山愛美國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2日前往吉林視察,在參觀四平戰役紀念館時說出了「我們一定要守住中國共產黨創立的社會主義偉大事業,世世代代傳承下去」這番話,引發網絡熱議。北京大學教授鄭也夫近日發表題為《為誰保江山》的文章,指中共當局維穩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意圖就是「保江山」,但中國特權階層的子孫們用腳投了票:不愛江山愛美國。

公開資料顯示,鄭也夫是北大社會學系教授,曾多次批評「糟糕的中國教育體制」、學界黑幕,著有《吾國教育病理》,及由他指導的學生調查論文的結集《科場現形記》。2019年鄭也夫長文《政改難產之因》在大陸社交媒體熱傳,他在文章中呼籲中共退出歷史舞台,稱「在中共建政的70年來,已經給中國人民帶來了巨大災難。演化到今天,這個黨已經不能為社會輸送優秀的各級領導者,幾乎完全喪失了自我糾錯的機制。人們加入它就是為了做官,捍衛它也是為了維護既得利益。為了『保江山』,中共歷任領導人對不同政見者的仇視與日俱增,危機的恐懼令自己失態。而當前,中共可以做的一項符合中國人民共同利益的事情,就是共產黨『和平地』,即以避免暴力的、最少社會動盪的方式,淡出歷史舞台。」

以下為2020年鄭也夫教授發表的《為誰保江山》全文:

中國當下種種具名與莫名的風險,令執政者承受巨大的壓力。無法估量的人力財力用來應對這些真實與虛幻的不安定因素,即所謂”維穩”。其支出巨大。北京逾萬輛公交車上通通配備一名安全員,這當然只是維穩支出巨大冰山浮出水面最渺小的一角。但維穩手段之荒謬,支出之浩大,已可見一斑。其效果亦巨大。十幾年前幾乎所有的中央、地方電視台都有一檔社會問題的談話節目,早就斬盡殺絕。現已鮮見一家報刊能在社會問題,更不要說政治問題上,釋放出有別於政府的聲音。各級管理者對新聞報導、自由言論、抗議維權,嚴防死守,消滅殆盡,監視於未然。凡此種種,意圖何在?保江山。只有意識到這一點,我們才能理解他們為何不計成本,不遺餘力。

本文討論的是為誰保江山。”為人民”是多個回答中最正統也最離譜的。這說法文理不通。幾千年來,中國老百姓在對”江山”兩字的理解上從不拉扯人民,因為江山自古屬於極少數人,所謂”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如果江山是全體人民的,則危害者稀少到可以不設防。少數人同全社會一樣,也是分層的。從根本上說,江山在西周封建制之前是屬於諸王的,在秦代帝制之後是屬於皇帝的。它在明代屬於朱姓皇室,在清代屬於愛新覺羅家族,在朝鮮屬於白頭山金家。侍奉皇權的官僚可以分到一杯羹。做官數代的家族每每感激涕零地說”世受國恩”。其邏輯推論是,要幫着皇家保江山。江山的歸屬怎麼往大了說,也不是人民的。所以古人說:國家興亡肉食者謀之,天下興亡匹夫有責。意思是江山易姓是少數人的事情,文明淪喪才關乎每個人。有趣且詭異的是在此處《共產黨宣言》的邏輯何其相似:工人階級沒有祖國。

袁世凱稱帝的失敗提醒了毛澤東,他明智地選擇了作沒有皇帝稱號的皇帝。就皇帝而言,他還缺一樣:傳位給兒孫。當然也是因為他沒了兒子。歷史演至今天,當下中國的執政者正干着保江山的累活,但因為與血統密不可分的皇權制已不存在,故有了為誰保的疑問。對古代中國和今日朝鮮這都不是問題。對本朝卻是實實在在的問題。這問題有兩個層面。其一,為誰;其二,他們認同嗎?

