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錢還是要命?中國強推自產疫苗護照

中國加速推動自產疫苗護照。除積極將中國制疫苗外銷至近70個國家,與西方疫苗互相較量外,近期還加碼提供「簽證便利」給選擇中國疫苗的外籍人士。此舉對必須頻繁往返中國的商務人士確是一大誘因,但也引發部分商界人士陷入「要錢還是要命」的兩難處境。 

對於中國強力推銷保護力只有50-79%左右的中國制疫苗,一位醫界人士向美國之音表示,他擔心,全球數十億人口若大規模接種後,恐因中國制疫苗效力太弱,反而可能催生變種病毒,成為未來全球防疫的破口。 

歐美人士接種中國疫苗 

截至本周五(4月16日),美國商會(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和中國歐盟商會(European Union Chamber of Commerce)已協助安排數百名會員在北京和睦家醫院完成中國制疫苗的免費接種,疫苗種類包括中國國藥集團(Sinopharm)和北京科興(Sinovac)所生產之疫苗。 

美國商會表示,本周共提供三梯次施打疫苗,總計至少300人完成接種,而且未來還會視需要持續提供新梯次。中國歐盟商會也提供類似的服務,但未統計接種人數。 

中國於3月底全面啟動在北京和上海兩地之外籍人士自由登記接種中國制疫苗。另外,國台辦於本周三(4月14日) 也宣布,開放位於中國的台灣籍居民憑居住證或中國醫保參保憑證,在居住地登記接種。 

在此之前,中國外交部已宣布,自3月15日起,開始對接種中國制疫苗的外籍人員進一步提供「簽證便利」。

簽證便利 

不過,據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於3月15日的例行記者會表示,赴華人士仍須憑新冠病毒核酸檢測及血清抗體檢測雙陰性的證明才能搭乘航班,入境後也須遵守隔離觀察期的相關規定。也就是說,嚴格的旅行限制仍未因接種中國制疫苗而有所解除。 

趙立堅還說,中國願與其他國家積極開展接種疫苗的互相認證工作。但被問及中國未來是否會考慮接受世衛組織批准的輝瑞-生技(Pfizer-BioNTech)、阿斯利康(AstraZeneca)和強生(Johnson & Johnson)疫苗,並為其提供簽證便利,他則不置可否。

由於期待疫苗護照可以進一步帶來旅行限制的放寬,台商徐正文說,他和不少台商朋友、甚至科技大廠的台籍總經理都不排斥接種中國疫苗,一方面增強防護力,另一方面,中國後續若開放「小三通泡泡」,讓台籍人士可以透過金門和廈門的船班,持7日內有效的核酸檢測入境中國後,免除隔離限制。

他說,這對必須往返中國經商的人士來說,非常方便。

商界期待疫苗護照 

徐正文向美國之音表示:「這個才是最大的誘因,因為能夠變成疫苗護照,或是去到中國,就算是還沒有推行到整個全世界疫苗護照,對於中國能夠減少隔離,我相信,就是很大的誘因。很多人都很想打。而且未來聽說小三通會率先開放,那就可以走小三通了,那就減少很多隔離上的麻煩。」

不過,徐正文也坦承,因為擔心中國制疫苗的安全性和效力,他的不少在中國境內的外商朋友都希望「多點選擇」,甚至傾向等中國進口輝瑞疫苗後,再自費施打。 

三位人在中國境內、不願意透露姓名的歐美人士也向美國之音表示,他們還在觀望,不急着打。不過,他們都異口同聲地表示,現在在中國境內只有中國制的疫苗可以打,他們希望未來能有多一點的疫苗選擇。 

其中,一位在北京的美籍人士說,他不急着打,因為他有中國的居留證,所以,簽證便利對他誘因不大。他向美國之音表示,他可能會等到未來推出真正免隔離的疫苗護照,他才會考慮施打。而且他希望,中美儘快完成疫苗的互相認證,以免讓商務人士陷入兩國互不承認各自疫苗的窘境,而必須被迫混打多隻疫苗。 

要不要打中國疫苗? 

