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言聊天室:不要被「中式」邏輯所困擾

前些天在推特上讀到昆大學生Drew Pavlou的帖子,他懇請澳洲媒體不要將他標註為「反華」人士,他也曾一再聲明,他批評的是中共政權,不是華人,華人群體是他的兄弟姐妹。

無獨有偶,天天對着中共當局發出猛烈炮火的前白宮顧問班農也深受困擾,他也不得不重申這個基本概念,他的炮火針對的是獨裁政府,絕對不是廣大華人。

我不認為主流媒體會有意混淆這種概念,只能說,中共大外宣在文化滲透領域的作為是相當成功的,以致把西方主流媒體給忽悠住了。我曾多次提醒澳洲主流媒體的記者們,報導華人社區前要做足功課;除非你土生土長在中國,否則,即使曾經在中國社會磨練過,都很難看懂華人社區,無法擺脫被「中式」邏輯左右。

在一個獨裁政府的國家裡,國民完全沒有選舉權,政府的所作所為與民意毫無任何關係。不能把西方社會的民主概念用到中國人身上,這對中國人非常的不公平。「反共」不是「反華」,這不僅是一個最基本的概念,也是文明世界看中國時,在其思維邏輯中絕對不該搞錯的重要部分。

當西方首腦遭到輿論攻擊時,那裡的國民或許就該反思,因為那是他們用選票選出來的,首腦的言論或所作所為,多多少少都會與國民的判斷力扯上關係。但中國不一樣,國民在政府的眼裡什麼都不是,那國民憑啥要替政府承擔責任呢?用很多中國網民的話來說:「那是中國政府,管草民屁事。」

在疫情的衝擊下,中西方發生了激烈的口水戰;令人遺憾的是,擁有五千年文明的中國,一旦進入辯論的戰場,幾乎都是野蠻與文明的碰撞,戰狼式的攻擊替代了一切理性表述,毫無邏輯可言。西方社會常常對野蠻不屑一顧,那是秀才遇到兵呀;不過卻也有一些沒有判斷水平的媒體才會把那些荒謬的「中式邏輯」當回事。

在澳洲主流社會裡,基於各種原因,媒體普遍對川普沒有好感,批評川普的言論比比皆是,但媒體似乎從來不把反川普的言論看作是澳洲人的反美情緒。但遇到有人對習近平政權發出批評的聲音時,從中共黨媒到海外華媒都會將這種聲音與「反華」連在一起,並直接延伸到「種族歧視」;西方媒體也會積極跟風,稱其為「anti-China」,並假裝很擔心過激言論會傷害到澳洲百萬華人的感情。這是一種幾乎活見鬼的邏輯,實在難以令人理解。

悉尼晨鋒報的國際政治編輯Peter Hartcher日前出了一篇值得一讀的評論文章,裡面沿用了悉尼小政客李逸仙「維護」華人社區的一句話,「If we begin distrusting our own citizens」 ,「that will do more damage to Australian democracy than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ever could.」 (如果我們開始不信任自己的公民,那對澳大利亞民主所造成的傷害將超過中共所為。)

這是澳洲華人政客非常典型的痴人說夢般的論調,他用一個完全不成立的假設當前提,來表達中共勢力的滲透對澳洲民主的傷害不是最大的,而潛意識中也在警告澳洲政府不要對華人產生「種族歧視」。一個融入澳洲社會的政客卻習慣於中共文化的思維是非常危險的。請問,中共挑戰澳洲與澳洲華人有關嗎?有跡象顯示政府開始不信任自己的公民嗎?

舉個例子,輿論不斷 「善意」地公開勸你「不要偷盜,偷盜是很危險的。」結果警察可能就找你去聊聊天了,或許一言不合,警察以安全考量把你留在警局裡了,這時的你再如何抗議說「我沒有偷盜嫌疑。」民眾會相信嗎?你接下來的任何舉動都會被人朝偷盜方向去猜測。這就是中共式(簡稱中式)的輿論邏輯與力量,也是中共治理不聽話者的最有效方法。

這種假設性的推斷也被澳洲昆士蘭大學教授邱垂亮稱之為「狼來了」,邱教授在日前發布一篇文章《過氣的政客──陸克文、基辛格與馬英九》,文引述陸克文最新發表的言論稱,「如果美國努力確保台灣重新加入世界衛生組織,北京也可能加強限縮台灣的國際空間」。邱教授表示,北京一直在打壓台灣的國際空間,與美國現在的作為扯不上關係,為啥就變成了一種邏輯關係呢?政客以美國當下的作為去為北京持續的作為開脫,這就叫「狼來了!」

事實上,在中共治下的中國文化中是沒有邏輯概念的,因為中國人一旦有了邏輯思維,中國將不會再是黨國了。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將不會發布。