簡言之,當下中國的保江山是為特權階層。一般而言,現狀中的既得利益者願意維護現狀。特權階層的主要成分是高官、富人及其子女。這麼說應該不費解。但保江山的題內之意從來都是包含代際傳遞的。這正是中國當下保江山中的第二層疑問。它要比第一層疑問混沌、深奧、難解。因為中國當下的統治集團遇到了一個人類歷史上罕見的問題,就是特權階層中高比例的子孫坐江山的欲望弱化,取而代之是移居海外的願望。諸多原因促成了他們寧作美歐諸國之普通人,不作父母之邦的特權者。

其一,自然與社會環境上中國與西方國家的巨大差異。而中國此情的極度惡化,恰恰是執政者與特權階級在謀取暴利時犧牲自然環境、破壞社會公正造成的。不惜重度污染自己的家園,匪夷所思,卻是事實。而社會環境的惡化過程更是愚蠢的現世報。他們在破壞曾經初具雛形的法制中致富,旋即就感到失去法律後自身的危機。自毀家園後特權階級的後代只好出國去尋找清潔與安全。

其二,家族暴富令其後代心態大變,他們中的多數人不想打拼和”上進”,只圖享樂與安逸。

其三,父輩或祖父輩保江山的方式,令旁觀的兒孫們望而生畏。維穩成本的天文數字絕對不可持續,而斷了維穩支出就是放棄了江山,這該如何是好。無處不在的民怨更讓他們明白,曾經可以巧取豪奪的故土已成火藥桶。左顧右盼,前思後想,這個班寧可不接,這個江山最好不坐。

第四點其實是以上三點的前提。就是自1980至2020年這40年間,中國打開了其關閉已久的國門。不計其數的國人,以公幹、求學、經商、觀光的方式出國。在體驗了中西差異後,相當數量的國人移居國外。因多方面的優勢,特權階層在出國移民中先拔頭籌,比重最高。統治集團子孫輩的大規模出走是明清兩朝和當下朝鮮統治集團的後代所絕然沒有的。這一出路,加之上述三個因素,讓中國特權階層的子孫們用腳投了票:不愛江山愛美國

筆者不擔心當局懷疑上述判斷,倒是希望這疑惑促使他們着手兩項調查。其一,多少高官(廳局級以上)、富人(資產5千萬人民幣以上)的子孫已經移居國外。其二,高官與富人尚在國內的後代們的意願,是堅守國內捍衛現體制,還是擇機移居國外。這兩項調查固然是公民們也願意獲悉的,但首先是執政者必須了解的。因為它關乎一個基礎事實:子孫需要你為他們保江山嗎?如果不需要,你寢食不安、費心勞力,所圖何為?

子輩看似平和的選擇實則對父母殘酷之極。當年習仲勛在廣東聽到平民百姓們偷渡香港時指出必須改革。今天特權階層的子孫也競相移民則意味着紅色江山傳承堪憂。保江山已丟失其大半意義,只剩下與這大詞彙不相稱的小目標,保護當下統治成員之身家。若認清此情,當事人會告別臆想,變得現實,全盤改變其策略。

我的忠實的讀者們讀過拙文會質問:一個長期以政府批評者自居的書生,怎麼不從被奴役、被打壓的群體出發,而從權勢者的角度去思考。容敝人答覆如下。荒誕是今日中國的最大特徵,中國的荒誕源於執政者的荒誕,他們捆綁了全社會。本文意在點出執政者荒誕之根源。唯當他們的荒誕有所收斂,社會的荒誕才會緩解。不要以為執政者天性愚蠢,是權力使他們昏聵。是權重讓他們誤以為自己無所不能,是”馬快”使他們誤以為往哪個方向狂奔都沒錯。只有擊中軟肋才能讓他們驚醒,軟肋就是其子孫。他們可以打壓住臣民,卻抑制不了其親子嫡孫的理性選擇:融入世界,過文明的生活。人皆自私。不怕執政者自私,但求他們理性地盤算自己的利益。唯當其理性、現實地算計時,社會才能與他們對話、妥協、謀求雙贏。

關注時事,訂閱新聞郵件
本訂閱可隨時取消
發表評論

您的郵件地址未經允許不會泄露給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