另一位在上海的美籍人士則說,她在美國的家人都已完成接種,但她尚未有回美探親的打算,再加上中國境內的感染率較低,讓她也不急着施打。她向美國之音表示,她原本對中國疫苗的安全性有信心,但最近聽說中國官員也承認中國疫苗的保護力低,讓她無所適從。 

一位也是在上海的德籍人士則向美國之音表示,免隔離旅行對商務人士來說是很大的誘因。但她還是會理性考慮各疫苗的安全性和保護力。雖然她個人傾向等中國進口輝瑞疫苗後、再自費施打這款疫苗,但由於現在各國疫苗都缺乏長期的數據,因此,她說,如無迫切需要,她不急着打。

在中國境內,目前只有香港提供民眾中國科興疫苗和輝瑞疫苗的選擇。但開打一個月來,據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上周表示,目前的接種率不佳只有50萬人,約7.5%。其中,截至3月底的統計,過半都是選擇中國科興疫苗。

另據香港衛生署截至周末的統計,施打疫苗後死亡的在港人數總計16人,其中,施打科興疫苗後死亡者有14人,包括不建議施打的高齡人士,而施打輝瑞疫苗後死亡者則有2人。

中國疫苗保護力低 

一位住在香港、不願意透露姓名的台籍人士向美國之音表示,在香港,需要回中國探親的中國籍人士或需要入境中國經商的外籍人士都很可能選擇施打科興疫苗。 

但她說,科興疫苗在香港引發的死亡率這麼高,讓她心生畏懼,尤其她近期不一定要入境中國,當然選擇施打輝瑞疫苗。 

對商務人士來說,面對保護力低、又有安全疑慮的中國制疫苗,這無疑是要錢、還是要命的選擇。 

據「美聯社」報道,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4月10日曾在成都一場會議中公開坦承,中國疫苗的保護力不高。當時他說,由於北京至今並未批准任何外國疫苗在中國境內使用,因此,中國正在考慮是否該透過優化接種程序和採用不同技術路線序貫接種,來進一步提升中國疫苗的保護力。

雖然高福隔日在接受「環球時報」時改口,並批評媒體誤解他的說法,但仍再度引發各國對中國制疫苗之效力的討論和隱憂,尤其高福也未提出相關數據佐證,中國制疫苗的保護力到底有多高。 

早在高福之前,據「香港明報」報道,上海疫苗專家陶黎納於1月初也透過微博形容國藥集團的疫苗為「世界上最不安全的疫苗」。 

陶黎納說,即便該疫苗第三期的實驗數據顯示有79%的保護力,但其「一共有73種局部/全身不良反應」,讓他看完後,不禁「倒吸一口冷氣」。 

據彭博(Bloomberg)周一(4月12日)引述部分國家的實驗數據再度確認,科興疫苗只有略高於50%的保護力,其他中國制疫苗的保護力則在66-79%間,其中,國藥疫苗的保護力最高,但也只有79%,遠低於莫德納(Moderna)、輝瑞,甚至俄羅斯制的Sputnik等疫苗之保護力皆在90%以上。

疫苗民族主義 

台灣醫師公會秘書長羅浚晅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作為外銷疫苗的大國,中國有責任說清楚其自產疫苗的安全性和效力,並拿出實證的臨床數據,包括第三期的試驗室數據,來做科學的認證。 

他說,中國不應該把防疫工作政治化,甚至為了推行自產疫苗或疫苗民族主義,而擋下它國保護力較高的疫苗。 

他說,中國疫苗的保護力這麼低,但在近70個外銷國家的接種率若大規模提高,即便數十億人口都接種了,可能無助於防疫,更可能催生變種病毒。 

羅浚晅說:「這些國家人口都很多,他們普遍打了中國疫苗,不但沒有效之外,還有兩件事情要思考,第一個是,打那麼多會造成變種病毒更加肆虐,因為在免疫壓力之下,沒有殺死病毒。好像今天拿一瓶殺蟲劑,要噴蟑螂,但殺不死蟑螂,(反而)越練出更厲害的蟑螂。在不夠威力的免疫壓力之下,只是練就了更多的變種病毒。(第二),這些人口很多的國家,將來會成為這個世界上最困難的一個防止Covid-19的黑數和困難的地區。」 

他說,現在在中國境內施打中國制疫苗者,可能會有「最壞就是沒作用、以後再打輝瑞等其他疫苗」的心態。 

但在缺乏科學實證下,羅浚晅說,其實醫界並不建議疫苗混打,因為可能會造成免疫系統的交叉反應、或過度激化免疫系統的副作用。羅浚晅說,就算要混着打,至少也要隔很長的一段時間,否則一旦出問題,無法確認因果關係,就很難認定是哪一支疫苗出的問題。

關注時事,訂閱新聞郵件
本訂閱可隨時取消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將不會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