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量墨爾本人逃離該市 前往維州昆州與新州郊區居住

最新數據顯示,成千上萬的墨爾本人率先遷離墨爾本,前往維州、昆州和悉尼等地的郊區居住。專家預測,將來會有更多人遷離該市。

據澳新社報道,根據西太銀行(Westpac)五月份的Housing Pulse報告顯示,自Covid-19爆發以來,有超過30萬澳洲人遷往郊區,其中包括了2.6萬名墨爾本人逃離該市的Covid-19封鎖。Westpac高級經濟學家Matthew Hassan表示,2019年只有1000名墨爾本人離開該城市。

維州郊區的人口新增6萬人,其中大部分是墨爾本人,以及來自新州和昆州地區的新移民。他表示,悉尼流失了大約32,000人,原始數據顯示,最大的人口外流是悉尼。在2019年,悉尼流失了28000名居民,比去年少4000人。

Hassan說,如果墨爾本繼續實施封鎖,那麼將會有更多墨爾本人逃離該市。不過,人口外流將隨着健康危機趨緩及封鎖變得不那麼嚴重而減少。他表示,人口外流和海外移民的停止增長將抑制住房需求,並影響未來的房價增長。

此外,Hassan還說:「目前,墨爾本的租賃市場空置率很高,但市場在價格收益方面卻忽略了這一趨勢。有些地方表現不佳,特別在內城區一帶的公寓。如果我們看到整個市場的空置率上升,那麼就會對價格產生影響。」

該報告還指,悉尼和墨爾本也更容易受到儲備銀行和其他監管機構實施的市場緊縮措施的影響。Hassan表示,與珀斯和布里斯本相比,這兩個城市都經歷了十年的 “非常強勁的價格上漲”。這意味着負擔能力已成為一個問題,而其他城市的價格上漲一直都比較穩定。

 

關注時事,訂閱新聞郵件
本訂閱可隨時取消

發表評論

您的郵件地址未經允許不會泄露給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