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超級馬拉松悲劇 縣委書記自殺引發的疑問

甘肅白銀市景泰縣境內舉辦的超馬比賽,21名參賽者被活活凍死,引起中國人普遍悲憤。6月9日傳出消息說,景泰縣委書記李作壁自殺了,對調查過程一直緘默的甘肅省政府兩日後出面予以證實,同時宣布死去的縣委書記應負主要領導責任,27人被追責,調查由此結束,引發許多疑問。

5月22日甘肅境內舉辦的高山超級馬拉松比賽全程100公里,穿越景泰縣一個地質公園,參賽者中途突遭凍雨,因為賽地預防措施嚴重不足,沒有任何防護措施,造成21名選手遇難,成為山地越野賽有史以來死亡人數最多的比賽之一。

但是死者身份名單至今未正式公布,已知死者中有中國越野跑頂尖選手、馬拉松健將梁晶,還有殘運會冠軍黃關軍。但有不少是業餘選手。有一位名叫陸正義,生前曾是貴州的一位業務經理。

官方匆匆處理,引起許多質疑,比如李作壁的死因就不清楚。『華爾街日報』引述多位知情人士說,56歲的縣委書記李作壁自殺前,中共紀律官員當天上午找過他。通常,中共紀檢官員找人,一般都是「涉貪涉腐」,難道與調查超馬悲劇有關? 或者是在調查事故的過程牽扯出違紀違法行為?

另外一個質疑是,處理名單看起來27人,但領導責任全歸死者一人,其他都有點蜻蜓點水,一帶而過,是否有點如有人批評的「大事化小,死人擔責」的味道?習近平反腐以來,跳樓自殺官員事件頻繁發生,有網民說,「李書記如果是因為自責而自殺,也算是個有擔當的男人。」

超馬悲劇發生後,民憤極大,驚動了習近平,為什麼呢?華爾街日報的一個分析是,致命馬拉松發生之際,正值中國的一個敏感時期—共產黨正忙於在今年7月慶祝建黨100周年,黨慶,是習近平的一個優先事項,根據習近平的指示,甘肅省啟動了對賽事管理的調查。他不願意這件事影響黨慶的氣氛?

這就能夠解釋景泰縣委書記李作壁受不了上級的壓力,終於自殺的原因嗎?根據甘肅省政府11日發布的事件處理通報,轄管景泰縣的白銀市委書記蘇君給予政務警告處分,白銀市長張旭晨給予 政務記過處分。而自殺的李作壁則「對事件負有主要領導責任」,但人已死亡,「不再給予處分」。

北京政論人士華頗對自由亞洲表示,「這是一場國家級賽事,必須得到省級政府批准,但這些領導都沒有擔責,而只是甩鍋給一位縣級領導」。還有網民表示同情:「作為縣裡的第一把手,感覺該縣發生的事故讓他難辭其咎,沉重的精神壓力讓他完全崩潰了。」 

還有網民說,「造成這麼多人死亡,相比之下對責任人的處罰真是輕描淡寫,人已亡,希望舉一反三,好好總結教訓,這樣的惡劣天氣難道沒有一個領導預想到嗎?放羊老人都知道要帶一件棉衣,可惜了,那麼多的優秀運動員。」 

但更多的看法是,調查清楚這件事情的真相比什麼都重要,為什麼舉辦一個如此重大的賽事,準備如此簡陋?在突然遭遇惡劣天氣後,為什麼參加者連起碼的護暖防護設備都沒有?主辦方事先收到氣象信息和大風預警,為什麼沒有採取相關措施?參賽人員發出求救信息後,賽事為什麼直到兩小時後才被迫終止,組織者卻仍未宣布停賽?

而且,事情到了今天,主要的責任讓死者背了不算,官方至今還未公布21名遇難選手的身份信息。甘肅省政府至今對調查進程未公開發表聲明。中國媒體前段時間爆出的消息說,當局只願意為每位遇難者家屬補償95萬元,多數家屬拒簽協議,一則認為補償過低,另外認為這不是天災,是人禍,他們要一個說法! 

有人質疑調查難道就此結束了嗎?「21人死亡沒有後續!各大媒體都成啞巴!官方機構和稀泥!體制內出事真的有真相嗎?」遇難的陸正義的女兒告訴華爾街日報記者,她問調查人員:父親的遺體是什麼時間什麼地方被發現的,「他們都是遮遮掩掩的,他們說自己不知道」。 

還有網民說:「我一直希望21個去世的人能有個官方的名單。事情能妥善處理。以後越野比賽的規則能更嚴格。 ​」

關注時事,訂閱新聞郵件
本訂閱可隨時取消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將不會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